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自我燃烧(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2523年春,更惨烈的战争再次打响,人类在依靠烈焰与巨盾构筑起的新的不可逾越的“高墙”后,终于不再有更多人被感染。

    牺牲者已经成为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血染刻痕。

    幸存者依然要继承死者的遗志,背负着延续种族对抗灾劫的责任蹒跚前行。

    总之,人类彻底稳住了阵脚,然后开始反攻。

    新的消毒药剂被研发出来了。

    新材料的隔离服被研发出来了。

    核聚变能源模块变得更小,更便携,可以被装载在单兵摩托上。

    人们又一点点的往前推进,将细菌占据的隔离区版图慢慢推向遥远的海岸线。

    被感染病毒,然后勉强治愈的痊愈者给自己装上了半机械化的身躯,加入到了建设队伍中。

    人类的防线开始以每天数公里、十公里甚至几十公里的速度往前推进。

    虽然依旧有人总会在无声无息间倒在前进的路上,但后来者必然会接过他留下的装备,同时继承他的意志。

    代表隔离区的鲜红区域,在地图上一寸一寸的变少。

    属于人类的绿色安全区,开始一点一点的增加。

    三年过去。

    2525年冬。

    亚欧大陆、美洲大陆、非洲大陆相继宣告“解放”。

    只剩下澳洲了。

    在灾难发生之初,相对地广人稀的澳洲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

    那里对人类而言已经变成了一片死寂的领地,彻底成为动植物的天堂。

    短暂的喘息后,2526年春,人类在经历短暂的休养生息后,派出了第一支十万人的先遣队,组成了庞大的飞行舰队,向s菌发起最后的猛攻。

    大决战一触即发。

    数十亿人或站或坐,或手牵着手,又或肩并着肩的站在投影器前、电视前,又或者一同低头看着手机。

    画面中是先遣队缓慢着陆时的场景。

    先是工程舰进行烈焰喷射,清除与驱赶下方地面之下藏匿的老鼠。

    无论是老鼠又或是其他动物,在上千度的高热灼烤下仓皇逃窜。

    这般灼烤持续了超过三小时,所有地面动物全部逃离。

    当然,以机敏而著称的老鼠更是一只不剩。

    紧接着,工程舰伸出悬臂,开始通过外部操作,构建高热隔离带与磁动力场盾。

    一天过去了,先遣队在一片死地的澳洲大陆上,建立了第一个重新属于人类的根据地。

    医疗舰接过了工程舰的阵地,开始向空中喷洒半个月前才刚刚研制成功的高效杀菌消毒喷雾。

    超级细菌一直在进化,过去曾屡试不爽的很多消毒手段渐渐失去了效果。

    它的耐药性越来越好,蛋白质表壳愈加稳定,愈加难以被破坏,进入人体后变得更隐蔽。

    s菌的体积并未发生太大变化,但其dna结构却正变得越来越复杂。

    不过人类也并未原地踏步,同样在往前走。

    新的喷雾效果很好,十分钟后,舰载探头支出医疗舰,开始收集外部环境里的空气。

    又二十余分钟过去,培养皿中未检测到s菌残余,代表这片区域的s菌浓度下降到了0。

    清理工作大获成功。

    再在地皮表面撒上一层会释放令所有哺乳动物深恶痛绝的“恶臭”的有机物粉末。

    又等半天,通过高解析度地热成像确定这片区域内再无一只恒温的哺乳动物。

    稳了。

    自此,世界地图上的澳洲大陆边缘,出现了一个代表安全区的绿色区域,总占地面积近一平方公里。

    人类在s菌最后的大本营——澳洲上建立了吹响反攻号角的桥头堡。

    工程舰再次行动,打开物资仓口,开始往地面堆放材料。

    这些材料将会被人驾驶着工程机械逐渐使用,可以在地面构建第二层的安全罩。

    接下来,人们便会在安全罩内开始修建各种各样的功能建筑,将这里变成一个兼具研究、居住、治疗、生产等等多种功能的根据地。

    没穿隔离服的工程人员踩着悬梯走下地面。

    所有哺乳类都已被驱走,在磁动场盾的遮挡下,外部动物短时间内无法靠近,这片地区已经不可能有s菌了。

    张扬的青年得意一笑,“如果s菌也有脑子,被它看到我们这样大摇大摆的站在它的大本营里,得气炸了它的肺吧?”

    “闭上你的臭嘴,胡说八道些什么不吉利的事情?干活!”

    老练的中年人严厉的斥责他。

    青年吐吐舌头,一副惹不起的表情。

    虽然气氛依旧紧张,但所有事情都在有条不紊的推进着。

    没人指望能一蹴而就,每个人都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心理准备。

    人类坚信最终的胜利一定属于自己。

    一切进展看起来都十分顺利。

    又二十余分钟过去,安宁被乍然打破。

    医疗舰、工程舰、人员运输舰内的警报极其突兀的同时响起。

    所有没穿隔离服的人面色惨白,相顾无言。

    “为什么?”

