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我还是个孩子啊(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林布对陈锋如此坚定的告别表示不能理解。

    “你这是为什么呢?你是如此优秀的战士,你拥有得天独厚的天赋,难道你就不想变得更强?”

    为了全力挽留,哪怕陈锋已经明确拒绝,林布依然循循善诱着。

    躺在培养箱里的陈锋别了林布一眼,干脆利落的答道:“不,我不想。”

    他还能不知道林布打的什么鬼主意?

    又想吸我?

    你醒醒吧!

    林布平素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但也被陈锋过于干脆的拒绝整得很没办法,“这不好吧?兄弟你留下来吧,我们一起训练,共同进步。”

    陈锋心中暗笑,你真看得起你自己。

    共同进步?

    那不可能,和你切磋对我根本毫无意义,对你也没有任何帮助。

    光是看我的战斗录像就够你一直学到死。

    我们的差距实在太大,我们切磋就像大象和蚂蚁掰手腕,哪怕掰一百次对双方都没任何好处。

    与其和你浪费时间,我干嘛不开开心心和孩子妈呆一起?

    等到送陈锋与唐天心和其他天心纵队残部登上战舰时,林布着实没忍住,恼羞成怒了,痛骂起来,“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吗?你就是喜欢上了唐队长!你这是可耻的儿女情长!”

    刚才唐天心扑在营养仓上与陈锋“打情骂俏”时,林布全程在场,有些话他早已藏在心中,憋到现在才爆发,真是为难他了。

    唐天心面色一红,似是想要辩解,终是没张开口。

    林布又用怒其不争的眼神看陈锋,“我们敬你是英雄,但你不觉得你这样太不负责任?”

    陈锋给他逗笑了,“我都为人类而捐躯了,你还要我怎样负责任?你们……觉得我做得还不够?”

    陈锋又看着其他金星基地的纵队队长。

    没想到这些人竟真沉默下来,就连唐天心也渐渐动摇。

    什么情况?陈锋陷入长考,他渐渐的懂了。

    “陈锋,我们很佩服你的勇气与实力。我们并非刻意想指责你,而是如今我们都在危局之中,每个人都应当全力以赴!我们知道你已经做得很好,但你必须做得更好!面对镭和未知的入侵者的威胁,每个人都必须做得更好!否则人类绝无胜算!”

    “如果是我们面对和你当时一样的处境,我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挡在唐队长的前方!想想那些你牺牲了的战友!所以,陈锋你做到你的极致吧!不要让他们白白牺牲!”

    林布又指着唐天心,“我们都认可唐队长的指挥才能,也无比敬重天心纵队里那些舍生取义的同胞。但谁也不能否认天心纵队如今只剩两三百人,根本不成建制。”

    “你要与他一同重建纵队,又要浪费多少时间?现在你留在金星,与我对练,让无数战士观摩学习,对人类才是最好的安排。所以你既无私又自私!你在浪费你的天赋!你对不起全人类!”

    陈锋瞠目结舌,认识林布前后加起来也有好些年,真没料到他也有如此巧言善辩的一面。

    要不是林布的论据根子出了问题,他差点就被说服了。

    就连唐天心的嘴唇也开始松动,似要忍痛割爱。

    陈锋赶紧表态,笑了笑说道,“你的道理基本全对。但你误判了一点,你对你我双方的实力差距缺乏正确的认知。想和我对练?”

    话音一顿,陈锋冷漠的一瞥林布,“你还不够格!米粒之光安敢与日月争辉?事实就是,全人类的所有战士,也包括你在内,老老实实观摩学习我到时候给你们提供的训练视频,就够你们受用无穷!”

    人群一片死寂,众人悄然打量林布的表情。

    十分诡异,或青或红或白,瞬间数变。

    林布当场气炸,素来只有他轻视旁人,何曾被人如此小看过。

    他咬牙切齿,“你……”

    “你什么你?哦对了,你们拿到的都是外部断断续续摄录的我的战斗片段,对吧?我战术头盔芯片中的资料你们还没拿到?”

    林布老实答道:“是的,为了防止情报泄露,每个战术头盔都有单独的加密锁,破解还没成功。”

    陈锋又笑,“回头等我解锁自己的战术头盔,把我的第一视角录像公布出来,你们看了就知。关于我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我有自己的判断。谁也别想干涉我!敢说我自私?你们当真是狂妄又无知!”

    说完,陈锋傲然别过脸去。

    全场一片鸦雀无声。

    直到装他的培养箱即将被唐天心抱上战舰时,陈锋才幽幽扔回来一句,“林布,我还是多谢你的救命之恩。等我完全康复,我等你来挑战我。届时你也会看到,我和队长是如何带领天心纵队重回巅峰。”

    二人上到战舰,唐天心将培养箱摆在指挥舱,示意其他人退下,两人便这般眼观鼻鼻观心的四目相对着。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气氛莫名有些旖旎。

    在陈锋“阵亡”时,唐天心便感觉到心中有股什么东西被抽离的痛楚。

    这种痛楚不同于每次看到其他战友阵亡时尚且可以压抑的暗自悲怆,仿佛被人抽出骨筋般撕心裂肺,难以抑制。

    如今与陈锋面对面的作坐着,想着他又失而复得了,她心跳却又不可抑制的加速。

    唐天心自八岁从军来一直在战斗,在拼命,痴活二十四年,从未考虑过个人问题。

    如今她似乎瞬间懂了这种怦然心动之感。

    仿佛宿命,来势汹汹,不可违逆。

    感情来得太凶猛,疯狂的冲击着她的理智,她想张口说点什么,但又觉时机不太恰当。

    滋味十分难熬,莫可名状。

    若是以“过去”唐天心的性格,恐怕早已表态。

    但这次情况又有变化,人类多了镭这个大敌,战争已经持续百年,整体氛围甚至比过去等待入侵者时还要铁血沉抑,唐天心的性格虽然没变,但行为模式变了,不再那么单刀直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