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新的危机(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没人知道有多少支远征队能抵达目的地。

    留在太阳系的人对别人说离开了就别回头,自己也不会再随意的仰望星空,那没有意义。

    人只会在忙碌的学习工作的闲暇之余,偶尔停下脚步,默默想起那一张张远去的面孔。

    祝远方的你一帆风顺。

    2500年1月1日凌晨零点,在送走最后一艘殖民舰的七天之后,一些变化悄然发生。

    仿佛是掐秒那么准,位于冥王星聚居点内的大型射电望远镜率先捕捉到一些变化。

    学者们迅速计算出结论。

    就在刚才,真空中的光速比起过去的标准值稍微下降了千万分之一。

    这点突兀的变化很细微,如果不是现在的设备已经足够灵敏,所有人又都处在高度戒备的状态,几不可能被如此迅速的发现。

    这变化很小,完全不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与工作,但却让物理学家们毛骨悚然。

    太阳系内的物理规则,稍微发生了些地球人看不懂的变化。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与过去别无二致。

    庞大的太阳系屏障的存在被探明,并且这个屏障还在以不算慢的速度持续收缩,压缩太阳系的空间。

    这种空间压缩会在某种层面上扭曲宇宙规则,可能会在人类文明的科技水平抵达某个阶段后,挡住理论知识前进的道路。

    结合之前学者们发现的瞬间变化,科学家们得出结论,也许只是一瞬,只是亿分之一秒内,人类被关起来了。

    陈锋大师的《复眼者危机》讲的不是一个故事,是预言。

    现在他的预言应验了。

    幸好我们提前三十二年相信了他的预言,并采取了果断行动。

    世界各国的领导层们感觉很扭曲。

    既有种心头大石终于落地的踏实,却又沉甸甸到喘不过气。

    在过去的时间线中,每一次人类文明都曾经历过这种心态过度的阶段。

    人类在面对未知时总会产生恐惧,这种恐惧会带来混乱,需要艰难痛苦的自我磨合,才能一点一点的接受现实,并适应新的局面。

    但这次稍有不同,领导层们对陈锋预言的信任度前所未有的高,且又知道了更多的事。

    事情已经发生,我们早有预料。

    既然我们放弃了离开,选择与三百七十余亿人一起留下,那我们的字典里便没有后悔二字。

    陈锋大师在《复眼者危机》里的刻画足够清晰。

    既然这个预言准确,那么他对五百年后将会抵达的入侵者的描绘,也应该准确。

    在电影里,主角郑峰最终还是攻破了入侵者的战舰,冲了进去,并杀死一人。

    陈锋大师不会撒谎,更不会吹牛!

    他一定“看”到了那天。

    并且,陈锋大师本来就已经提前五百年开始了准备。

    他创造的游戏,本就是这个意义!

    虽然我们如今的科技远远不及他在电影中刻画的层次,但没有关系,我们还有五百年。

    我们可以达到,甚至超越《复眼者危机》中的科技水平。

    我们会掌握类曲率引擎,掌握统一力场护盾,掌握引力波设备,掌握敌人的诡异炸弹,甚至掌握黑洞炸弹!

    人类必有一战之力!

    就从现在开始,继续前进!

    这一次,从世界政府成立,再到逐步向全人类公布消息,只用了一个月!

    半年后,全人类三百七十多亿人,接受了这个现实。

    有人哭泣。

    有人悲观。

    有人绝望。

    但更多的人却抬头仰望着城市中心正迅速拔地而起的巨大雕像。

    那是一个面容坚毅的男人。

    他在数百年前,奋斗了一生,奉献了一生。

    广播里反复回响起他的临终遗言。

    “我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别停下我未竟的事业,继续往前走。”

    人们曾经不太明白他口中未竟的事业究竟指的是什么。

    创造?

    建设?

    奋斗?

    造福后人?

    现在人们知道了。

    这一切看似伟大崇高的揣度都不准确。

    他未竟的事业只有简简单单两个字。

    存在。

    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不管要继续奋斗多少年,不管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敌人,我们只有一个追求。

    人类的存在,不能被抹杀!

    哭泣的人收回了眼泪,悲观的人给了自己一巴掌,绝望的人则带着绝望的斗志重新站了起来。

    世界政府第一任领导者华中云说道:“各位,奋斗吧,还来得及,我们还有五百年!”

    2500年的夏天,伴随着各大星球城市中陈锋雕像的落成,人类迅速进入下一个时代——五百年备战。

    2519年的冬天的夜晚,全人类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略显紧张的呆在家中,只有全副武装完全包裹在隔离战甲中的战士与医务工作者小心翼翼的在街面上戒备着。

    人类早已完成全民疫苗注射,拥有了抗体。

    但依然全神戒备,全民保持这种居家已经有整整三个月,现在是2519年12月31日。

    2519年的最后一天了。

    此时,每个人的手上都死死捏着便携式基因检测仪。

    各大聚居点中的众多基因监测高塔指示灯正闪烁着莹莹微光。

    没人知道敌人会从哪里来,以什么样的方式降临。

    但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等待的是怎样的敌人,肉眼看不见,但凶猛得仿佛魔鬼。

    墙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走。

    身穿全套隔离装备的父亲,目光落在身旁的监视器上。

    监视器中分别有两个房间的画面,画面里是他同样完成隔离预防的妻女。

    男人时不时低头打量手中的基因检测仪,又看了看身旁不远处的壁炉。

    壁炉后是中型原子分解垃圾回收机。

    这名父亲在考虑一个问题。

    虽然医学家曾说过,在初期,这种传染病有15%以上的治愈可能。

    但这种病的传染性极为恐怖。

    细菌存活能力极强。

    即便病毒防护已经达到p7级别,也依然可能泄露,并污染大片区域。

    如果等会儿过了十二点,自己手中的检测仪报警,那说明我成了入侵者投放s菌的载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