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史上最伟大的民间科学家(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唐天心的办公室里。

    陈锋站在立体投影前,唐欧二人端坐在沙发上,真像是认真听讲的好学生。

    唐天心饶有兴致,欧青岚则目露凶光。

    很显然,她并不认为陈锋能有什么高见。

    陈锋先是挥了挥手,立体投影里调取出欧青岚的研究报告。

    跳过一大堆看不懂的计算公式,陈锋直奔主题——最终结论。

    他指着这行字说道:“欧青岚研究员,关于你这份报告,我给你一个很明确的答复。你的结论正确,的确存在着一种方法。”

    “废话!要你说?不然我会花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在这个项目里?”欧青岚没好气道。

    陈锋再是一笑,“你别不耐烦。因为我还会告诉你另一件事,你可以把第一个推论去掉了。起码现阶段,不需要,也不存在什么能量灌注的方法。以我们人类掌握的能量,哪怕把戴森膜中得到的电力整个灌注进来,也无法制备出可以用作战争的反物质炸弹。”

    欧青岚白他一眼,“拿出你的论据,你的论证过程。真正的科学很严谨,民科才会直接给结论。”

    陈锋:“……”

    这就很僵。

    他压根看不懂欧青岚的计算公式,能给个鬼的论证过程。

    他看向旁边的唐天心,“麻烦唐助教帮帮忙,堵住这刺儿头学生的嘴,别让她打断我了。不然我没办法讲课了。”

    唐天心还真听他的去捂欧青岚的嘴。

    欧青岚见自家闺蜜整个一叛徒,可算消停下来。

    “能量灌注没用,那办法是什么呢?正是你所说的第二个可能!一种酶,一种催化介质。我告诉你这种介质是什么……”

    欧青岚又想打断。

    大约还是想说他凭什么,论据在哪里,介质在催动正物质向反物质转化时具体的能量传递与质能转化过程究竟是什么。

    幸好唐天心及时制服了她。

    “介质正是一种粒子!其质量等级比胶子,也就是标准玻色子还要低。低多少呢?”陈锋自问自答,“大约低两三个质量等级吧。”

    欧青岚忍不了了,蹭的跳将起来,“你在跟我开玩笑!你在逗我?你在讲个鬼!不可能!我们已经研究遍了所有前子与超弦的理论。我们也推断出了再低一层的粒子,但依然不存在有任何一种基本粒子可以在不消耗能量的情况下,催动正反物质的转化。”

    陈锋眯缝起眼睛,什么前子,什么超弦,他在小学教材里学过基本概念,但他不想去琢磨,更不想去解释任何道理,反正也解释不了。

    他只想跳过解题过程,直接给答案。

    “可如果我告诉你,有一种方法可以制造出来这种粒子呢?我甚至给它起了个名字,涉粒子。”

    这次轮到唐天心插话了,“舍利子?”

    “是涉!粒!子!唐助教,请尊重课堂!”

    “好的好的,你继续。”

    旁边的欧青岚,已然随时处在大爆炸的边缘,她感觉陈锋正在蹂躏自己的科学素养。

    打死她都没想到,辛辛苦苦备课,竟教出来个民科学生,简直人生污点。

    “说,你倒是说清楚,怎么来做你这个涉粒子。你要不说出点门道来,我今天绝对饶不了你。”

    陈锋不慌不忙,反问道:“请问,你认为在三十一世纪的今天,在我们的太阳系内,最复杂与最剧烈的量子变化发生在什么地方?”

    欧青岚:“在我的脑海里,是我想掐死你的思维,但等会儿就会变成你的皮。”

    陈锋点头,“是的,小学五年级生物下册中明确指出。人的大脑思维其实就是一场持续发生的量子风暴,虽然能级极低,但其复杂程度却堪比整个银河系。我的理论就是,采用行之有效的办法,去引导我们的大脑产生的量子风暴,将其汇聚于一点,可以制造出我所说的这个涉粒子。”

    “扯淡吧你!”欧青岚彻底挣脱唐天心的控制,“你读了那么多书,读成个什么了?我跟你讲科学,你跟我讲玄幻呢?你这就是一千年前的唯心主义,封建迷信!”

    陈锋不闪不避的看着她,“你再琢磨琢磨,我所说的东西,在理论上是不是有可能?”

    “无法被证明的可能,就是迷信!”

    陈锋指了指天空,“那你可以写出笼罩在我们头顶的太阳系屏障的能量运转公式吗?你可以证明它为什么这么稳定,这么强大吗?”

    欧青岚沉默了。

    “你不能,因为它完全超出了人类的认知。但它就是在那里,压在我们所有人的头上。你不理解它,但它客观存在。它的存在是迷信吗?”

    陈锋继续追击,“你可以解释s菌的进化原理吗?我们已经征服了s菌,但我们征服的依然只是它的表象。我们依然无法明白,s菌的进化过程为什么会违背我们所知的宇宙规律!那么,在我们的历史中,s菌的存在是幻觉吗?我们体内的抗体,我前几天生的病,是幻觉吗?”

    欧青岚堂堂科学院的项目组长就这样硬生生给他问得哑口结舌了。

    “好,那就当你说的没问题。你告诉我,如何制造你的涉粒子。”

    陈锋潇洒一笑,“不难,这真的不难。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回到另一件我们无法解释,但也客观存在的事情上。《晨风》这首歌!以及它的阴面!我将其命名为《世外之歌》!”

    接下来,陈锋简单的讲了方法。

    先反推《晨风》这首歌的韵律和结构,推导出人类迄今为止并未听到过一次,但却客观存在的《世外之歌》。

    然后,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对少数具备自我牺牲精神的人高频播放这首歌。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