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你从未真正的快乐,笑容只是你的保护色(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陈锋突然苦笑,“怎么?我看起来很乐天派?”

    钟蕾瞧着他这面色微微发苦的样子,仔细回想片刻,“好像倒也不是。”

    “嗯,我的确是个悲观主义者。”

    钟蕾:“悲观主义者?”

    陈锋点头,“程度可能比你当初的独身主义者还深一点。”

    钟蕾被他突然揭短,也不知如何作答。

    陈锋又道:“谁不做梦呢?谁的梦又全是美梦呢?悲观主义者做噩梦,不天经地义吗?你不会问我为什么会悲观吧?这我可真答不了。”

    陈锋又想起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那些一个又一个死在自己面前的战友,一次又一次战死的孩子妈,一次又一次未能降生的女儿,心头愈加感伤。

    钟蕾发现了他的变化,渐渐认真起来,“你真经常做噩梦?”

    他长叹一声,“嗯,经常做。每个月一次,的确是噩梦,真实得超乎你想象,而且这梦是连续的,就像一部永远都看不到结局的,又臭又长又虐心的狗血连续剧。我自己也不愿意回忆。你别问我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太想说。”

    在讲这个话时,陈锋不由自主的真悲观了起来。

    如果千辛万苦的干掉球型战舰,却发现它的后面还跟着铺天盖地,以亿计的入侵者战舰,该如何自处。

    以前回避的问题,迟早都总要面对,陈锋一时半会儿的想不出办法,就连即将取胜的期待感也渐渐消散殆尽。

    他不禁又暗想,或许自己再抗争无数年,能击溃复眼者的舰队。

    然后反攻到对方大本营,却发现自以为的敌军主力舰队,只不过是统治了整个银河系,甚至更庞大星域的强大复眼者文明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先遣队。

    那又该怎么办?

    好吧假如我还能坚持。

    但等彻底灭亡复眼者后,会不会还要面对生产与制造出太阳系屏障的可怕存在?

    如果人类的飞速发展是宇宙奇观,那么太阳系屏障这样令二级文明都完全绝望的叹息之墙,是否也是一种更加强悍的宇宙奇观?

    在文明等级的更上层,究竟还有多少无可匹敌,不可捉摸,不能揣摩的,充满恶意的高阶文明?

    宇宙到底有多大?

    宇宙里到底有多少文明?

    人类有战而胜之的希望吗?

    对方会放过地球文明吗?

    陈锋不知道。

    可人类史上的无数次内部战争史告诉他,当某个种族不得不将自身的存续寄望于别人的仁慈时,往往迎来的是灾难性的后果。

    战友们还能一死了之,倒也轻松。

    可陈锋一旦穿上战衣,踏足战场,便注定了要面对永无止境的孤独战争。

    虽然曾说过要燃尽入侵者的大话,也下定了决心,可随着一次次的挣扎,尤其是阶段性胜利在望时,他的心境难免稍微动摇。

    这次他又拼得太狠,在回来刚醒时甚至有些虚脱感。

    在不知不觉间,他开始疲惫了。

    他真的累了。

    心也松懈了。

    松懈就给了沮丧以可乘之机,所以他轻易的被噩梦这个话题勾起了伤感。

    陈锋突然像是被抽走浑身力气,忘了背上的油漆,软软坐到椅子上。

    钟蕾呆呆看着。

    良久过去,他勉强笑笑,抬头看着钟蕾,“抱歉,让你看到了我软弱的一面。我丢人现眼了。”

    钟蕾摇头,“不丢人。”

    陈锋再笑,“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矫情啊?”

    钟蕾猛的扑了上来,一把抱住他的脑袋摁在自己胸口,“我求求你别笑了!你不矫情!自从你给我写下第一首歌,我就发现你从来没有真正的快乐过,笑只是你的保护色而已!你别骗我了!”

    感受着包裹脸庞的温暖,有那么一瞬间,陈锋的鼻子很酸,但又想起真男人·虎哥曾经的谆谆教诲。

    如果让人类最强教官虎哥发现自己这模样,肯定得笑掉大牙。

    他轻轻挣脱,继续笑,“没事啊,我能扛得住。”

    他越是笑,钟蕾却越是揪心,“我带你去看心理医生吧。”

    陈锋依然笑着摇头,“医者难自医。”

    “什么?”

    “忘了给你说,我闲暇时学过不少心理学方面的东西,好像反而学砸了。我学得越好,对别的心理医生抵抗力就越强。我这情况难讲,一般的心理医生没用。不一般的,应该也没用。”

    钟蕾呡紧了嘴唇,想说点什么来开导他,却发现根本无从下口。

    她猜不出究竟是什么噩梦会如此可怕,几乎要将陈锋击溃,让他一直游走在崩塌与坚定的边缘。

    良久过去,钟蕾缓缓说道:“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噩梦可以持续一辈子。既然你的梦是连续剧,那么一定会有大结局的那天。”

    陈锋反问,“为什么?说不定导演超缺德,拍着拍着就进宫面圣了呢?”

    钟蕾摇头,“因为你就是导演,只要你不想进宫,故事就一定会有个圆满结局。所有的故事都会有反转,只要你想追求完美的结局,那么你这个噩梦的本质,肯定就该是场美梦!”

    陈锋觉得她的话有几分道理,但正处沮丧的他不确定自己这个导演能不能撑到最后。

    钟蕾突然说道:“我给你写首歌吧。”

    “啊?”

    陈锋突然有点慌,怎么好好的聊着,突然她就开始想写歌?

    七剑神曲不都抄回来了吗?

    这才过去多久?

    她想用爱情来感化我?

    完蛋!

    我可别整出什么幺蛾子,她给弄出首直抒胸臆却没什么内涵的感人情歌,那历史当场就得歪了楼。

    “咳咳不用不用,我们先练八重音里的歌就好。”

    “不!我现在就要给你写!我要告诉你,美梦应该是什么样!我现在就把你从噩梦里拉出来!”

    钟蕾嘭的一拍旁边的入户吧台,快步走向客厅里的钢琴。

    陈锋讪讪的站起来想跟上去。

    钟蕾转身再一指椅子,“你给我坐好。”

    陈锋乖乖坐下。

    完了,摁不住了。

    要出大事了。

    他恨不得给自己吊死,有事没事玩什么忧郁范。

    这下好了,求仁得仁的出大事了。

    那边钟蕾已经开始闭目养神,不知道她是在构思韵律还是作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