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王者归来(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文明史上曾经有很多共同创作的佳话传世。

    但境界达到前十与前百的俩大音乐人合写一首歌的盛况,却是空间绝后的。

    放到后世的艺术史上,那必然是段足以被传颂千年的著名典故。

    不过此时事主两人心中倒没太多感触。

    虽然从陈锋口中隐约知道了自己以后会很厉害,但钟蕾与卢薇都不是会被轻易动摇心智的人。

    俩人都很平和,深知以后的成就是以后的事。

    如果现在就自以为什么都不做,就能达到以后的成就,那是痴人说梦。

    再者,那就是自己的极限了吗?

    我不能做得更好?

    所以两人知道了些未来,但其实什么都没改变。

    “你们先聊,我们去忙,都先别走,等我们两个小时。”

    钟蕾招呼一声,便和卢薇手拉手跑回了里屋。

    欧胖子挠头,“这俩人去干嘛?”

    众人用疑惑的眼神看向陈锋,目光里很是玩味。

    陈锋摊手,一脸无辜,“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莫名慌张。

    从昨天起他就觉得钟蕾和卢薇俩人怪怪的,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他脑子里有个可怕的猜想,但又觉得不太可能。

    陈锋又道:“算了,没事,不用管她们,刚我好像听她们说准备和写一首歌,卢薇作词,钟蕾谱曲。”

    赖恩:“原来如此,很值得期待。”

    欧胖子先是笑,“有师父在这呢,班门弄斧嘛。”

    但他马上又反应过来。

    事儿好像不对,咱家师父是个抄哥。

    师父自己也说了,他写的歌里面最经典的部分,本来就抄的钟蕾。

    卢薇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胖子马上惊呼一声,“卧槽!大师联手,江山我有?不行我也得去,哪怕当个书记员蹭个名声都好,将来我也能出现在史书上……哎……哎哟哟!”

    恬不知耻的程度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欧胖子被陈锋扯住耳朵拽了回来,“省省吧,你只要什么都不做,安安心心的咸鱼,就已经能做最大的贡献了。你肯定能青史留名的。”

    欧胖子顿时好难过,当场蹲到墙角画圈圈。

    他总觉得师父在针对自己,想反驳,但又想起未来的“事实”,既不甘心又无能为力。

    胖子仔细想,师父拉其他人上船是看好大家的能力,可自己不管从哪个角度上看,都只是为了让自己远离坑爹的机会。

    可能还有些交情的意思,作为可能是史上最大的关系户,胖子既幸福,又很不得劲。

    “师父你稍微多透露点我未来的事吧?真的,我好不甘心。我也好想帮你多做点什么。”

    陈锋:“多唱点歌?你不喜欢唱歌吗?民谣大师这个名头不响亮吗?”

    胖子琢磨片刻,“但欧国华的儿子这几个字肯定还得排在前面,我不服气啊。我光靠唱歌好像压不住我爸的风采。”

    作为一名有理想的坑爹党,爹太强,还挺苦恼的。

    陈锋瞪眼看他,“咋的?你这逆子还想反了不成?我警告你啊,真别去碰欧禾集团。”

    察觉自己的话说太重,太打击人,陈锋又转念想了想,给他出新主意,“不然等你家大娃落了地,你和你媳妇再多生几个娃?”

    胖子的其中一条血脉留下欧青岚,如果这次过去,能多出一窝的欧青岚,那岂不是……

    真别说,陈锋自己都给这念头弄激动了,“加油啊乖徒儿!为师回头给你整点补身子的好药,加把劲!”

    欧胖子慢慢反应过来,想起陈锋的故事里戏份极重的后人欧青岚,既骄傲又悲伤。

    “我的天,不是吧……我……我可……”

    他扭曲,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

    胖子突然就想哭,“我到底还能不能多做点别的?”

    陈锋真给他难住了,“对你爸好点吧?老人家真挺不容易的。”

    欧胖子终究没扛住陈锋这连番打击,捂着脸哇啦哇啦就跑了出去,大约需要点时间来冷静一下。

    孟晓舟不禁有点担心,“他没事吧?”

    陈锋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别看他这样。可能胖子的心理承受能力才是我们这里最强的,他这辈子再不济也能混个后现代民谣创始人的名头。嘿嘿嘿……”

    说着说着陈锋忍不住偷笑出声,昨晚因为这货炫耀宋思羽肚子里的娃所受的伤,突然就不药而愈了。

    意识到自己有点原形毕露,陈锋赶紧收敛,重新变得严肃,“咳咳,先不管他。”

    孟晓舟再道:“其实我心里也有些疑惑,我就问问,老板你可说可不说。”

    孟晓舟问了当初陈锋救下钟蕾和孟婉月的事。

    陈锋道:“情况比较复杂。在最初的时间线中,那天钟蕾不会坐婉月的车来机场,只有婉月一个人开车来接你。车祸依然会发生,婉月会死。我不清楚这件事最终对你造成了怎样的影响,那段历史已经遗失了,但钟蕾当时受此触动很大,难过了很久。”

    “在我们经历过的时间线里,因为我改变了未来,钟蕾坐上了车。我不能让她死,所以我动手了,我强行改变了历史,把钟蕾和婉月都救了下来。同时我也改变了你的命运,把你从华腾集团挖到了我手里。我不确定你在华腾集团能取得怎样的成就,只是我自负的认为,你在我这里能做得更多。”

    孟晓舟想了很久,“如果婉月因为来接我而不幸遇难,以我的性格应该会受到很大触动,并陷入自责的阴影。我即便去了华腾集团,恐怕前面几年表现也不会太好。你对时间线的改动,应该没有造成什么负面影响。”

