第388章突然想挂机咸鱼(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2020年5月26日,上午十点,汉州。

    陈锋睁开了眼睛,身上依然刺痛连连,仿佛散了架。

    他又等了大约十几分钟,剧烈痛楚慢慢消失。

    他试着动动手指,没问题,能动。

    他开始能感知外部环境,随后简单的看了看房间里的状况。

    熟悉的公寓房间,熟悉的窗帘,熟悉的床单与熟悉的味道。

    熟悉的挂钟上秒针依然咔哒咔哒的跳。

    窗外的阳光比平时他刚睡醒时更明亮些。

    陈锋觉得这可能是自己心情好产生的错觉吧,看什么都更明媚。

    陈锋长舒口气。

    自爆成功。

    没有玩脱。

    稳!

    他笑了笑,嘴角划起抹弧度。

    就很得意。

    人类脆弱的身体在这种状况下反倒成了奇妙的优势。

    只要不是被瞬间冻结到近乎绝对静止的状态,人类想死可比想活要容易得多。

    感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陈锋缓缓坐直起来,揉揉太阳穴,再去卫生间里照镜子。

    死在殖装魔战的基因崩溃和自爆冲击双重作用下,他也不能完全确定自己的身体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所以还是看看心里才踏实。

    镜子里的人容貌没什么变化,头发也还在,眼睛里也没自带美瞳效果。

    身材依然血赞,自己都心动。

    陈锋点头,挺好,殖装魔战状态完全没影响到自己的外形,不至于走出门去被人当怪物。

    又回到窗户旁,陈锋仰头看着天空。

    他不确定那里是不是原初黑洞的方位,就假定那里是,然后放任自己的思绪去愤怒与想象。

    他又有点遗憾,本来还想试试殖装魔战形态能不能被卡bug定在身上,然后直接肉身进宇宙,飞出去追上理论上还没有抵达电子黑洞的旅行者二号,那该多好。

    只可惜看起来并没有。

    当然,陈锋觉得吧,就算可以卡bug得到稳定的殖装魔战状态,其实这也没什么意义。

    因为他不会真飞出去。

    陈锋摸出手机,简单的看了下爱德华·威滕发表于2020年4月29日的文章,科学界将其暂命名为威滕黑洞。

    陈锋认为,这片文章的分析大差不离,威滕推测的原初黑洞就是繁星检测出来的同一个黑洞。

    但威滕的绝大部分数据均来自比较直觉的计算和推测,未必精准。

    威滕也只是猜测那里有一个黑洞,表示如果人类将来有机会,可以发射一艘能达到十分之一光速的飞船先过去看看情况。

    但这位当代几乎登顶的物理学家与数学家,并不能准确给那疑似原初黑洞定性。

    他对其具体的方位、性质、大小和寿命等等均不确定。

    原初黑洞不同于人类已检测到的其他黑洞。

    如果人类能监测到其释放的高能x射线,那早就将其准确的定位定性了。

    现在没有,威滕只能根据看起来十分玄学,且不够准确的太空引力波变化、背景辐射变化等数据,用一种不自信的语气,推论那里有黑洞,然后建议后人将来有机会的话,可以去实地考察着“看一看”。

    所以,电子黑洞在吸收旅行者之前,应该是以一种相对静默的状态潜伏在那里。

    既没东西给它吸,它自己也不怎么释放x射线。

    直到2025年,旅行者被吸入黑洞瞬间,以及黑洞消失时释放的强烈辐射变化,才真正短暂的暴露出其存在的痕迹。

    根据天文学的“未来史料”,2025年时人类曾捕捉到过一次,但并没能找到解释,只将其当成了普通的偶然天文现象。

    这里有一个时间差,按照旅行者的速度和繁星检测出的黑洞位置,旅行者二号本来不能在2025年抵达黑洞。

    把时间继续往前推,在2010年4月22日,当旅行者二号刚刚飞到太阳系边缘时,曾向人类发送了一些奇怪的,令人难以理解的信号,并在13个小时后抵达地球,被nasa接收。

    当时科学界有两种解释。

    第一,nasa的科学家及工程师认为飞船上的存储系统出了小故障,工作人员正在积极“用意念隔空修补”。

    第二,德国ufo专家豪斯多夫则认为,旅行者二号很可能已被外星人劫持,程序被重新编写,所以人类无法破译这段数据。

    当时这看似无关紧要的小插曲在学术界还曾引起小小的争论。

    大部分人都认可nasa方面的说法,觉得豪斯多夫只不过是个蹭热度蹭名气的民科选手,通过危言耸听捞点知名度而已。

    可能豪斯多夫自己也这样想。

    后来随着旅行者二号恢复数据传输,争论不了了之。

    现在陈锋可以准确的说,豪斯多夫蒙对了。

    2020年1月24日,nasa工程师从帕萨迪喷气推进实验室向二号发送了一条指令,命令其旋转360度并校准机载磁场仪器。

    命令遭到拒绝,二号出现了无法解释的延迟。

    并且二号“拒绝”人类指令的行为导致了两个机载系统能耗大幅升高,透支掉大部分所剩无几的电源,此后稍微恢复。

    同年2月,唯一能给旅行者二号发送讯息的dss-43空间站,因为服役时间临近50年,硬件设备出现老化,需要维护并进行重大升级,关闭了信号发送天线。

    人类与旅行者二号之间变成了单向联系,只能“听”,不能对它“说”。

    按照原计划,这个维护将持续11个月,并在2021年1月完成,从而恢复与旅行者二号的互相“沟通”。

    但由于一些计划之外的不可抗力,陈锋在史料中看到,该维护并未按时完成,而是拖延到了2021年8月。

    但是,在2021年7月时,旅行者二号“凭空消失”了。

    人类不但不能对它“说”,也再“听”不到它的声音。

    它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原本科学家们预计人类与旅行者二号将在2025年失去联系,这个时间被提前了四年。

    当时的科学家们认为,可能是因为离开太阳风粒子的深度覆盖范围后,二号附近的宇宙环境发生了巨大改变,导致其供能电池快速衰减。

    它的“消失”只不过是提前断电了而已。

    陈锋从结果反推现状,得出结论。

    自2021年7月,旅行者二号消失的那瞬间开始,便被威滕黑洞(电子原初黑洞)锁定并加速,并在2025年被顺利带走。

    陈锋再去反推电子黑洞诞生的时间与方位,又能得出另一个结论。

    电子黑洞诞生的时间不在千年万年之前,而是在1977年8月21日,旅行者二号刚刚飞离大气层,对外广播讯息时。

    自此,人类已被某种程度上锁定,并会被初步捕捉到一些信息。

    在太阳风的笼罩范围内,这种信息会很简略,互相也无法交流。

    但如果脱离了高强度太阳风的电磁干扰,外星文明不但能得到更准确的信息,甚至能隔空执行篡改编程。

    在见识过三十一世纪的科技后,陈锋表示,这实在太easy,很容易做到。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