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我在花坛等你们(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边的讲座还在继续。

    在那个被拿来作为直觉学派根据地的不大不小的庄园中,陈锋的身体已经离开,但他的精神却在此长存,鼓舞与激励着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用他们被世人不解,又或是嘲笑的方式,做着只属于自己的一分努力。

    其实,在被嘲笑为废人时,每一个直觉学派中的人并非真的毫无情绪波动。

    但他们选择了这条路。

    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们不打算回头。

    他们期待着在场中的随便哪一个人,能在决战日前拿出份有用的成果。

    哪怕是一份也好。

    起码这能说明其他数千人的努力并非真的毫无意义,只不过是很遗憾的没能成功而已。

    他们的遗憾不只一份。

    今天好不容易请来了大家的精神领袖。

    但这位精神领袖却并未如大家所期望的那样,分享他驾驭直觉的方法,更没说点任何鼓励人心的话。

    他是天才,但又比在场中任何一个直觉学派的其他人更特立独行。

    他的步伐是如此的飘忽,让本就已够飘忽的直觉学者们也望尘莫及。

    直觉学者们不理解陈锋为什么会选择将研究方向调整向历史,正如别人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会放弃正经的理论与实践研究,转而追求那虚无缥缈远胜手中砂砾的直觉。

    他们没能得到精神领袖的认可,也正如他们不认可陈锋的考古项目。

    大家不欢而散,甚是遗憾。

    但在场中的人,没有一个动摇。

    直觉学者们也没在心中怪罪陈锋。

    或许那才是正确的答案。

    真正的直觉,或许正是无法用语言去概括,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的飘忽不定的灵感。

    恰如二十世纪测不准的电子,以及打开箱子之前的薛定谔的猫。

    时间,依然在滴答滴答的走。

    学派执事们齐聚在马蒂尔德博士旁边的另一张桌子上。

    大家并未交谈。

    有的人低头看书,有的人则闭上了眼睛,在心中推演着自己的项目。

    有些人偶尔会涌起一缕拿起草稿纸,又或者回到实验室进行验证的冲动,但过往的无数次失败尝试,让他们克制着这种无谓的念头。

    在得到最终的答案前,如果动了纸笔,又或是进行了实际的验证,那么就不再是直觉,又回到了过去的研究的桎梏里,等待自己的必然是再一次失败的痛楚。

    在这样悲凉又带着宁静的气氛中,陈锋再度回到了会场。

    有人看到他,脸上逐渐绽放笑容,想与他打招呼。

    陈锋微微抬手,下压,示意旁人不要声张。

    他默默的压低从董老头那里“借”来的帽子帽檐,背负双手,重新走进会场。

    但他并未去到正中,而是闲庭信步般在庄园的边缘徘徊踱步。

    每个人都很认真,很努力。

    一些满头乌丝的人,额顶上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根又一根的冒出白发。

    那些冥想又或是沉醉于讨论的人,脑力运转的强度可见一斑。

    陈锋觉得这些人有点滑稽。

    但某种层面上,他们依然很伟大。

    这样忘我、不顾世俗眼光、且专注的付出,哪怕注定失败,依然是英雄。

    单从这一点看,包括陈锋在内,其实没人有资格嘲笑他们。

    就连口口声声骂直觉学派是废物的董山,想的也是如何把这些人用哄骗的方式导引回正轨。

    “各位,我有些话想说。”

    陈锋绕场一圈,又回到执事们坐着的桌椅前。

    众人先是有些茫然的抬头,目光里既有不解,又有忐忑。

    毕竟不久前陈锋还想把人弄去陪他搞历史,大家心里挺没底。

    “陈院长,您说。”先前那位负责接待他的执事站了起来。

    陈锋环顾一圈,说道:“我来告诉你们,为什么我不肯鼓励你们吧。”

    “为什么?”

    “你们的直觉推演不可能成功。”陈锋掷地有声,“我理解你们的决心,但这毫无意义。”

    “啊?”

    面对既迷惘又愤懑的众人,陈锋笑了笑,“你们都理解错了一点。我所用的直觉推演,从来不是我一个人的智慧。像你们这样冥想,不可能的,理论依据无法支撑。你们都是搞研究的,应该懂的。”

    “可陈院长你还是成功了啊。”

    “对啊,那你告诉我们该怎么做呢?”

    陈锋笑了笑,“我的基因唤醒度是34.37%,你们是多少?在座的人,除我之外谁最高?多少?”

    那名执事马上看向马蒂尔德,“马蒂尔德博士最高,32.61%。我们平均大约在32%左右。”

    陈锋耸了耸肩,“这就是你们永远也及不上我的地方了。在你们达到我这个级别的基因唤醒度之前,你们永远无法明白人类真正的潜力!我之所以能用直觉推演,是因为我的大脑里有上万个多重人格!我的大脑可以容纳这么多人格!”

    “只要我想,甚至随时可以再给自己创造一个新的人格来。上万个我,一起针对同一个项目,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去推演,最终,再由我的主人格来将所有次级人格推演出来的东西汇总归一,才行成了我的答案与准确推论。我就是这样证明了涉粒子的存在。”

    这一整套蛇精病的说辞,都是董山老奸贼教他的。

    陈锋自己简直觉得丧心病狂,疯子才会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