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抄死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想学音乐,又或者多收集一些其他素材,首先就得尽快脱离军队,成为一名光荣的低保户。

    别看这军事化训练很严厉,但这个时代实行的并非强制兵役,淘汰起人来,也是毫不含糊。

    陈锋之所以出现在军营里,只不过是之前体测和神经反应测试的数据尚可,证明他有成为一名优秀军人的潜力而已。

    但只要他性格和行为上表现得不合格,很快就会被打回原籍。

    上次他被淘汰是因为缺乏常识,这次他不会重蹈覆辙了,但他要故意装疯卖傻!

    两个月后,陈锋成功了。

    他背上行囊坐上穿梭机。

    陈锋坐在玻璃窗边,对外面送行的战友挥了挥手。

    嗡的一声,穿梭机轰然发动。

    月台上战友们的身影迅速远去。

    穿梭机拖着长长的湛蓝尾焰,离开了位于珠峰脚下的军营,直奔数千公里外的低保户聚居区。

    褪下军装换上常服的陈锋抹了把额头汗水,心头暗自感叹,可算是被淘汰了。

    上次进入梦境,他只在军营里坚持了一个月。

    当时他还有些遗憾,挺不想走,认为自己如果早点适应这个世界,或许不会在预备役训练中表现得那么不堪。

    但这次他明明是主动的希望自己被淘汰,可很多事情懂了就是懂了,他着实再犯不出那些常识性的错误。

    他这次反而比上次表现得好很多,甚至还难得的与数名新兵变成了朋友。

    上次被淘汰时,他是灰溜溜的孤身离开,这次却有好几个战友给他送行,并对他“惨遭”淘汰而倍感惋惜。

    他们哪知道,这对陈锋才是解脱。

    陈锋其实不想要这些人的友谊,只是他着实无法拒绝别人的善意。

    他又怎么忍心告诉大家,一年后你们所有人,包括我,都会死呢?

    在军营中的这两个月里,除了在日常新兵训练中摸鱼之外,他又利用军方的资料库查询了很多信息。

    与上次一样,他依然找不到任何详实的史料,只有些十分梗概的记录。

    陈锋对此浑不在意。

    他学会了新的心理建设技巧,只要别抱有任何多余的希望,那么永远都不会感到失望。

    花了三四天时间,陈锋在老家的低保户福利区安顿下来。

    他这“衣锦还乡”,没有任何人来迎接。

    他在这老家竟一个老熟人都没有。

    现实世界里,陈锋虽然亲情淡泊,但好歹还有对养父母,这一世似乎更惨,除了档案显示他原籍蜀州之外,一个亲人都没,整个人仿佛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陈锋知道自己只有一年好活,倒也没任何遗憾,反而落得清闲。

    宽敞明亮的福利房客厅里,陈锋打个响指。

    啪。

    他说道:“智能助手,从现在开始你的名字叫小薇。”

    “好的主人。”

    “小薇,给我调阅二十一世纪初著名歌手钟蕾的全部信息。”

    不足零点一秒过去,一道全息投影光幕在他眼前两米处浮现。

    钟蕾的详细信息表出现在他面前。

    基本资料、作品集、名言轶事等等资讯一应俱全。

    陈锋坐到沙发上,光幕自动调整,还是保持着一米的距离,并与地面呈四十五倾斜角。

    陈锋一边用目光和意念扫视资料,嘴里一边说道:“给我准备午餐,我要第七号川菜套餐,中辣。”

    比起上次,钟蕾的信息几乎没有变化,作品数量、作品名乃至于这些作品诞生的时间与背景都一模一样。

    一切,仿佛都并未改变。

    陈锋把目光聚焦到名言轶事这一栏上,微微凝神,展开这一栏的详细信息。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与钟蕾相关的诸多报道,从她刚出道时,直到她亡故数百年后别人所写的人物传记等等一应俱全。

    数据库与历史相关的资料很梗概,但与娱乐文化相关的东西倒保存得很完整。

    这些资讯,陈锋之前都看过。

    为了挖掘历史他是下过苦功夫的,既然正史不可查,他也曾指望过从这些边角料里找寻蛛丝马迹。

    只是很遗憾,他从这些文章里收集到的信息都很碎片化,不成体系,对他了解历史没有任何实质帮助。

    陈锋随手点开一篇访谈,这是钟蕾成名后第一次接受采访,发生在她二十六岁那年,也就是现实世界里的2024年。

    当时陈锋翻来覆去的琢磨了这篇访谈不下十遍。

    毕竟这是距离他生活的时代最近的文字记载。

    陈锋再一次从头到尾看下去。

    三分钟后,他愣住了。

    他再揉揉自己的眼睛,以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不对啊,以前记者给她提这个问题的时候,她不是这样回答的啊!我记错了吗?不可能吧!”

    陈锋直抓头发。

    访谈报道里这样写着。

    记者问:“现在您已经功成名就了,那么您有没有什么话想对那些有志于踏上音乐道路,但依然在黑暗中摸索的行业新人说的?”

    这是个很稀松平常的问题,几乎每一个成功者都会在不同的场合,被人用不同的表达方式问出类似的问题。

    标准的答案通常是这些成功人士对晚辈进行些虚情假意的勉励,谈谈理想的重量,谈谈坚持的意义。

    但陈锋清晰的记得,他上次看到这篇访谈时,钟蕾的回答只有两个字,十分简单粗暴。

    “没有。”

    这回答极具她的个人风格,冷漠到不近人情,瞬间冷场,逼得记者赶紧转移话题,说她果然和传闻中一样直来直往。

    ……

    但这次的访谈稿件是这样写的。

    钟蕾答道:“音乐比任何行业都更需要天赋。在选择这条路之前,最好弄明白自己到底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