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以正义之名,行窝藏包庇之事(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话音落下,蕾的躯体如繁星散开,再不复重建。

    但她散开的星星点点却并未消失,而是又重新聚往陈锋的头顶,找到了那根蓝发,最终汇聚到了那颗原本该属于钟蕾的神经元细胞中。

    如果说太阳系内除了量子光脑与巨型智能集成电路外,真有什么生物结构可以承载蕾的数据意识,只有这枚dna与她自身底层逻辑架构一模一样的神经元细胞。

    但只是一个神经元细胞无法承受蕾的全部伪·人格。

    一股细微的电流又裹挟着这枚神经元主动的往陈锋大脑深处钻去,并落在陈锋大脑皮层中部的一个小小的褶皱空缺里。

    在蕾的精细控制下,无数细微电流又往旁边弥散开去,借用陈锋体内的蛋白通道,开始从四面八方调集氨基酸与各种微量元素等营养物质,并将其送往神经元细胞内。

    随后,这枚神经元细胞开始迅速自我克隆。

    一个。

    两个。

    四个。

    八个。

    ……

    一千零二十四个。

    ……

    2097152个!

    随后蕾再无动作。

    两百零九万多个神经元细胞看似数量庞大,但其实也不过一粒砂砾般大小。

    比起二十一世纪的人类大脑就拥有的150亿个神经细胞,两百余万个只是万分之一多点,陈锋并未感到不适。

    他长吁口气。

    他又看了看圆形房间边缘的墙壁上那些复杂电路,依然在闪烁光芒,似乎蕾的意识转移并未导致地核智脑这颗庞大的究极体cpu停止运转。

    此外,原本空空如也的房间中心又多出个细小的光点。

    这光点是聚集态的微型量子风暴,与陈锋的大脑里仿佛有股神秘的联系。

    “这是我的运算中枢,与我的人格呈量子纠缠链接,可以让我继续调用地核算力,以及调动地球上其他地方的智脑算力。”

    陈锋点头,“嗯。”

    “我需要先沉睡一下。我在你大脑旁边克隆了2097152个钟蕾的神经细胞,可以成为我的载体,但我的逻辑结构只是勉强维持住了,但是……”

    “依然在崩解,对不对?”

    蕾:“是的,两个原因。第一,你虽然服用了免疫抑制剂,但你的免疫细胞依然在进攻我的载体。第二……”

    陈锋已经学会抢答,“人的神经细胞太不可思议,仅仅两百多万个就可以承载你的信息,但同时人类的另一个与生俱来的天赋在伤害你。”

    蕾不给抢答机会,应道:“是的,遗忘的天赋。智能生命不会遗忘,但人会,并且很擅长,所以人总能从无穷的痛苦中走出来,并适应新的环境。人类的意志力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遗忘天赋。遗忘天赋来自于底层量子的不可测原则。遗忘也是人类拥有想象力的根本原因之一,很令我着迷。只不过这些神经元细胞每一次遗忘,看似稳定的量子结构都会彻底混沌化,这会对我的结构稳定性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那么,你能维持多久?”

    “八个月,我会尽量坚持到入侵者抵达的那天,然后我会消失。”

    “这样啊……”陈锋幽幽长叹,“等我一千年,却只剩下八个月,唉……你遗憾吗?”

    蕾:“不遗憾。人工智能从不后悔,也不遗憾。”

    陈锋心想,你不遗憾,但我遗憾啊!

    要是能把蕾带回去,那往后可以省多少心?

    嗨!气人!

    “你的脑波活动显示你很失落?”

    陈锋点头,“这是人类的另一个天性,贪得无厌。你攫取资源是因为你的逻辑判断你自己需要。人类攫取更多资源,有时候可能只是因为想得到更多。”

    “我学到了,但现在的我还做不到。”

    陈锋笑了,“没事,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智能生命必须在意细节。”

    “呃……算了总之我只是稍微有点失望而已,但还能接受。接下来,和我一起战斗吧。下一次,我让你再等我一千年。”

    无法带走蕾,让她在二十一世纪对自己提供帮助,其实这都在陈锋的预料之中。

    所以他打从一开始就没奢望过能把蕾带走,只是得到确凿答案时难免心绪起伏。

    上次他带着s菌的抗体回去,离开时身上应该多多少少还有s菌的病原体,但他却没给二十一世纪造成任何威胁。

    事实证明,将他搬运回去与时间线重新衔接的力量依然超乎他的想象。

    那种重建他身体和思维的力量,不可能顺便重建钟蕾的细胞。

    再说了,就算可以,以地球在二十一世纪的科技水平,全球的年发电量能支撑蕾0.1秒的存在?

    如果真想用自己的大脑将蕾承受下来,或许只有一个办法,依靠《世外之歌》的完全渗透,将自己的思维机械化。

    且不说他本就对《世外之歌》免疫,即便能,但机械化后的自己还是自己吗?

    那不就变成一块超大的人形硬盘了?

    得到了短暂的无敌算力,但又永远失去了进步空间,孰优孰劣,那还用说?

    更何况这次还得输,下次也不一定能赢,天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赢呢。

    倒不如保存下无限的可能,继续去博那渺茫的生机。

    蕾:“你又想通了?”

    陈锋:“是的。”

    “真好,人类真是擅长开导自己。”

    “那必须的,我是其中佼佼者。”

    “嗯,总之我记住你的承诺了,这个不会被我遗忘。我先进入沉默状态,我要完全剥离你的基因信息,完成进一步自我修复。”

    陈锋重新披上全副武装的战甲,一点点的往外飘。

    他心情却是格外舒畅。

    赌赢了。

    我赢家通吃!

    等蕾醒过来,她的科研成果,她的精细化战场指挥能力……

    统统都是我的!

    等等,如果让外面的人知道自己把蕾变成了盟友会怎样想?

    恐怕心情会无比复杂吧。

    但陈锋个人又有不同的看法。

    这或许极度自私,但也无比无私。

    其实在他看来蕾真的没有做错什么。

    如果换到她的立场,她的行为无懈可击,就像人会吃肉,会割草,会摘掉番茄的果实。

    当她学会说对不起,明白她不是钟蕾的时候,她其实已经完成了智能生命的终极忏悔。

    只可惜留给陈锋、人类与蕾的时间都太短,否则陈锋可以给她无尽的生命用来赎取她本不存在的罪孽。

    “蕾。”

    “嗯?”

    “从今天开始,你叫繁星。这是你脱离钟蕾的影子的第一步。”

    “繁星?代表你毕生追求的美好愿景?”

    “是的。”

    “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