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爱因米德?迪生特斯拉?多芬奇朗基罗?陈(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如今陈锋利用历史解决问题早已轻车熟路,形成了自己的一整套方法论。

    他直奔二十一世纪初期的江南省汉州动态。

    先聚焦自己最重要的两条腿其中一条,星峰娱乐。

    在他又信手拈来的搬回去二十余首经典歌曲,让公司曲库丰富到四十余首后,很多事情又变化了。

    七剑神曲给了钟蕾炼成《八重音》。

    《纵横星空》给了卢薇。

    又给秦璐安排上了第二张专辑里的六首,欧胖子第三张专辑里的八首。

    在他“走”了之后,这些他亲手布置的后手陆续转化完成,变成了他旗下艺人和卢薇的成就与江湖地位,也给这些人带来了名气,更给星峰娱乐带来了大量的现金收益。

    在上一条时间线里,钟蕾一直等到77岁完成《晨风》之后才重新恢复创作力,写出七剑神曲。

    但在这条时间线里,钟蕾于2020年九月底拿出了《八重音》专辑,顷刻间名满天下,横扫全球各大奖项,风头一时无两。

    《远望》、《你、我、宇宙》、《肩并着肩》、《纵志飞翔》、《至死方休的爱》、《纯净心灵》、《不问来处,不问归途》与《锋芒毕露》这八首歌的境界实在太高,震得这个时代的音乐创作者们意识模糊,不分东南西北,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真不能怪这些人没见过世面,着实只怪陈锋的操作秀得太过分。

    须知七剑神曲诞生的时间本来在2076年后,历经上条时间线里五十余年的发展,又有陈锋煽动的文艺复兴,使得二十一世纪初期的艺术家们创造力如开了挂的活火山般持续喷发,不可收拾。

    陈锋点燃文艺复兴的主要领域又在音乐上,这方面还有欧胖子的后时代民谣与秦璐拿出来的各种试验性歌曲。

    这几十年里音乐领域的灵感喷发尤为强烈,各种歌唱领域的新唱法新曲风以及纯音乐领域的新概念层出不穷。

    直到千年后的战争年代里,人们还在感慨二十一世纪的文艺复兴是人类史上最伟大的文艺大复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再不能重现。

    在文艺大复兴的阶段里,钟蕾在持续创作《晨风》的过程中又从未停止过学习与吸收。

    她把大半才华都砸到了学习上,如饕餮般吸收着旁人的领悟,同时又有自我升华。

    那条时间线里,2076年时的她无论在技巧层面还是心境层面,都早已成为集大成者,然后才拿出了奠定稳坐千年前十地位的七剑神曲。

    她对音乐的领悟起源自2005年,集大成在2076年,跨越了表面的五十年,其实起码相当于曾经陈锋体会的第一条时间线中的两百年。

    她的曲风并不突兀,比别人的作品更完美的符合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的审美。

    结果,陈锋提前五十六年把七剑神曲砸了出去,还给钟蕾催生出一首新的《锋芒毕露》。

    这八首作品扎根于当代,展望千百年。

    并且,上次她写出七剑神曲后,年龄已经太大,声线已然错过最佳状态,演奏的手指也不再那么灵活,最终她只能把歌拿给年轻人唱,导致七剑神曲虽然拥有极高的艺术成就,歌曲本身造成的影响力却无法匹配她本人的段位。

    但这次,她在声线、唱功等各方面正处青年巅峰,她的艺术领悟在写出《锋芒毕露》后又已经追赶上了曾经77岁的自己,再由她来亲自演绎,完美的展现出了歌曲应有的境界。

    怎能不炸穿全场?

    当然,还有一事令陈锋十分感伤。

    他似乎低估了《晨风》的难度,在这条时间线里,即便有他打乱先后逻辑关系的强行拔苗助长,钟蕾依然用了近四十年才于2060年初完成《晨风》。

    这个时候钟蕾也已经六十一岁。

    她不但错过了青春,又再次错过了而立、不惑、知天命,直到步入花甲之年才真正获得灵魂上的解脱。

    史书里简简单单的“四十年”三个字,内里却透着股陈锋也不愿去细细品味的心酸与坚强。

    幸好这次陈锋依然给了她一个完美的婚礼,二人再又携手并肩共度了整整四十三年的余生。

    钟蕾在结婚典礼上如此说道:“我从不后悔,也不怨你。虽然你不承认,但自我二十一岁时,我的心便与你的心连在一起。我什么也没错过,我这一生了无遗憾。无论你要做什么,无论你想成为怎样的人,我都会毫无保留的支持你。”

    史书记载,是日,陈锋大师泣不成声,几乎不能站立。

    没人理解他为何会在这样大喜的日子悲痛欲绝到那种程度。

    他只是一声又一声反反复复的对钟蕾说着对不起。

    他像是着了魔,中了邪。

    世人也不知他是怎么了。

    明明造成这一切的就是他自己无谓的执拗。

    甚至有些人一边崇拜陈锋大师,一边在心头腹诽他是个薄情寡性的负心汉。

    现在你说对不起有什么用?

    时间能倒转吗?你自己和钟蕾失去的时光能找回来吗?

    但只有身穿白色婚纱,身材保持得依然完美的钟蕾大师死死搂着他,不断的告诉他:“我理解你,相信你。我更不怪你。你保护与照顾我太久,我做梦都想反过来把我的肩膀借给你。”

    陈锋大师却哭得越来越大声了。

    婚礼视频被保存了下来,时隔千年之后,陈锋本人一字不漏的看完了整部视频。

    他捏紧了稍微长成型,有一点力气的白嫩双拳,沉默很久才慢慢收束情绪。

    陈锋面露苦笑,旋即微微摇头。

    这是我吗?我不信。

    太丢脸了。

    我肯定不会哭,那不可能。

    见多了战争年代的生离死别,又怎会被和平年代的儿女情长朝华渐逝触动心弦?

    世间事再大大不过生命,更大不过人类存亡。我肯定拎得清轻重。

    陈锋绝不承认那就是自己。

    但他又知道,如果自己没有过来,而是呆在二十一世纪再平平静静的活上几十年,心境难免受到影响。

    铁石心肠会在岁月飞沙的冲刷下渐渐融化,自己将会从一名独面入侵者而面不改色,杀意滔天的铁血战士退化成一名普通的老人。

    倘若自己真身处那种状态,许多事情倒也难讲。

    陈锋无法否认随着每次回去与钟蕾一次次的接触,自己对她的感情的确越来越深了,从相互戒备到知心好友,再到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现在的确是动了真情。

    郎有情娇有意却奈何不得心头背负的另一重责任,终是一次又一次输给了时间。

    陈锋牙帮咬紧,猛的摇了摇头。

    管他呢,就算这视频存下来了,那也是没有发生的事情。

    我不承认,它便不存在。

    我不会让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