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我闯了(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一,改变了钟蕾的命运,逼迫她进一步压榨潜力,创造出《浴火》这首跨越时代的歌曲,成为一代人的精神支柱,助力人类完成一次科技进阶。

    第二,改变了欧俊朗的命运,让欧禾集团得以创造出更多跨越时代的科技成果,成为科技进阶的核心基础。

    第三,更先进的材料学和基础科学,以及特别的研究员欧青岚利用个人业余时间完成的探测仪,定位了爆炸的源头并非来自外部攻击,而是来自战舰的内部。

    第四,亲自投入到了战争中的第一线,练就一身精湛的青龙甲操作能力,并将全人类的单兵甲操作水平往上提了一个档次。虽然在结局中看似没什么卵用,但如果不是日复一日的训练,与不计代价的自我压榨,陈锋也不可能在最后时刻,将青龙甲-改的动能发挥到极致,他也不能在最后关头回到天心号上,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到那棋子的爆炸。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虽然还是不明白敌人是怎样把炸弹藏入棋子,炸弹的原理又是什么,只那么大一点,查不出任何能量波动,但却能在引爆的瞬间摧枯拉朽般毁灭整艘庞大的战舰。

    这必然属于他尚且无法理解,人类完全没有掌握的技术领域。

    但这似乎又能反过来说明一个问题,敌人并非无懈可击,也并非幻想中的那么无敌与恐怖!

    否则敌人根本没必要使用阴谋!

    阴谋反而暴露了虚弱。

    敌人有破绽,并非绝对的不可战胜。

    很多事情是假象,上面盖了重重迷雾。

    拥有足以笼罩太阳系的光幕,那么其科技水平应该高到地球人无法理解的程度。

    按照卡尔达舍夫分级,至少也该是介乎于2型文明--行星系文明与3型文明--恒星系文明之间。

    的确不可战胜,无法仰视,完全该以更单刀直入与摧枯拉朽的姿态,像个灭霸打响指那样灭了人类。

    但对方在实际行动时,却又采用了极其保守的潜伏渗透与内部攻坚。

    这两个情况互相冲突,十分违和,显得很不合理。

    中间一定有人类尚且无法洞察的漏洞,等待着陈锋去探知。

    这是陈锋这次穿越千年找到的答案,也是只有以亲历者的身份站在前线战场,才能体会得到的答案。

    同一件事情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观感截然不同。

    当低保户看电视时,看着那满布太空的漫天烟花,是有种被灭霸打响指的错觉。

    但身为前线战士,亲眼看到棋子爆炸,想通其中细节与过程,他才能意识到为了这灭亡一指,外星文明其实做了完善的准备。

    这是他迄今为止所得出的,最重要的答案。

    虽然从结果上看,这答案对人类文明毫无意义,因为人类已经败亡。

    但对他个人却事关重大,极大程度的鼓舞了他的信心。

    上述五点,是陈锋对自己这次穿越千年的全面总结。

    这是他苏醒之前脑海中完成的第一步推演。

    第二步推演的重点,则正在唐天心的眼泪与她手中那颗棋子上。

    他开始去分析外星文明究竟用了怎样的阴谋,如何去实现。

    唐天心不是个软弱的人,绝不会因为对死亡的恐惧而流泪。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在最后时刻,她反应过来爆炸的源头正是她的棋子,她的精神层面瞬间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她思维深处被封冻的那部分属于情绪的区域重新活跃起来了。

    她认为她自己就是那个带来毁灭的叛徒,起码也是其中之一。

    她一直以来内心秉承的信念瞬间崩塌,陷入了强烈的悔恨与痛苦。

    她意识到自身状态长久以来的不对劲。

    一直在被渗透,在潜移默化中被篡改了思维,多出了下棋这个无谓的爱好,亲自把炸弹带上战舰,才会让人类在根本没看到敌人的情况下一败涂地。

    唐天心的自责是因为她当局者迷,又已经没时间进行反思与推敲。

    陈锋既是旁观者又是亲历者,并且事后还有审视与反思的机会。

    他能透过时空循环这个无解的金手指,从过去看未来的看到了一丝真正敌人的轨迹。

    既然除了唐天心之外的所有舰长都被强行萌发出了个不合常理但又在情理之中的个人爱好,说明这种渗透是长期的、全方位无死角的。

    渗透的受害者不只唐天心一人。

    陈锋不只看过当代舰长的资料。

    闲暇无事时,他也曾利用自己全军大赛冠军的权限,用看小说故事的心态翻阅过不少前代舰长们的资料。

    最早甚至能追溯到五百年前,2500年左右,世界政府刚成立不久时的那批舰长们的。

    陈锋发现,从那时候开始,舰长们就已经开始萌发出一些奇怪的爱好了。

    渗透的程度也并非强行扭曲人格,没有从根本上动摇与替换舰长们的思维。

    人,还是那个人,但比起其应有的性子,稍微夹带了点私货。

    那么答案出来了。

    早在现在的五百年后,未来的五百年前,世界政府成立之初,人类就开始被渗透。

    但这种渗透或许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又或许因为距离以及等等诸多可能的缘故,只能针对少部分人,也就是舰长们,又或者一些更高层的领袖身上。

    并且,为了防止被发现,渗透的效果也不强烈,而是以非常隐蔽的姿态潜伏着,直到最后时刻才突然爆发。

    没人知道自己已经被渗透,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决策动机毫无问题。

    但事实就是,无形的敌人从一开始就把人类算计得干干净净。

    所以这五百年来的很多政策在陈锋看来都很奇怪,难以理解。

    克隆人与人工基因合成、压制与扼杀人类情感、对垮掉的低保户的纵容、封闭底层人类上升和学习的空间……

    表面看这些策略都是为了更高效的维持稳定与加快科技进步,的确也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但不能直达胜利的进步,永远是毫无意义的进步。

    所谓的提速成功,只不过是世界政府自以为是的结果,付出了整整一代人的生命作为代价,才换来一次科技革命。

    当文明的历史被划下句号之后,也再没人知道,真正的提速应该是什么样。

    陈锋现在有不同的看法。

    扼杀掉人类的情感,将所有人都变成机器与零件,极端的精细化分工,只留下一个延续文明为唯一动机的社会意识形态,其实并不完美。

    天马行空的思维与创造的灵感,往往不来自专精,而来自博采众家的渊博。

    军事体系为主体的社会制度框架下,人类的创造力被扼杀了。

    看似过高的生产力带来的所谓高福利制度社会,满足的只是生存的基本需要,但远远无法满足解决危机冲出太阳系的需要。

    生产力只是相对过剩,并非绝对过剩。

    可以为了防止暴恐而隐藏末日的真相,但不能对百姓隐藏科学,扼杀创造能力与上升空间。

    如果所有人都能联动起来,或许都不用发生玄武院前身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