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抽丝剥茧,窥破奥秘(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嗡!

    大爆炸的冲击迎头撞上了陈锋的巨盾。

    冲击由多种能量态组成,高能粒子流、高温、强光、强辐射、在高速运动中于宇宙真空内凝结而成的细小微尘。

    多种物质汇聚到一起,成了一团内层明黄,中圈靛蓝,边缘橙红的诡异爆炸云。

    爆炸云的冲击力很强,明明只是最纯粹的能量,但却带着真正切切重量轰了上来。

    同时,一声尖利的长啸,透过晨风系统巨盾形态的防护,狠狠刺进陈锋的耳膜里。

    这是前后两侧的护甲均受到冲击,进而让晨风系统的机体发生颤动自行产生的声音。

    如果现在陈锋的身体强度还是普通人的状态,只怕会被这高频颤动轻易撕扯成碎片。

    陈锋在正面冲击的压力下不断后退,一直到后背几乎抵在逃生舱引擎喷射口上,另一端则是爆炸云的冲击。

    两股不同的能量,从两个方向将他夹在了中间。

    一个看似平缓柔和,但实则有无数个超高速等离子轰击在陈锋身上。

    一个破坏力极强,似要吞噬一切。

    幸好,现在陈锋所穿着的晨风系统是整个太阳系里独一无二的,性能足够强劲,材料足够坚韧,即便处境如此危急,他竟奇迹般的扛住了前后双重的冲击。

    逃生舱在最前方,陈锋在中间,大爆炸的余波紧随其后。

    这三个“物事”一起沿着直线往更远处飙射而去。

    宇宙空间里,形成了这样独特的一幕。

    明亮灼目的爆炸云如水波般在宇宙中扩散,吞噬着沿途的一切,包括真空。

    但当这爆炸云弥散到陈锋正前方时,却又被巨盾顶住。

    爆炸云被从中撕裂开,淌流向两边,如同一刀断水,中流分劈。

    时间仿佛静止。

    但变化从未停止。

    约莫五六分钟过去,陈锋的巨盾形态承受的正面压力终于迅速变小,直至完全消失。

    他扛住大爆炸了。

    他赶紧脱离逃生舱的引擎喷射口。

    此时晨风系统巨盾形态的正面大盾受创极深,看着光泽依旧,但其实比之前已经薄了不少。

    他背后的护甲也没落得多好,满布斑驳,有些位置似乎稍微用手指一碰,都会破开个洞口。

    奇妙的是,即便装备受损,他也依然可以切换形态,只不过变形后的太空战机体型看着小了不少,幸好动力依然强劲。

    他切换形态,动力全开,重新挂上逃生舱,走!

    两个飞行载具再度合二为一,几乎垂直于黄道面,沿直线向宇宙深空逃去。

    到得此时,他才有空和舱内的人们交流。

    “引力波场探测仪有什么发现吗?”

    陈锋问道。

    里面响起欧青岚冷静的回答:“没有,刚才爆炸发生时外部能量变化过于剧烈,现在这种波动依然并未完全停歇,探测仪精度太高,过于灵敏,我们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

    非常奇妙,原本较为感性,情绪波动起伏很大的欧青岚,竟迅速的镇定了下来,并且还能集中注意力主持完成工作。

    陈锋深吸口气,“我懂了。不过我肉眼观测到了一些结果。下面我说说我的分析,你们记牢了。”

    舱内众人齐声迎合,“好!”

    “爆炸源自战舰外部,这应该是一种如同水底诡雷的攻击方式。威力很大,可以轻易撕裂战舰复合能量场盾,并将战舰完全吞噬。”

    “其数量有限,只攻击冲锋战斗舰以上级别吨位的作战单位。现在蜂群战机和晨风战士的编制并未严重受损。大约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晨风战士受到爆炸余波的冲击而阵亡。”

    “在攻击战舰时,这种炸弹的引爆点,几乎都是战舰动力舱附近。入侵者并未漫无目的的埋设炸弹,而是精准的点对点投放。”

    里面的唐天心率先提出质疑,“可敌舰还在我们面前,为什么地球附近会率先受到攻击?然后再向我们的位置蔓延,这个顺序不对啊。”

    “别急,你可能还没想通他们布设炸弹的方式。”接下来,陈锋将自己的分析娓娓道来。

    比起过去,这次陈锋还是带来了一些质变的。

    结果看似一致,都是被瞬间炸没了,但入侵者更换了攻击方式。

    对方的炸弹并非提前预置在指挥官身边的潜伏炸弹,而是临时投放的“隐形炸弹”。

    这看似是个无意义的发现。

    毕竟对方布设炸弹的方式极度隐蔽,覆盖面积却大得完全不讲常理。

    其覆盖面能从地球附近扩散到天王星一区舰队的驻地。

    还不仅如此,在天王星轨道的另一面驻防的三三两两巡逻舰队,依然没能幸免。

    这间隔了整个天王星公转轨道的直径,超过五十亿公里!

    在对方掌握了这种等级的科技水平之下,当前的人类的确不可能逃离与躲避。

    哪怕陈锋再下一次尝试,不解决这个问题,结果依然还得是毫无希望的瞬间灭亡。

    但是,陈锋仔细回忆上次面对入侵者战舰的过程,发现了一些异常。

    爆炸发生的时间线有明显差别,入侵者战舰的动态也有区别。

    上次战舰降临之后,几乎毫无停滞便向前一路摧枯拉朽的推进。

    他本人顶在最前方,早早就牺牲了,不过后面的发展想来也就那样。

    但这次入侵者出现后,却在原地至少停滞了超过十分钟,接下来才发生连环爆炸。

    这区别看似很小。

    如果陈锋和其他人类战士一样,第一次面对敌人,自然什么都分析不出来。

    但他不是。

    陈锋仔细的对比前后差异,脑海中诸多情报逐一闪现,他透过这蹊跷的时间差,发现了一些真相。

    原本的潜伏炸弹,被替换为了隐形炸弹。

    那么,这就意味着,在这几分钟之内入侵者完成了隐形炸弹的全部布设工作。

    并且这种埋设炸弹的方式,会受到战舰的防护层以及金属表层的干扰。

    所以为了保证炸弹定位精准,且又相信其威力,入侵者将炸弹放到了战舰外部,靠近动力舱的位置。

    还有另一个疑点,入侵者的球型战舰的位置,在天王星轨道之外不远的地方,距离地球极其遥远。

    阳光从太阳到地球需要八分钟,到天王星需要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左右,那么以光速飞行,从天王星到地球的距离,至少需要一个小时。

    但不足十分钟的时间过去后,地球附近的武装太空站与战舰却先行爆炸了。

    对此只有一个解释。

    隐形炸弹,也就是涉粒子炸弹并非入侵者战舰制造出来后再向外释放,而是通过某种技术手段,直接跨越遥远的距离,在打击目标的附近就地制造,并引爆。

    这种跨越距离凝聚能量的方式,陈锋在另一个事物上也看到过,是戴森膜上同样跨越距离的光电效应。

    所以陈锋认为入侵者布设炸弹的方式,是通过量子层面的干扰来实施,包括引爆炸弹的方式,同样如此。

    这件事情,打从一开始就是如此。

    只不过过去入侵者需要通过太阳系屏障来间接的实施干扰,布设炸弹。

    那种布设炸弹的方式是间接的,实施起来的难度更大,或许更容易受到干扰,所以往往会在指挥官本人脱离战舰,站在完全暴露的环境下后,才逐渐受到影响。

    最终,炸弹依托这些指挥官的小爱好承载物而生。

    那种改变人心的心理渗透特殊频率微波,促使人脑产生量子风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