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放下即是得到(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虽然早已知道《纵横星空》会成为她的艺术生涯的萌芽,但陈锋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他想起上条时间线里这首歌对卢薇一生的改变,心头暗自有些感慨。

    三年之后,她将会与家族彻底决裂,并走上星空摇滚奠基人的道路,彻底过上另一段她本不会走上的人生。

    其实她现在就已经开始觉醒,但直到三年后才决裂并创作力爆发,这三年里她一定也经过了很多困顿与挣扎吧。

    “这次我又给你写了一首歌,和《纵横星空》的风格不同,但我认为很适合你的声线。”

    卢薇上来兴趣,“歌名叫什么?”

    陈锋:“《来世再续》。”

    卢薇一愣。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聪明人脑子想事情都会很快,特别擅长脑补。

    她不确定陈锋是否已经发现了些什么,更无法确定歌名是否自己猜想的那个意思。

    她有点委屈。

    其实她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要争取些什么,只是渐渐的事情就变味了。

    这种感觉来得很诡异,她也不知道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

    第一次在公司看到这个既内向又胆大,眼神很清澈的小年轻,对他产生一丝丝好奇,想知道这种人能写出的歌究竟是什么水平。

    然后便是无法言喻的惊艳,又因为自己风格的不契合而略感失落,再帮他推荐给陈黎。

    再到后来,因为他总写女性视角的歌曲,她对他产生了奇特的误会,并闹出点每每回想总忍俊不禁的小小笑话。

    然后便是在自己的生日宴上,看着他一介平民为了维护钟蕾而与周阿硬扛。

    然后就是他一口气连写六首歌,惊才绝艳的一晚。

    卢薇本以为这是结束,谁知道他的才华只是刚刚拉开大幕。

    她渐渐习惯了这样站得远远的看着,旁敲侧击的打听些他的消息,悄悄的反复听着他写的歌,反复唱他写的歌,有机会帮他做点什么便做点什么,足矣。

    卢薇这辈子得到想得到的一切都太容易了,以至于她从未想过要主动去争取些什么。

    不曾尝试过努力争取,悄然养成了遇事退一步的习惯。

    她的性格既强势,其实却又很被动。

    她也知道以自己的家庭情况,爱情与婚姻本就没什么关联。

    自打在很小的时候,观察出父母看似举案齐眉,实则充满距离感的夫妻交谈时,她就看懂了自己的下半生。

    对陈锋说出“祝你们白头偕老”这句话时,她便已经悄无声息的下定决心,不去打扰这两人。

    她不想失去钟蕾这个一见如故心有灵犀的朋友,更不想让陈锋为难。

    当然卢薇也了解陈锋,以他的性子恐怕不会太为难,他只会直截了当的拒绝自己。

    陈锋这几天的刻意疏远,她怎会不懂?

    她甚至连原因都知道。

    只是从一开始便不曾抱有奢望,她自然而然就学会了坚强。

    所以她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状态,依然是过去那个既有亲切感,也有适当距离感的名门之后,大家闺秀。

    直到这次之前,她始终能让人感到亲切,却又不过分靠近,拿捏得恰到好处。

    但若要问她后不后悔赴京求援,她的回答就三个字,“不后悔。”

    可哪怕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当陈锋说出《来世再续》这四字歌名时,她依然有些摇摇欲坠的昏厥感。

    最无能为力的,是她就连指责对方为何这样冷漠无情的资格都没有。

    但她终究是卢薇,习惯了自我控制,她的无力感只持续了不足三秒,然后迅速调整过来。

    卢薇笑了,“听起来像是首很感人的情歌?”

    陈锋点头,“是啊。这首歌的层次不输《纵横星空》。当然具体能唱出什么境界,我现在还难讲。”

    “我看看歌词和简谱吧,合适我就唱,不合适就算了。”

    “好。”陈锋递给她一个崭新的笔记本。

    一个小时后,卢薇合上笔记本,紧闭双眼。

    整整十分钟后,她睁了眼,“这首歌我要了。”

    陈锋:“那就好。”

    卢薇:“我不确定你期望什么样的感觉,但我相信自己会唱得很好。”

    陈锋笑道:“我相信你的能力。”

    “歌听起来有点哀,但里面有种很奇特的洒脱感,十分潇洒,给我一种放下即是得到的感觉。”

    卢薇轻轻的摩挲着笔记本,脸上洋溢着平静的笑容,似有些迷醉。

    其实她的话依然没说透。

    这首同样女性视角的歌里面还有钟蕾的影子,却又是陈锋写给自己的最善良的提醒。

    佛家才修来世,歌名让她又想起一句佛家偈语。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卢薇突然间有些悟了。

    陈锋并不亏欠自己什么。

    他不曾做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

    自己当然也不亏欠他。

    可男女之间的关系,除了那一层之外本就还有友谊。

    自己所做的事,哪怕只是朋友间互相的帮助,也不算越了线。

    以前没为别人做过,只不过是以前没什么真正的朋友而已。

    陈锋的态度其实拿捏得刚刚好。

    他比我更珍重友谊,所以才更努力的保持着距离,一次次提醒自己。

    他是个好人。

    是我贪心不足了。

    我伪装得很好,可我刚才那一下乏力感已经出卖了我的贪婪。

    我依然不够忠于自己的本心。

    我迷失了。

    我总为自己的悄然退让找这样那样的借口,其实真正的理由只有一个,他不喜欢我,他先选择了钟蕾。

    我一开始就很清楚这点,却需要他反复强调。

    他才是有担当的男人。

    这可能就是男人的友情吧,我可以学。

    “唉,我很喜欢《来世再续》,但好像我写不出这种境界的情歌。以前我以为自己很擅长写抒情,但看了这首歌的层次,我才知道自己曾经写的那些东西不过是无病呻吟。”

    卢薇再感慨着。

    陈锋倒也没谦虚,“每个人的性格不同,擅长的风格也不同。你有你的特点,不必强求。”

    他对卢薇的判断并不奇怪。

    毕竟《来世再续》是钟蕾坐稳千年前十的段位后创作出来的作品,卢薇很努力,也很有天分,但在上次顿悟后用尽了全力也只能爬到前百之列。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