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击碎自卑,不再孤单(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看陈锋这突然为难的样子,钟蕾倒是稍有紧张。

    她暗想自己是不是说错了,可能该撒个谎,说全部是为了你?

    但她又不擅长撒谎,觉得那很难受。

    钟蕾是个很单纯的人,性格很直。

    她原本只会喜欢音乐,眼睛里装不下任何别的事情。

    她喜欢音乐的原因是有很伟大的梦想。

    她梦想的根源很幼稚,也很真实。

    “给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

    简简单单十个字。

    有的人时常将其挂在嘴边,然后在随口说说中活成了个笑话。

    有的人贯彻一生去做,把笑话变成了神话。

    钟蕾是第二种人,不挂在嘴边,只任性坚持。

    陈锋能吸引钟蕾的原因有三点。

    第一,陈锋的“音乐”完全击中她了。

    这是陈锋以为的原因,但他并不知道这并非决定性因素。

    想吸引钟蕾,只靠才华其实不够的。

    哪怕陈锋抄她本人的歌并与她共鸣,也不够。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能在谁也不服谁的艺术领域跻身千年前百,本就是超乎常人想象,甚至不可理喻的事,但她做到了。

    当初第一条时间线里,她以流行歌手的身份出道,以卑微的身份顶着周阿的压力,靠自己本事硬生生杀出条血路,草莽英雄般逆流而起。

    成名后,没有依附任何势力的她依然要独自面对这样那样的困境,但她无所畏惧,并最终取得那样的成就,成为跨越时代的偶像。

    她性格里的执拗可能比陈锋想象的还要强烈。

    她骨子里有股诡异的绝对自信,不会向任何人服输,包括陈锋。

    哪怕她对陈锋的创作能力佩服得无以复加,甚至想拜师,但心里想的依然是追赶甚至超过他。

    她懂得尊师重道,但不会盲从,这也是她从学校退学的原因。

    她不会沉迷在陈锋写给她的歌里,依然在孜孜不倦的追逐着属于自己的灵感。

    第二个原因,陈锋救了她的命。

    第三点,才是最重要的。

    钟蕾闻到了陈锋身上的责任感,是志同道合的同类气息,并且程度比她还要深得多。

    钟蕾曾问陈锋,“为什么你一直这么忙累,你都不想休息的吗。”

    在那个时候她心里已经有猜测,只是想从陈锋嘴里得到确凿的答案。

    现在,陈锋一直不说话,钟蕾等很久,偏着头,瞪着一双美目看着他。

    “哪个……如果你不喜欢我这么讲的话,我也可以改口的。比如……全部都是为了你什么的……”

    陈锋捂脸,“可千万别。”

    要命。

    他又想了想,没辙,得下猛药。

    陈锋试探道:“那如果我改了主意,让你现在就停止创作。只要你答应我,我们马上就结婚,怎么样?”

    钟蕾一愣,“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不,我认真的,这首歌太难了,我不想让你白白蹉跎青春。”

    钟蕾这下又不解了,“结婚了我不一样能写?两者不冲突啊。”

    陈锋摇头,“不一样,这歌不是爱情歌曲,结了婚成天甜甜腻腻的,哪能写这么大气的东西。”

    “你看不起我?”

    “没有!”

    “那好吧,我可以假装答应你,然后结婚,再悄悄的写,等我们死了再发表。这不还是两全其美了吗?”

    陈锋又傻眼。

    果然,小看她了,这才是真正的她,没那么老实,认定了的事情八头牛也拉不回来。

    “这……”

    他悄然寻思,似乎这也不失为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

    就在这时候,旁边的钟蕾突然松开了他的手,也转身双手按住湖边栏杆,幽幽说道:“其实你不喜欢我,对吧?你之前以结婚为条件,只是想用这个逼我必须完成这首歌,对吧?”

    陈锋心头咯噔一声,猛打了个激灵,“我……我……”

    钟蕾的语气听着有点郁闷,“你真的看不起我。”

    陈锋别过脸去,这话突然接不住了。

    钟蕾又道:“我要做什么事情,其实不需要条件。我只是有点难过。你说我不会撒谎,你自己也一样。其实我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你不喜欢我。有条件的感情,不是真的感情。”

    “对……对不起。”

    他说出来了。

    果然,撒谎是一件很难的事。

    “我一开始就知道,所以你不用说对不起。以前的我也不是个能讨人喜欢的性子,你没讨厌我都不错了。不对,你一开始是讨厌我的。”

    陈锋摇头,“没。”

    “你又在撒谎。”

    陈锋:“好吧是有那么一点,但也不严重。”

    钟蕾:“后来呢?”

    “不讨厌了。”

    钟蕾:“但你不讨厌我之后,又觉得愧对我,这让你很难受?”

    陈锋感觉自己完全被看穿了,“是……是的。你为什么这么懂?你也学过心理学吗?”

    钟蕾突然又展颜笑了,甜甜的摇头,“我没学过心理学,但学过你。我不懂你经历过些什么,但我懂你的心情变化。我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更懂你。可能比你自己都更懂。”

    陈锋:“这……”

    钟蕾又道:“你是不是在担心,被我发现了你在利用我之后,我会不会讨厌你?”

    陈锋点头,“是的。”

    他真是想闯鬼,又或者找根绳子吊死自己。

    太可怕了。

    原来她什么都知道吗?

    我跟她撒谎其实一直在玩火自焚?

    能单枪匹马青史留名的,果然没一个易于之辈。

    自己不小心迷失在她用感情伪装的天真单纯下了,不知不觉的,一直在暴露自己。

    完全被看穿了!

