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相同的失败(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保罗不肯死心,“陈先生你就听听嘛。”

    “不说这个,对了,我让你留心的新港滩的别墅弄怎么样了?”

    陈锋岔开话题,鲍威尔果然上套。

    “嘿,我这里可有个天大的好消息想告诉你,但现在还没到时候。很快就快有眉目了,到时候一定通知您。”

    陈锋比了个ok的姿势,“交给你了。你知道的,我的时间比钱值钱,我先休息一下。”

    成功堵住他的嘴,陈锋一直安静的坐到了机场。

    波音777呼啸升空。

    却说相隔数千公里的波士顿那边,早已有人在严阵以待。

    飞机上,陈锋并未休息,而是在脑海中不断勾勒这次的行动。

    他知道事情的难度,毕竟在上条时间线中,自己已经失败过一次了。

    同样的失败他不想经历两次。

    可预知未来,并不一定就能轻易规避失败。

    林顿研究院对赖恩的阻挠并非个体行为,而是深藏在理念不同的两个世界大国之间不可避免的理念对抗。

    就算陈锋想办法把今天自己要见的人全部换一批,弄成另一批看似没那么极端的,亲和的人,可对最终的结果依然不能造成什么改变。

    有些东西根深蒂固,陈锋需要面对的是一整个庞大的意识形态,不因个体差异化而呈现出明显区别。

    下午四点,陈锋在波士顿这边的代理接头人陪同下,信步走入林顿研究院。

    代理接头人是个金发碧眼的高挑妹子,名为莉雯·安妮斯顿,十分开朗健谈,拥有mit硕士学历,精通英语、汉语、日语、法语、德语五门语言,家中长辈更是这边德高望重的知名学者。

    “陈先生,这场会议的列席人员分别有劳尔森博士、伊伦博士、维纶马诺博士……这是名单,上面有各位负责人的简单情况介绍。”

    陈锋一边走一边看,眉头渐渐皱起。

    在二十一世纪,他没刻意的了解过这个时代下的学术大牛。

    但陈锋在三十一世纪后人整理的本世纪科技史中,却看过这些名字。

    陈锋可能比他们自己还了解他们。

    个顶个的大牛,几乎全员诺奖。

    不过现在倒不是,一些人还在排队,一些人还没做出足够硬的成果。

    当然这群人都有个共同特点,对陈锋的祖国都不太友善,算是顽固分子。

    偏偏这群人还都在林顿研究院与aaas手握权柄,个顶个的难缠。

    上条时间线的陈锋,当时应该还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明明都是学问人,却完全胡搅蛮缠混不讲理,最后气得在会议上拂袖而去。

    他也耍了脾气,当场划清道道,表示勿谓言之不预,你们有能耐就和我老死不相往来。

    双方闹了个不欢而散。

    虽然两年后,当星锋研究院持续爆发出威力,《狂人猜想集》的影响力继续扩张,连诺奖都没办法往他头上套之后,这些人最终还是眼巴巴的找他道歉,并且十分麻溜的解决了赖恩的遗留问题。

    陈锋打脸是打挺爽,但浪费的时间却追不回来。

    现在不一样了,他先懂了别人的立场,接下来不管这些人说什么话,他都能找到别人的动机。

    陈锋觉得这次即便不能谈成,结果总也不会比上次差。

    “多谢,我大体明白情况了。”

    陈锋把资料递回给莉雯。

    “陈先生这么快?”

    莉雯诧异问道。

    她把资料给陈锋加起来才七八秒,就看完了?

    陈锋笑着点头,“我看东西比较快。”

    莉雯·安妮斯顿信了,毕竟这位是能写出《狂人猜想集》的天才科学思想家。

    是的,由于陈锋没有从业经历,《狂人猜想集》里也没有任何实践验证过程,学界目前对陈锋的普遍认知,是给他冠以科学思想家的名头。

    十分钟后,二人进到会议室里,此时会议室中空无一人。

    陈锋看了看表,“下午四点十五分,我们约好的不是这个时间吗?走错会议室了?”

    莉雯略尴尬道:“不好意思陈先生,他们可能在楼上会议室开例会,我去看看,您在这里稍等。”

    整整十分钟后,一群白人老头跟在莉雯背后乱七八糟的走了进来。

    坐在会议室下首席位的陈锋抬抬眼皮,扬了扬手,就算是打过招呼。

    他可算明白为什么上条时间线的自己会拂袖而去了。

    照理说这些人应该很重时间观念,约好四点一刻,那就肯定是四点一刻。

    这故意迟到十分钟,摆明了就是下马威,十分下作,但用来激怒人很有效。

    这些人对陈锋的态度略有不满,但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倒没当场发作。

    主持会议的林顿研究院副院长劳尔森博士先意思意思的鼓了鼓掌,对陈锋的到来表示欢迎。

    “林顿研究院欢迎全球知名音乐制作人陈锋先生的到来……”

    噼里啪啦一大堆废话,陈锋都懒得仔细听。

    对方给他的称谓是音乐制作人,和学问没什么关系,这又是第二重睁眼说瞎话的下马威了。

    虽然《狂人猜想集》的影响还在酝酿中,没有实验论证的确做不得数,但在座都是有脑子的人,也该知道这本专著的分量。

    撇开他的这重身份,摆明了就表示大家专业不对口,我们不看重你的心情。

    陈锋也不再磨蹭,等对方闭嘴之后,当即大声说道:“各位,今天我的来意很简单,是为了我的研究助理赖恩博士。我也不说什么行个方便之类的话了。该怎么办怎么办,买断赖恩最后两个月合同的钱,该给多少我给多少。”

    “他该签的保密协议,我都让他签。我挖他走,是让他做我的项目,我对刺探你们的东西毫无兴趣,我也不需要。我希望大家别给我设置难关,也别整什么合同之外的奇奇怪怪的事,贵国标榜合约精神,那么我希望你们都能遵守合约精神。”

    “赖恩这算是提前违约,所以我赔钱,我也遵守了合约精神。如果你们实在拒绝,那等两个月后,我再给他要合法身份,你们也别挡我和他的路。”

    众人稍微愕然。

    讲话这么直白,是他们自己的风格,中国人通常讲话都不这样,总喜欢绕些弯弯绕绕的东西,再冷不丁的把意图扔出来。

    陈锋却这样开门见山,感受很是独特。

    劳尔森扭头看了看旁边的伊伦博士。

    从行政级别上,赖恩之前领导的项目组正属伊伦博士的直管范围,该他表态了。

    伊伦博士推了推镶金边框的眼镜,说道:“陈先生,在我们aaas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说法。学术从业人员,应该做对人类最有利的事。”

    陈锋眉毛一挑,“怎么讲?”

    伊伦博士:“从合同上,赖恩选择离开,我们无法拒绝。但从他的个人发展与他能为人类所做的贡献来看,我们希望他能留在林顿研究院。中国的学术氛围,我们是很清楚的。中国有句古话,叫人贵有自知之明。还有句古话,叫明珠暗投。”

    伊伦说完,其他人则大多附和,意思大差不离。

    总结下来便是只有赖恩留在波士顿,才能做出更多有用的成果,让他的聪明才智得到合理发挥,甚至有机会成为下一个如同恩里克·费米一般的科学领袖。

    如果他去了中国,那么这辈子与诺奖级成果应该是无缘了,只会陷落在充满造假、谎言、欺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