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玩坏未来(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了一遍《枯燥》,陈锋揉揉鼻子。

    看来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有才的人就是不一样,给阴悄悄的抢了一首歌,但反手又是一手同级的。

    不对,比起《乏味》在愤懑与苦大仇深后志存高远的反转,这首《枯燥》似乎又是另一种境界。

    低的时候,没那么低,但情绪上扬的时候,却分毫不差。

    《枯燥》要更阳光些,里面的情绪也要更润物细无声一些。

    如果说《乏味》是写给那些在现实生活中郁郁不得志的落寞一族。

    那《枯燥》便是写给那些看似平平无奇,实则了无生趣,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庸庸碌碌之人。

    《乏味》能在人绝望时将其唤醒,《枯燥》却能在一个人因为对现实的麻木而失去追求时,让其重燃斗志。

    两相比较之下,钟蕾这首真正从未写过的新歌《枯燥》的创作境界,竟是还要更高一层。

    只是可惜,作为这首歌的创作人,钟蕾却从未在公开场合唱过这首歌,更没有以她的声线出来的这首歌的录制版本。

    《枯燥》这首歌,只有卢薇的版本。

    钟蕾此人便是如此干脆,既然说是卖给了别人,甭管这首歌本身的品质如何,她还真就弃之如弊帚。

    只让世人在千百年后依然倍感遗憾,每每念及,总扼腕叹息。

    卢薇虽然也不错,但比起钟蕾来,依然略输一线。

    在艺术上,这所谓的略输一线,将会在千年的时光里,从一个小小的遗憾,被无限的放大,直到成为无法弥补千年之憾。

    世人只很不能让时光倒流,让她也来重新演绎一遍。

    陈锋当然不懂这么多,他知道这个,纯粹是因为《枯燥》这首歌的下面,竟有另一位诞生于二十八世纪的千年前百的乐坛巨擘留下了点评。

    这就很恐怖了。

    明明是被陈锋暗中打压了,但钟蕾反而变得更强,拿出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出道即是巅峰的代表作,并且还是贯穿一生的代表作!

    陈锋只想说,你这妞儿,明明只是脸好看,和你聊天扯淡总觉得你也就那样,可怎么你脑子里蹦出来的歌,就如此生猛!

    抛开重新诞生出来的这首《枯燥》不谈,另外还有一事让陈锋倍感难受。

    他发现《夜已深》还在,并且作词作曲人依然是钟蕾。

    并且《夜已深》这首歌发布的时间还在《枯燥》之前,仅次于《乏味》,只相差了不足两个月。

    这就意味着,在这条时间线的未来里,陈锋依然还是没能把《夜已深》卖出去,并且没过多久钟蕾就自己写出来了,以至于他手里捏着完整的谱子,都没法子拿出去卖。

    陈锋表示这简直了。

    你要不要这么丧病的,你现在不还是个雏鸟期嘛。

    我不就提前几年给你唱了《乏味》么,你怎的如此丧病,进化的如此之快。

    我有点跟不上你狂野的节奏!

    但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夜已深》的谱子,倒也不觉得意外。

    与用了整整十二种乐器的当伴奏的《乏味》不同,《夜已深》作为特别适合现场表演的摇滚,拢共也就四种乐器。

    电吉他、贝斯、架子鼓、电子琴。

    没了。

    这几种都是十分常见的乐器,应该刚好属于现在钟蕾已经精通了的范畴,所以她被《乏味》点燃创作热情之后,迅速的写出摇滚新歌《夜已深》倒在情理之中,只是没想到这边有个抄哥表示不满意。

    陈锋当即拿定主意,等这次回去之后,哪怕价格打折,打对折,打骨折,也要恬着脸去求郑柔和卢薇帮帮忙,尽快把《夜已深》卖出去,再把demo制作出来。

    我不能白学啊!

    哦不对,回去我就给她先唱一遍!

    虽然陈锋对自己的唱功很有自知之明,但那不重要,甭管现在钟蕾心中是否已经在酝酿,反正她现在没和自己唱过。

    自己这边先来个新歌骑脸,当场打她个措手不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