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巧合”(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繁星,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只是个弱小卑微又无助的人工智能,你问我这个还把我给难倒了。”

    “那麻烦你把心理学家的相关论文给我看看,多谢。”

    半小时后,陈锋以极快的速度扫完论文。

    他大约懂了。

    由头还是在自己身上。

    战神计划属于他。

    这毫无疑问是个信息茧房。

    自己厌烦了战神计划无孔不入的干扰,想来这里通过改变些东西打碎战神计划。

    但另外还有个更大的属于全人类的战士计划无形笼罩在文明上空,那是个更大的信息茧房。

    消除《世外之歌》的生理干扰后,陈锋又亲自埋下了心理干扰的种子,培育成了现在这种十分诡异的社会氛围。

    整个文明在使命感中自我催眠得太深。

    三观形成在二十一世纪的陈锋无比反感这玩意儿。

    他本人的确是这事最早的始作俑者。

    他想要领袖。

    肯定是他离开二十一世纪后,未来的自己通过各种艺术手段布局深度的隐藏式远程影响,然后现在求仁得仁了。

    只有亲身体会过后,他才明白自己当初的想当然有多愚蠢。

    妄图通过人工干预去培养出伟大领袖的人格,压根就是痴人说梦。

    一个人活在信息茧房中,他的人生观必然建立在别人灌输给他的信息的基础上。

    不管这人展现出来的能力有多强,他的思考都未必是他本人的思维。

    他已经丧失独立思考能力。

    这种人或许能成为勉强合格的普通领袖,譬如卢先锋与拿威纶等人。

    但这不够,如果于梦樱的架构为真,入侵者真那般可怕,那么这个最高领袖必须全方位的强大,强到举世无双。

    这个浅显的道理放到一千年前,很多人都懂,也都能意识到。

    但放到三十一世纪,正常人却根本跳不出这思维困局。

    人类最大的优势是无迹可寻的创造力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是可以站在地球上,单凭对太空的观察以及思维不断的想象和推算,就能在某种层面窥破茫茫宇宙本质的恐怖创新能力。

    自大灭绝后的五百年里,全文明意识到强烈的危机感,瞬间完成彻彻底底的大转向,为了一个共同目标而奋斗了五百年,直至今日。

    为文明存续而奋斗的使命感本也是支撑每个人坚持不懈的核心动力。

    这是好事。

    要不是这个使命感束缚着世人,恐怕会有很多人在中途就早早放弃,活成末日将至为所欲为的魔鬼心态。

    事情分两面,物极必反的道理亘古不变。

    老祖宗就教过世人太极分阴阳的道理。

    不能说使命感有错,错只错在太极端。

    当某方面的意识形态过于强烈,无孔不入,在每个人尚处幼年时,就不断进行灌输,其实就已经压制了每一个个体本应该绽放出来的属于他本人的光芒。

    这构成了一个时间跨度长达五百年,空间跨度遍布太阳系的巨大信息茧房。

    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身处其中,无法置身事外。

    陈锋分析完了大环境,又将目光落回到失落之城的细节上。

    他之前决定来失落之城,是为了推动先人托梦的战略,以毒攻毒,用先哲陈锋的托梦去打碎战神计划的围墙。

    之前陈锋认为这些心态行走在黑暗中的人,相较于普通人情绪化特征更明显,正是先知托梦论的最佳受众。

    他表面上是要尝试挽救失落者,但同时也在回应世界政府的战神计划。

    他的大体意思就是,你们看,我把先哲陈锋的形象刻画得多逼真,多像样,连失落者都能感化,我真有他的托梦。

    所以我已经被先哲陈锋培养过一轮了,你们收了神通吧。

    新版故事的核心从对入侵者的刻画收拢到对人的刻画上,通过削弱先哲陈锋的“神格”,让失落之城里的人意识到,哪怕能力与天赋永远无法满足攀登山峰的需要,但攀登的过程本身就是在雕刻生命的意义。

