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自己的爱情与楚门的战神【感谢深海的盟主!】(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和你父亲在蜀都兵工厂上班,你银河战丸全能战甲形态动力系统里那个微型能量反馈模块组是我和你父亲做的质量审核。所以,不管你在太空里飞得再远,其实我们在地球上一直与你在一起。”

    “母亲”又说道。

    陈锋笑了笑。

    原来如此。

    虽然与自己期待的不一样,但或许这就是三十一世纪的亲情吧。

    味道很淡,但其实也有点甜。

    他又想起自己一个多年不曾见面的初中同学。

    这同学的母亲在李宁鞋厂上班,专门做鞋帮。

    陈锋现在还记得这同学很骄傲的指着他自己脚上的李宁鞋,大声说:“这款鞋的鞋帮都是我妈妈做的”时那满脸骄傲自豪的表情。

    他打开银河战丸的装载箱,看了看里面代表全能战甲形态的序列四金属球,倒真变得有些亲切了。

    这一趟回蜀都没白来。

    单凭这既陌生又熟悉的母亲一句话,便足矣。

    离开居住区后,陈锋一时间竟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

    他回头看去,面露苦笑。

    遥想当年,自己每次被遣送回老家,那都是种多么幸福的放敞。

    当初每次离开军营时,他都欢呼雀跃,开心得紧,满脑子盼着回去之后安心学歌、看看电影玩玩游戏、读读书学点未来知识、撩一撩低保户妹子什么的,目标明确得不要不要的,总觉着有忙不完的事。

    如今倒好,难得请假回来,却竟又无所适从,心头空荡荡。

    身而为人就是如此别扭,活得目标明确反而没了当初沉迷低保户生涯的潇洒自在。

    果然参军太久的人,容易悄无声息的失去普通社交的能力吗?

    大约是心里特别想做的事太多太大,但切入点又太难,反而形成了这种不太适应的心理波动。

    陈锋仔细一想,自己真经历得太多了。

    虽然他从军入伍的时间只有五年多点,看起来很短,不及丁虎的三分之一,但他经历的战争,失去的战友,却又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多。

    陈锋看了看自己的假期时限,还有整整两天。

    他也不急着回去,打算随便在蜀都城里消磨点时间,看看书、看看电影听听歌消遣一下吧。

    毕竟,歌还是得抄的。

    这一次,就多弄点情歌吧。

    趁着二十三世纪到二十五世纪末期这段时间还有些成品,情歌还没彻底灭亡,该重视起来这种艺术风格了。

    不然的话,下次再玩脱,让情歌在历史中早早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再找不回来,他总不能真亲自爆肝去写经典级的情歌吧。

    他先找了个露天茶座,点上一杯蜀地特产,正宗纯天然峨眉竹叶青。

    纯天然的东西喝着口感未必有合成仪的造物好,但某些时候缺点本身就是一种格调。

    过于完美的东西,反而给人以不真实的质感。

    拟人型服务机器人给他端来茶水,陈锋打了个响指,机器人又立马去里面的合成仪中拿出本纸质版的书。

    陈锋轻轻翻开。

    此书要细品。

    在阳光合适的午后,蜷缩在太阳伞下,呡上口好茶,把书捧在手中,闻着油墨清香,岂不美哉。

    这是本纪传体小说,名为《锋蕾》,著于二十五世纪初,是这千年里难得一见的经典科幻题材爱情小说,在文学艺术史上的地位堪比《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也被誉为爱情题材文艺作品最后的经典。

    故事讲述了二十一世纪初两个年轻人相识于微末时,然后在时空的轮回中相知相伴相守的感人故事。

    好吧说的就是他和钟蕾。

    但小说终究是小说,不是史书,一部分取材于现实,另一部分却是创作者自我发挥的艺术加工。

    在开篇的前言第一句里,作者便做了澄清。

    “本故事取材自陈锋大师与钟蕾大师的人生故事,但又有本人的艺术加工与创作,请勿过度解读。如有冒犯,还请谅解。”

