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家乡人(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正如我昨天所说的那些项目,如果有人能靠自己的能力,先于我完成,我自掏腰包奖励你五亿美金。但我把那句你们送我的中国古话还给你们。人贵有自知之明。所以我还能做出另一个承诺,加入我,至少也得有一个亿吧。”

    他重提旧事,其他人倒是迷惘,但劳尔森、伊伦、维纶马诺等来自林顿研究院的人,心思渐渐活络了起来。

    挖人最好使的绝招是砸钱。

    但挖顶级科学家,最好使的不只是钱,还有梦想。

    譬如陈锋挖赖恩。

    他打动赖恩的锥心一击并非救命之恩。

    赖恩对陈锋感激涕零,但不代表他会违背自己的人生理念。

    他本身是个金钱欲为零,满脑子只想改变世界的人。

    他甚至不怎么求名。

    在他二十六岁那年拿下菲尔兹奖时,就已经足够有名。

    至于明明是美籍华人的赖恩为何会在个人理念中偏向中国,并不只是他对血脉的认可,而是他作为一名在充满偏见的外部环境中,成长在这边的黄种人,早已如陈锋这样般看懂了部分未来。

    大国冷战于世无益,唯一出路是消除分歧。

    但中国不能让别国改变体制,只能改变自己。

    那么消除分歧的唯一办法,是让从古至今都更有使命感的中国回到她应该在的位置。

    也如陈锋本人的领袖思维,人类需要领袖的个体,文明也需要领袖的国度。

    无论是出于陈锋这般的个人爱国情感,亦或是赖恩这般更加理性中立的判断,这个领袖国度的最佳选择,就是复兴中的中国。

    赖恩的判断虽然理性,但他践行个人理念的决心却不输任何中国人。

    陈锋打动赖恩的,是在他拉着钟蕾,三人一起讨论可以点燃人类情绪,提高文明动力的神奇歌曲的举动,以及随后陈锋轰然展现出来的恐怖学术能力。

    但赖恩从不追问陈锋,为什么你能成为一名那种程度的学者,却依然要写歌,要经营娱乐产业。

    现在赖恩或许是这个世界上,除了钟蕾之外第二崇拜陈锋的人,在他眼中,无论陈锋做什么总有他的道理,只是凡人无法理解。

    赖恩在陈锋面前,把自己也当成了芸芸凡人之一,不敢去妄自揣度陈锋的深意。

    陈锋对《晨风》这首歌的构想,展现出了一种更高于赖恩本人的理性的情感高度。

    赖恩与钟蕾也一样,虽然从未问过,但却总能从陈锋的一举一动,一点小小的眼神中体会到他身上那种,他自己或许都不曾明悟的,旁人无法想象的坚定意志与决心。

    恰如盗火者普罗米修斯,又如以命尝百草的神农氏。

    知己无需多言,赖恩正用他的行动证明一切。

    现在陈锋又将同样的梦想抛到了一群同样聪明绝顶,又有那么点理想,只不过被颜色暗示影响了大半辈子的人面前。

    并且他既给钱,又给梦想。

    就昨天他提出来的那些项目名称,随便想象一个,都能激动得头皮发麻。

    陈锋最像恶魔的一点就是,他的诱饵不只有理论,还有实践。

    虽然他的实践研究步伐似乎比理论慢点,但都合情合理。

    林顿院卡人不成,现在似乎要被他反挖一狠锄头。

    不过这里毕竟是别人国土,陈锋见好就收,只简单的说了下自己挖人的原则。

    不用你效忠,我们是合作关系。

    我提供核心研究资源与方向,你们在赖恩这个星锋研究院直接负责人的帮助下,各自组建项目组,各自负责你们最擅长的领域。

    但我不会什么人都要,这是个严格的双向选择的过程,具体的东西以后再详谈。

    说完这些陈锋就去了登机口,不再多言。

    陈锋一走,咖啡厅里其他人便纷纷围住了林顿院里的几人,打听陈锋说的到底是什么项目。

    劳尔森等人稍微思量,还是把陈锋报出来的那些项目名称给说了出来。

    至于在场中人究竟有多少动了凡心,陈锋不是很在乎,反正广撒网,捞到一个是一个。

    他也不可能把所有大牛都收到自己手里。

    他没那精力去管理,管理不善,便不能把每个人的能力发挥到极限,反而是祸害,还不如让别人呆在原本的位置上呢。

    总之就是有一个就不亏,有两个血赚,有三个的话事情就大条了,可能得考虑潜水游泳回国。

    陈锋坐上飞机,倒没想到与自己邻座的商务舱乘客竟也是张华人脸孔。

    这是个面容和善的中年男子,手里把玩着两块翠绿的玉球,咕噜噜的直转,且不发出任何声响,十分娴熟老练。

    陈锋落座时两人目光对上,下意识的相视一笑。

    “陈先生你好。”

    飞机起飞后没几分钟,这人便主动把头偏过来打了声招呼,他的声音很低,中文听起来不太标准,竟是川蜀方言,语速又很快,得仔细听才能听懂。

    陈锋挺惊讶,也用方言回道:“你好。你是?”

    “相逢何必曾相识。”

    中年眨了眨眼。

    在这一瞬间,陈锋明白了很多东西,“倒也是。”

    “刚才我听了陈先生一席言论,分外佩服,这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气度。”

    中年男子似乎很擅长攀谈。

    陈锋笑着要了摇头,“不敢当,我就一普通本科生。”

    中年男子一愣,差点给逗笑了。

    他缓了缓才说道:“嗯,本科生。不过我有点感觉陈先生你是不是太大方了?没必要吧?”

    陈锋:“有必要。”

    他已经知道这人什么身份。

    或许对方在这边是个医生,亦或是商人,又或者别的什么,但那都不重要。

    某种意义上,这也是来自国内的善意提醒。

    曾经陈锋也如对方这样想,但现在他改变了观念。

    别人可以狭隘,他不能。

    从道理上讲是这样,从感情上,他也能就当是为了斯科特、盖乌斯、劳伦斯等等在未来的战友们做点事。

    不否认过去大家很敌对,现在也算不上多么和谐,但以后终究会走到一起,为了同一个目标而以命相搏,陈锋选择原谅战友们的祖先。

    在面对共同的敌人时,他也必须率先走出宽容的第一步,递出合作的手。

    但他也不是真毫无原则的原谅,对于那些不接受他的善意之手的,那便一个耳光打过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