    他想告诉世人,我们不可能成为神,但却可以成为让自己满意的人。

    同时又通过对人化的先哲陈锋在千年前的奋斗历程,以及心理变化进行深度描述,明明白白的讲一个道理:你们现在的绝望只不过是小儿科,你现在所看到的绝望,已经被先哲本人稀释了很多次。

    拟人化的先哲能扛住,那么你也不应该轻易沉沦其中。

    陈锋最终的目的,是通过声学、心理学、美术、全息渗透等技术手段为载体,再辅佐以心理学、音乐、电影和全息艺术的表达方式,提醒那些自我追求太高,以至于完全超出自身能力边界的失落者回归现实。

    手段的本质依然是片面信息流,并且更具爆发力与破坏性,俗称以毒攻毒。

    陈锋不奢望能瞬间感染所求人,只打算先找到一部分支持者,用自己的新故事让一部分失落之城中的人重新站起来,拥有与其目标匹配的意志。

    在违背世俗观念的“架空背景”中创作出一个新故事,还要达到这种效果,正常水平的艺术创作显然是做不到的。

    人性的细节太难把握,一个小小的误差,就会打破整个节目的宏观格局,让节目气氛显得十分尴尬,徒增笑柄。

    所以陈锋本人的工作,便是为创作者于梦樱提供参考,修正刻画他本人时极其容易出现的细节误差。

    他这几天做得还不错。

    现在陈大师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更深层次的认知,他意识到可能是误打误撞,也可能是潜意识里的必然,总之自己做对了。

    失落者还真挺重要的。

    通过拿威纶的努力,失落者的数量从二十八亿下降至七亿,如今却又不知不觉增长到八亿。

    这八亿人占人类总人口的六十分之一左右。

    用二十一世纪的三观来看,这比例高得违背逻辑,等若平均每60个人里就有一个重度精神异常患者。

    但在这条时间线的三十一世纪里,人们却对此却见惯不怪,觉得理所当然。

    毕竟之前比例更高,几乎达到十五分之一,现在都已经好多了。

    陈锋一开始知道失落之城时,便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不曾亲自调查,所以没有轻易下结论。

    现在他来了这里,再与失落者真正交流过。

    他懂了。

    不但失落者的比例高得不正常,这些人堕落的方式也不对劲,程度更是深得诡异。

    某些顽固的失落者在这里呆了超过一百年,简直恐怖。

    以那个研究超频短音的学者为例。

    那人其实一百年前就把工作做到了这个地步。

    百年时光让他从中年变成了白发老者,项目却依然毫无寸进。

    他也没打算走出来干点别的。

    总之,陈锋早先的违和感与现在的实地考察体验结合到一起,又成了文明信息茧房论的新佐证。

    现在陈锋认为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整个文明,都不该放任失落者就此沉沦。

    失落者自有其特异之处,他们只是看起来像废人,但却并不废。

    他们并未真就自甘堕落,反而正是因为想做得更好的心理过于强烈,压过了意志力的极限,才最终心态崩溃陷入黑暗,进而自暴自弃。

    他们堕落得越深,情绪崩溃得越激烈,说明他们心中的执念越强烈。

    这群人有潜力,还很大。

    一旦帮助这些人走出困境,他们能迸发出来的力量将会有多可观,详情可参考林布。

    凌晨十二点过,陈锋出了门。

    那边的节目即将进入尾声,该是他出场的时候了。

    此时这个新建的庞大剧场早已乱成了一团。

    失落者们对全新故事的接受度很不理想,甚至极度反感。

    很多人指着台上痛骂。

    不少人更激动得发了狂,想扑上舞台找于梦樱的麻烦。

    要不是早已备好的力场护盾拦住,恐怕还真要演变成流血冲突。

    现场氛围十分糟糕。

    陈锋披上银河战丸基础甲飘了过去,力场护盾的识别系统给他自动放行了。

    画面投影聚焦到他身上,舞台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