    陈锋之所以对这本书产生兴趣,却正在与这位思想天马行空的作者基于“现实”拓展出来的,涉及到时空悖论的科幻情节莫名契合了部分他本人的现实。

    《锋蕾》里对陈锋大师的才华进行了充满唯心主义的“偏颇解读”。

    作者认为陈锋大师拥有在梦境中跨越时空“窃取”知识的能力。

    陈锋大师正是在“梦境”中看到了千年后的末日,才决定奋起拼搏。

    此后,陈锋大师一次次去到未来看到未来,然后再又改变未来,并开始悄然引领时代,以及左右钟蕾大师的想法,并不断的刺激钟蕾大师的创作能力。

    作者虚构了四条时间线,在这四条时间线中,钟蕾大师在生命里都用了漫长时间去创作《晨风》,留下这一首可以改变时代的旷世之曲。

    钟蕾大师第一次创作《晨风》用了七十七年……

    她一直在前进,直到最后一次,她只用了十九年……

    在《锋蕾》里,陈锋大师曾经自卑,也曾经充满负罪感,甚至几乎要崩溃。

    直到某一天,他终于无法承受这种压力,向救世的另外五名成员坦白,他得到了钟蕾大师的谅解。

    陈锋大师才真正相信,自己不是个感情骗子,他也才打破自卑,认识到钟蕾给他的是真正的感情。

    在这本科幻小说中,作者深度研究了陈锋的命运轨迹,他用纯粹艺术化的创作思维剖析了陈锋大师的一生,并利用时空悖论解释了很多常人无法解释的陈锋大师的成就。

    他甚至在大胆猜想中勇敢的写下了每个月25号这个陈锋大师的“入梦”时间,理由是每个月的这一天过去之后,陈锋大师的创作能力都会出现爆发式增长。

    那么25号这一天,对大师肯定很特别。

    这人甚至还猜到了2020年5月之后,陈锋大师失去了在梦中穿梭时空的能力。

    不得不说,若非时间穿越这个概念无法突破,这本书压根就不该叫科幻小说,而应该叫纪实小说。

    三个小时后,陈锋放下了这本书。

    他的眼眶略有些发红。

    这作者真是个天才,给他设计了好多感人的台词,以至于他自己都完全沉浸了进去。

    从别人的故事里体会自己的爱情,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更奇妙的是,《锋蕾》的作者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纯靠想象力脑补出了与事实真相极为接近的“科幻故事”,只在一些时间点和细节上有差异,但逻辑自洽,且处理得却更唯美更感人。

    这些相似的巧合在艺术加工后,被描绘得既凄婉又动人,真高于了现实。

    真有人可以做到啊!

    陈锋感叹着,艺术家的创作思维,真是不可思议的存在。

    千年的时光太长,诞生的拥有独立思维的个体太多,一些小概率的巧合在无限大的样本基础上,发生的概率被不断提高了。

    八条时间线后,当陈锋在二十一世纪的社会地位超过某种高度,留下的个人刻痕深到了某种程度后,终于既巧合又必然的被别人用“虚构的故事”堪透了人生。

    当然《锋蕾》也算不上完美,因为原作者略过了三十一世纪的战争。

    二十五世纪初的人,终究还是无法穷尽想象力,完美把握住三十一世纪的文明末日该是怎样的光景。

    原作者也永远不会想到,陈锋大师走的并不是梦境之路。

    他真正的活在三十一世纪里,在这里又有一段刻骨铭心,既有生的希望,又有死的绝望的旷世爱情。

    总之,原作者扬长避短了,只重点着墨于二十一世纪,处理得倒也不错。

    在陈锋看这本书时,数千公里外的大雪山基地中,唐天心同样也在看《锋蕾》。

    两人几乎不约而同的放下书卷。

    陈锋在这边感慨万千,唐天心则透过投影屏幕一边看着眼眶微红的陈锋,一边在自己心中咀嚼品味。

    他果然是一个很传统的人。

    他也很复杂,既有可以在模拟战中战至最后一滴血的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