    陈锋点头,“这些都是事后诸葛亮一般的揣度了,做不得数。毕竟我每次行动都会造成蝴蝶效应,且无法逆转。但从个人情感上讲,救下婉月,保留了你的斗志,也让钟蕾避免了失去至交好友的痛苦,百利而无一害。”

    孟晓舟点头,“是的,谢谢你。”

    “谢的话就不用多说了,毕竟你们都得给我卖一辈子的命。”

    赖恩与孟晓舟对望一眼,相视而笑。

    “倒也是。”

    陈锋再道:“时间有多复杂,大家都清楚。我每次行动某种意义上可能都是拆东墙补西墙,所以我在没有万全把握时,通常不会随便扭曲旁人的命运。但我也不是永远都那么无私,为了你们,我会变得自私些。”

    “你们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这不代表你们都不会遇到危险。比如在过去的时间线中,我不会在此时此刻把你们都叫到这里来,但今天我叫你们来了,改变了你们的行程。可如果你们现在走出门,大摇大摆的站在马路中央上被车撞,我是束手无策的。”

    “还有,别问我当初为什么不搞股票和彩票,也别问我世界杯的结果。比起我们要做的,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细节。甚至,在这接下来的几十年内到底是中国强还是美国强,依然是细节。我们对未来的改变,是无数个千年的累加,着眼于文明的百万年基业,不必计较短暂的得失。”

    陈锋这最后一句话,主要是说给孟晓舟听的。

    他还是表现出了十分强烈的民族意识,陈锋很赞赏这点,但同时也希望他能驾驭住自己的执念。

    孟晓舟心领神会,“我明白。”

    就在这时候,孟晓舟的电话响起,是公司里的副总打电话来咨询事务,关于星锋光影工作室和星峰游戏的立项及选址。

    这两大计划之前由陈锋定下,但具体的实施交给了孟晓舟全权负责。

    原本今天孟晓舟是要回公司主持会议,但被陈锋这大老板亲自绑在这里。

    他立马坐到旁边,就地打开电脑召开电话会议,“老板你们先聊。”

    陈锋点头,“好。交给你了。”

    “嗯。”

    为了避免打扰孟晓舟,陈锋和赖恩往旁边走了点。

    “赖恩,你现在还崇拜我吗?”

    陈锋笑着问道。

    赖恩不假思索的答道:“更崇拜了。”

    这倒是有点出乎陈锋的意料,“哦?这话怎么讲?知道我是抄的也崇拜?”

    赖恩笑了笑,“普通人去到未来,看什么都是天书。你能学懂这些,并且能用你的脑子装回来,本就是你的本事,说明你对知识的掌握已经足够牢固。你在知识上的能力,其实与你在战斗上的成就不相伯仲。”

    陈锋倒是一乐,“不愧是赖恩,见解独特,切入点非常好。”

    赖恩再问:“你在未来也是知识领袖。是吧?”

    有些细节性的东西,陈锋先前没讲那么清楚。

    此时陈锋心想,是,又好像不是。

    毕竟直觉学派和宇宙智慧派的领袖还真就是自己,但这个情况嘛……很复杂。

    陈锋背负双手,看似淡然的说道:“我在三十一世纪的确曾经担任某科学院的院长。”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历史科学院陈院长正是在下。

    赖恩:“可以给我讲讲三十一世纪的科学理论吗?我很好奇。”

    陈锋摇头,“还没到时候,我当然希望你更厉害,但这些东西你现在承受不了。想象一下,有人回到古代和阿基米德讲光不是直线,是一道波,他会怎么样?”

    赖恩:“要么觉得别人疯了,要么自己疯了。”

    “是的,所以我也会观察你的进度。我不能提前给你太遥远的知识,那会打碎你现有的知识体系结构。但我会一直引导你,让你施展出真正的才华。”

    “当然,多谢。”赖恩重重点了点头,“你是第一个银河人类,我说不出我有多羡慕你。我哪怕及不上你,但如果我能像你口中的董山先生那样,成为一名近两百岁的学者,能多做多少事,能多学多少东西啊。”

    “我想去探寻宇宙的奥秘,想看到统一力公式究竟如何表达,想知道夸克之下的世界之玄妙,想知道人体基因的极限,想看到你所说的那宏伟壮观的戴森膜,想看到横跨几千公里的巨大空间站,想驾驶着小小的太空舰近距离的看看太阳,游一游土星环。”

    “我也想亲眼去感受人类文明的惊天伟力,更想成为你的战友,在你面对敌人时,为你递上我亲手制造的武器,看着你撕碎那些长着复眼的仇敌。”

    赖恩说着说着,语气便有些哽咽,“只可惜我生在今朝,此生无望。”

    他抬头望着远处天空,“不过也好。我只要知道我们的后人可以取得如此成就,便已此生无憾。我想,如果千年前的古人知道我们如今能上天入地,千里传音,能救回羊水栓塞的产妇,能从可怕的瘟疫里抢回黎民百姓的生命,也一定会如我这般心满意足。”

    “陈锋,这次我会更努力的穷尽一生为你打下夯实基础,等你去了未来,也要加油啊。”

    陈锋拍了拍他肩膀,“那是自然。”

    两个小时后,钟蕾与卢薇走了出来。

    卢薇手中拿着写满音符的笔记本,满脸喜意。

    她看钟蕾的眼神里也有些莫名的佩服。

    在这两个小时内,钟蕾一口气完成了整首歌的完整编曲。

    各种乐器的韵律被她使用得是如此纯熟,每一个和弦的嵌入与重组,都能让卢薇心生惊艳。

    她仿佛能看到片片五颜六色的彩虹砖瓦自虚空中飞来,自行堆积到一起,组成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

    卢薇不禁暗想,后人对钟蕾的评价真是没半句虚言。

    她拥有令人叹为观止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