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无形中的卑劣敌人(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唐天心面上挂着恬淡的笑容,微微低头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腹部。

    陈锋想了很久,说道:“恭喜你。”

    “多谢。”唐天心轻轻拍了拍棋盘,“现在我们没有交配的必要了,所以直接来陪我下一场棋吧。”

    陈锋坐了下来。

    棋走到半路,他所执的黑子已经完全溃败,毫无胜算。

    这一幕在近半年来无数次上演。

    他每次都输,输的过程永远不同,但结果却恒定。

    过去陈锋觉得这样的失败让他感到索然无味,勉强坚持只不过为了有趣的棋前运动。

    但唐天心却乐此不疲,仿佛永远都不会腻。

    “我说,你一直这样赢我,还不如和ai下吧?那好歹有点挑战性,和我这臭棋篓子对弈,你完全就没有参与感吧?”

    陈锋随手把棋子往桌面一扔,举起双手认输。

    唐天心笑了笑,指着棋盘说道:“和ai下是一直输,和你下是一直赢,都永远是一样的结果,当然和你下更有趣一些。”

    陈锋问:“有趣?你是说赢这件事情,会让你感到愉悦?”

    唐天心点头,“赢当然比输更好。并且与人下棋,可以感受比ai更多的多样性,即使最完美的人工智能也无法完美的模拟人类思维的不确定性,就像你第四子的这种失误,ai永远模拟不出来。”

    她手指一点,背后光幕上开始回放。

    陈锋抬头看看,“或者就算ai这样下了,等到中盘时,你也会发现这不是个失误,而是个陷阱?”

    “对。”

    “那么,我有一个问题。”陈锋身子稍微往前匍匐一点,用略带压迫感的语气问道:“既然你能感知到输和赢时情绪上的变化,那么你应该是有感情的。那你对我们俩人这大半年里的经历,究竟如何看待?”

    唐天心迅速回答:“我所学的逻辑告诉我,在什么情况下应该愉悦,什么样的感情是必要的,什么样的感情意义不大。”

    陈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点头离开。

    “好的,我都知道了。”

    包括唐天心、欧青岚,甚至陈锋迄今为止认识的所有人,都一样。

    每个人都给自己心中选了个万变不离其宗的基调,然后在这基调的基础上建立属于自身的逻辑框架,并让这逻辑框架凌驾于自身情感本能之上。

    这既是当前危机之下需求的必然,同样又是人类自我进化选择的结果。

    陈锋回到青龙甲操作员聚集的战备舱中。

    庞德与众多队员正列阵等待着他。

    按照规章制度的要求,他这个上尉级队长应该做一场简短的战前动员。

    这着实不是陈锋所擅长的事情,他从来就只会身体力行的做表率,不会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

    再加上他个人的悲观主义,他更不认为自己的话能起到什么正面的动员作用。

    他只是背负着双手,来回蹒跚,沉默了整整十分钟,当气氛肃穆到一定的程度,他才说道:“各位,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消耗了大量的社会资源,也对可能出现的敌人准备了无数种预案。当敌人出现,我们的中央智脑将会在零点一秒内选择出最优的整体应对方案。我们的舰长将会在五秒内完成所有的指令与布局,而我们,作为一名青龙甲战士。我们应该做的,是在一秒钟之内就搞清楚,自己应该在这场战争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毫不犹豫的去执行我们的任务!我的话说完了,稍息!”

    宣布队列解散,陈锋回到自己的房间。

    至于其他青龙甲战士,则各自去配合操作助理最后检查,确保自身装备在完美的备战状态之下。

    陈锋的装备由欧青岚专人负责,经过半年的磨合,两人如今倒是配合得默契无间。

    “陈锋,你的装备没问题,随时待命了。”

    欧青岚敲开他的休息室房门,走进来说道。

    陈锋点头,“多谢。”

    看着欧青岚那已经无法恢复的满头银发,还有略带婴儿肥的圆脸,他想了想,问道:“欧博士,我听说你在闲暇时也研究过人类学。对吧?”

    “对,有什么事吗?”

    “你认为,现代人类选择的进化方向是否符合预期?主动剥离人类区别于普通动物的丰富情感,是否真的有助于面对未知的敌人?”

    欧青岚眉毛一挑,“你有困惑?”

    “当然。”

    “其实你这个问题没有答案。无论是专攻生物科技的盘古院又或者专攻人文科技的朱雀院,都没有确凿的答案。这个课题贯穿了整个人类的演变史,从远古到当代。每一次战争、瘟疫,每一次造成社会发生重大变革的过程,都是一次探索。”

    “我们无法在看到结果之前去判断做得对与错,只能根据最终的答案,去反推解题过程是否准确。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人类文明还存在,那么就证明了我们的路线没有错。”

    陈锋反问:“也可能只是因为过去面对的危机还不够大?”

    “或许吧。这个探索的试错代价很大,大到无法承受,但只能承受。”

    ……

    伴随一阵绚烂到了极致的大爆炸,陈锋的世界又重归于寂静。

    他静静的漂浮在一片黑暗的虚无中,等待灵魂归位,等待又一次的苏醒。

    在此之前,他的思维定格在唐天心瞪大双眼,无比诧异的盯着手中棋子的那一瞬间。

    陈锋算错了一件事情,全人类的所有指挥官同样算错了这件事。

    在完成战前动员之后,从3020年10月26日正午十二点开始,整个太空舰队与所有的地面部队都进入了高度戒备状态,随时等待灾难降临。

    陈锋则一直放松到了3020年10月27日上午八点,随后作为特战队员指挥官被派遣率队飞出战舰,被投放到远离战舰之外十公里的太空中。

    他们并没有被摆在阵线外围充当肉盾,而是穿插于整个左翼舰队诸多战舰的缝隙中央。

    青龙甲战士不是白白送死的敢死队,提前出动只不过是为了防止局势变化太快,发生接舷战时连出舱的机会都没有。

    公元3020年10月27日,上午九点四十三分。

    陈锋下令使用凝血血清,他是所有特战支队队长中最后一个下达该命令的人,但没人质疑他的拖延。

    他比所有人都更紧张。

    他不但将探测仪器的功率开到了最大,也将个人精神状态调整到最敏感。

    他可以发誓,无论敌人以何种姿态,从哪个方向接近,他都一定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但宇宙在这一刻依然静谧无声,星光依然灿烂。

    “前锋舰队报告,未发现敌情!”

    “左翼舰队……”

    “右翼舰队……”

    九点四十五分,各大舰队的通报通过量子网络的传递,陆续在他耳中响起。

    陈锋瞳仁漆黑,依旧凝望夜空。

    他的脑海深处泛起一丝侥幸。

    难道我已经成功的改变了未来,潜伏的敌人看到如今人类的科技进步,选择了放弃?又或者蛰伏?

    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