    她今天要干嘛,想剥光我吗?

    她既然早就知道,可以前那么多条时间线里,我们都结婚了啊,这……

    陈锋马上就得到了答案。

    钟蕾:“其实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我喜欢你,与你喜不喜欢我没关系。”

    陈锋:“啊?”

    “我刚不说了吗,有条件的感情不是真感情。感情又不是交换。你喜不喜欢我,并不影响我啊。”

    陈锋连连摆手,“哎不是,你不是独身主义者吗?”

    钟蕾点头,“对啊,因为我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别人,同时我又不会与自己不喜欢的人将就,所以打算独身一辈子嘛。”

    陈锋想给她点赞。

    钟蕾再一摊手,“再说了,你只是不那么喜欢我,总还是有一点……的吧?我又长得好看,唱歌又好听,又这么长情,现在对你又这么温柔,铁石心肠也得融化的吧?”

    陈锋脸红了,“是……是有一点。”

    “只是拗不过愧疚心,对吧?”

    钟蕾点头:“所以,完全坦白吧。这样你就没愧疚心了。那么你只需要用一点点的小喜欢,就能换到我的全部。我这辈子也会很幸福,哪怕就现在这样一直下去,我也很幸福,我只是希望你能更轻松一点而已。”

    “当然,不管接下来我们到底怎么样。我都会完成自己能完成的一切,写出你想要的和我自己想要的歌。我刚说你看不起我时生气的点,其实在这里。”

    这就是她,能看懂一切,却又让自己活得那么简单。

    见陈锋还在考虑,钟蕾又一把手勾住他肩膀,晃了晃,“还有,你这个人真的很纠结,脑子里总喜欢多想,活得好累。不过呢,我看上的就你这点,明白吗?现在舒服多了是不是?”

    陈锋点头,“是好多了。”

    “坦白吗?”

    “坦白。但我得想想从哪里说起。”

    “好,我等你组织语言。”

    就在这个时候,那边赖恩过来打招呼道:“陈锋,我们得先回去休息了。你们什么时候走?”

    陈锋回头正欲说话,钟蕾却恶狠狠的瞪了赖恩一眼,“我们还有话说!你们忙你们的去!”

    赖恩脖子一缩赶紧跑路,怪怪的。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十点过,明天终究有事,人群陆陆续续的散去,就连服务生在收拾现场后也各自离开。

    欧胖子就在采薇庐的客房里安顿下来了,龙叔照顾他。

    宋思羽毕竟大家闺秀,得回家。

    最后采薇庐里只留下数人,卢薇、郑柔、胖子、龙叔。

    等人都走差不多,陈锋与钟蕾回到院落中间的小桌前坐下。

    桌上还摆了新换的零食坚果和饮料,以及一杯热乎乎的浓茶与果汁。

    陈锋端着茶杯,开动银河人类的大脑,整整思索了近半个小时,才缓缓压低声音开了口。

    “我的梦是真的,不是梦。”

    钟蕾心中惊叹,但面上不动声色,只道:“你继续讲,我都听着,不用管我。我安静听。”

    陈锋点头,“我看到了未来,经历了未来……很多次。”

    接下来,全程都是他在讲,钟蕾在听。

    她努力保持安静,当一个完美的倾听者。

    钟蕾听到惊险处无数次几乎要掩嘴惊呼,为他担心。

    但又一次次听到他真的战死沙场,担心变成了现实,悬着的心以很诡异的姿势一次次落地。

    她尽量不想去打扰陈锋的讲述,但这个漫长的故事听着实在太磨人。

    他这一讲,便是整整四个小时,时间走到了凌晨三点半。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我心里一直装着的也都是这些。一开始我以为是梦,但我带回了你的歌,也带回了别人的歌,还有《狂人猜想集》与星锋研究院正在弄的这些东西。未来一直在被改变,我想赢一次。”

    陈锋双手交叉,平静的看着她。

    钟蕾沉吟很久,努力的消化陈锋所说的一切。

    良久后,她说道:“我们从最开始你抄我的歌时说起吧。”

    陈锋道:“嗯,我要再和你说一声对不起,我给你创作的所有歌曲本来都是你的。我也拿你的歌卖给了很多人,你心中我是你知音的感觉是错觉。会那样是因为歌本来就是你的,你会轻易受到触动。”

    钟蕾点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个欺世盗名的无耻窃贼,没有我希望的那么好,你蹉跎了我很多世。对吧?”

    陈锋:“是的,现在你都知道了。你恨我也罢,讨厌我也罢,甚至你不信也罢,都没有关系。”

    钟蕾表情复杂,再问:“真的没关系?”

    陈锋双手交叉,“其实还是有一点,但我也没办法。”

    “你可真是不坦诚呢。”

    陈锋:“反正我有考虑过,可能你对我的感情都是幻觉。之前我不敢说,现在我确定你能完成《晨风》,我敢说了。”

    “我想想先。”钟蕾陷入漫长的思索,神情变得肃穆。

    良久过去,她幽幽长叹一声,“这状况也太烧脑了啊!”

    陈锋耸耸肩,“是啊。但别的事情你不用管,你只管我们的事。哪怕你骂我一顿,打我一顿都好。如果这样能让你高兴,都好。”

    “毕竟和你比起来,过去的我平凡卑微不值一提,我根本配不上你。我曾经骗自己要一辈子当个演员,心安理得的承受你的垂青,但我发现这件事让我心神迷乱,让我对自己的判断产生干扰,我甚至无法想明白到底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