    “这怎么可能!”

    每个人都不理解这究竟是为什么。

    明明都已经做到天衣无缝,可为什么却还是这样。

    只一瞬间,无论是还呆在舰队内,又或是已经落地的先遣队员们全部陷入了相同的绝望。

    哪怕是少数身穿密闭隔离服的人,心中也并不轻松。

    这种绝望惶恐的情绪甚至能透过直播视频,完整的传达给地球上的每一个人。

    但众人的慌乱只持续了十分钟。

    先前那名斥责年轻人的中年突然大声说道。

    “大家还记得626宣言吗?”

    “记得!”众人齐声应诺。

    “所以,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我们是先遣队!先遣队员怕死吗?我问你们怕死吗?”

    “不怕!”

    中年人再度点头,“是的,我们不怕死。在出发前,我们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死亡只不过尘归尘,土归土!但我们会为后来者铺平道路!工作!一定要查明原因!死战不退!”

    “死战不退!”

    一天之后,得出结论。

    将s菌重新带出地面,害了所有人的,是一条蛇。

    脊索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爬行纲双孔亚纲蛇目。

    澳洲的s菌又一次进化了,从鼠类身上又跳到了蛇的身上。

    人们心中开始涌起不妙的预感。

    已经被感染的敢死队员们再次扩大搜寻范围,踏上未知的征程。

    又三天过去,最终结论出炉。

    澳洲这边的s菌已经进化到下一个阶段。

    它的感染范围跳出了老鼠的限制,可以感染所有的脊椎动物!

    这太狠,真的太狠了。

    其进化速度简直快到令人发指。

    没人知道s菌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或许有一天,它连同为微生物的其他物种也不放过呢?

    那普天之大,人类还有容身之地吗?

    那般场景,光是想想,就足以让剩下的八十亿人头皮发麻。

    人类又一次立刻行动起来,全力开动,试图阻断所有河流的入海口。

    糟糕的消息接二连三。

    没过多久,一只蜗牛也被发现成为了感染体。

    s菌的领地又一次扩大了。

    人类几乎陷入完全的绝望。

    一只吊在心口的那口气,差点就散了。

    不过事情在半年后出现了转机,当澳洲上的一切动物都被感染整整半年后,人们发现s菌的进化停滞了。

    它陷入了瓶颈。

    似乎,跳出动物的桎梏对s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大海,成了守护人类生命的脆弱屏障。

    虽然依旧有感染动物通过海岸线将s菌带上其他大陆,但人类竭尽全力构筑出来的防线依然能勉强阻挡。

    只不过,这三年又死亡了近二十亿的人口。

    有人提出,是时候炸毁澳洲大陆了。

    彻底摧毁那里,至少能消灭大部分s菌。

    就在这时候,一位名叫赖闻明的科学家站了出来,他否定了炸沉澳洲大陆的提议,提出了另一个伟大的猜想。

    s菌的进化能力强悍得完全违背了科学常理。

    但宇宙的规则终究是公平的,想获得超纲的能力,就一定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正常的微生物变异进化,无论再缓慢,但只要生物总量大到一定的程度,进化的过程都应该是永恒稳定的贯穿始终。

    进化过程的本身,不应该有泾渭分明的瓶颈。

    那该是一条相对平滑的线,而且这条代表进化的线,如果在时间无限的前提条件下,应该永无止境,没有边界。

    进化,应该是一种永不停歇的过程。

    但s菌却截然不同。

    其进化虽然快,但每次似乎都是很刻意为之的,在一个物种纲目科层面内跨界线突破。

    根据取样情况判断,s菌从未在同一时间同时跨越两个同等级的纲目科,都是先完成一个,再迅速的扑向另一个,如同跳台阶般,一个瓶颈一个瓶颈的跨越。

    它的进化像蛙跳,一顿,一顿,稳定且狂暴。

    所以,s菌获得超强进化能力的代价,便正是它进化时必须面对的瓶颈。

    除此之外,每个人都知道,所有可以攻击人类,且能快速变异的微生物正常的进化方向,不应该是只盲目的要杀死人类。

    人类与病毒和细菌本来就应该是相互影响,相互共存。

    细菌的进化必然遵循的规律,是要往更利于其本身存在的方向发展。

    生物的本能应该是自我存续。

    它正常的进化方向,是不断的提高生存能力,传播能力,但其对人类这种宿主载体的致死性,是必然持续下降的。

    它最终应该变成和我们肠道中的益生菌一样的命运共同体。

    可s菌完全没有这个迹象。

    这是完全违背常理的,极其广泛的传播性与致死性双重增强。

    这简直违背了宇宙的规则!

    所以,我认为,它应该,也必须有缺陷,这个缺陷就是它必然存在一个无法跨越的瓶颈,也就是进化的终点!

    其他生命没有终点,它有!

    当s菌的能力达到某个极限之后,便会彻底停止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