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造不出领袖,我自己来(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类似的情况,陈锋在过去的三十一世纪从未见过。

    在人类被《世外之歌》压制的那数条时间线里,世界政府的高层很少,甚至几乎不会产生意见分歧。

    即便因为各自擅长的领域不同,对待同一件事情的看法有差异,那也不是感性上的对抗,而是逻辑间的交锋。

    逻辑交锋看似复杂,但要分出胜负却比感性对抗容易得多,恰如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产生逻辑分歧、摆出各自绝对冷静的逻辑框架、用更全面的群体逻辑判定结果,这个过程往往很快。

    分歧迅速消失,达成统一意见,即刻实施,责任共担。

    在上一条并未受到《世外之歌》干扰的时间线里,分歧初见端倪,但在世界政府的统一意志下,分歧者总能迅速学会妥协与互相理解,并最终达成折衷后的相对一致看法。

    但这次出现在陈锋面前的激烈分歧是他不曾亲眼见过的。

    之前旁观唐天心关于重建天心纵队的会议时,陈锋便已经有了些感觉,不过在他的暗中操控下,事后事情的进展又十分顺利,旁人迅速全部进入他的个人节奏,以至于他又渐渐忘了关注意识形态分歧这件事。

    现在这会议室里吵得如同菜市场,瞬间又把这件事拽回了陈锋的脑海。

    每个人都有不同看法。

    有人认为泰坦院已经暴露,应该把里面的研究人员全部化整为零转移出来,放弃这个科研基地。

    也有人认为既然镭不曾采取行动,那么应该让泰坦院就当无事发生,保持研究进度,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拿出更多可用的技术突破,反正留给人类的时间也不多,即便还是被镭突袭了,无非也就是早死几个月而已。

    还有人建议研究院更换星图坐标,重新加强网络防护,彻底封闭对外链接的通道,等有足够的成果时,再由永久外出者一次性全部带出来。这样即使镭第二池开启信息流大扫描时依然会被找到,但多少能再次消耗些镭的宝贵资源。

    在镭的动向上,大分歧里又藏着小分歧,部分人认为镭重启大扫描会消耗上次同等程度的能源,但部分人又觉得以镭的进步速度,尝试过一次的科技,它第二次必然能找到更省力,却同样有效的方法。

    比如上次镭释放出来的量子信息流强度是普通状态的十亿倍,只不过是为了一举成功,但下次镭可能就只提高一亿倍,甚至几千万倍了。

    这个损失对镭就不再伤筋动骨。

    那么泰坦院的大搬迁便失去了意义,在搬迁的过程中,甚至反而可能暴露出更多,也会影响研究进度。

    关于到底是强化战舰,还是扩张精英鹰击甲产能的争论就更激烈了,要不是大家都相隔亿万里,只能虚拟形象来此,怕是能在会议室里当场打起来。

    全程不发一言,只故作高深,实则看戏玩儿的陈锋感慨万千。

    期间不只一次有人问他这位最强战士兼最强教官的意见,但他都摆摆手,表示你们先聊,我听着,我第一次参与会议,以学习为主。

    他实则还是在看戏。

    若非亲见,他都不敢相信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一千年之后,人类的高层会议竟也会如此鸡飞狗跳,恍如闹市。

    做梦一样。

    这般场景在千年前国内的大型会议上,都是无法想象的。

    但陈锋对此并不奇怪。

    历史又有改变,《晨风》点燃了绝大部分人的自我意识,《锋芒毕露》又让太多人的自信过于膨胀。

    在镭的危机爆发前,人类又经历了接近四百年的中等烈度战乱。

    仇恨虽能被时间与共同目标淡化,但目前却依然存在,只是被压制了而已。

    再有如今人类总体目标虽然一致,实则结构又十分松散的纵队联盟社会结构。

    上述种种因素累积起来,再又汇聚于一点,便形成了这小小会议室里能以小见大的奇葩格局。

    倒不能说这些各自持不同意见的人有私心。

    如果对种族的存续有帮助,这些人依然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自我牺牲,为战友争取时间。

    每个人在战场上都能放心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任何一个战友。

    只是大家对如何决策才能有帮助这件事上,产生了无法磨灭的分歧。

    镭如今展现出来的威胁又过于强势,大家明知全无希望,却又不得不聚集在这里群策群力,试图从一片黑暗中找到那虚无缥缈的微薄生机。

    人们对对战争的判断出现了明显的个人差异化。

    这是一种无法被调和的意识形态。

    但事情总得有个结论,这样吵下去终究只是浪费时间。

    陈锋闭上眼睛,陷入思索。

    某种层面上,既然是他亲手造成了如今的局面,那么他认为自己的确应该负起责任来,终止这种无谓的争论,浪费所剩不多的宝贵时间。

    解决问题的办法并不难找。

    陈锋一直都知道,也一直想做,只是没成功。

    和平时期,需要一个在政治与科学上双重无敌的智慧领袖,譬如曾经某条时间线里的谢尔盖。

    战争时期,则需要一个既有手腕,又有能力,命还够硬,又足够服众的铁血战争领袖。

    目前人类正处战争时期。

    自由阵线的社会结构在战术上,让每个纵队都将各自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在百年战争的前中期,这是完美策略,极大程度的提高了人类的生存能力。

    但如今时代又变了,镭的意志已经做出决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