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的梦竟是真的(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遥远的天边,朝阳懒懒散散的升起,刚刚冒出半个脑门。

    酡红的朝霞横跨天空。

    陈锋蜷缩着双腿,孤独的坐在窗前,目视朝霞,石化成一尊雕像。

    此时他的表情很微妙,惆怅迷惘震惊遗憾种种情绪交织成了一副抽象派的画作。

    他又回头打量自己的房间。

    干净、整洁。

    洗到发白的衬衫挂在铁丝上,饭桌上摆着三个大小不一的碗,一双筷子。

    以及油盐酱醋。

    布衣柜里挂着三两件劣质西装,t恤和秋冬休闲装。

    小桌子上摆着台破旧的笔记本电脑。

    这是个普通都市上班族的出租屋,贫穷、乏味、枯燥。

    陈锋揉揉额头,努力的想要清醒振作。

    突然从天堂堕回凡间,让他好难适应。

    他大约用了十分钟才接受现实,自己没有穿越,只是做了个梦。

    现在梦醒了,也回家了。

    这里,是自己的公寓,是自己在这个城市安身立命的临时的“家”。

    昨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陈锋做了一个梦。

    梦太真,真到他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以至于他在梦境里大约用了好几天的时间,才勉强接受了自己“穿越”了的处境。

    并且还是穿越到现实世界一千年之后的未来世界里,成为了一个名叫陈锋的世界军预备役列兵。

    是的,名字一模一样,就连长相也有七八分相似。

    但陈锋没能继承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所以刚穿过去时,他整个人都处在懵圈的状态,搞不清状况。

    在浑浑噩噩的这几天,预备兵陈锋表现极差,干什么都不行,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于是他很凄惨的被开除军籍,并打回原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低保户。

    所谓低保户,就是被认定为没有工作能力,没有任何创造价值可能的人。

    低保户不能享受高等教育,没资格从事任何工作,只能在福利制度的最低保障之下苟活。

    说是苟活,但其实待遇不错,吃得香,睡得好,还能独享两百平的大平层。

    陈锋简直难以置信。

    他生活的时代,房价高企,应届大学毕业生除非家境殷实,不然想在大城市里弄个立锥之地千难万难。

    可在这时代啥事都不用干,最低保障待遇就白送两百平大房子,想住多久住多久。

    这分明是天堂!

    政府配发的人工智能助手将他的照顾得无微不至,堪称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他只管玩!

    想看电影,全息立体海量片源看个够!

    想听歌,近场音响带给你音乐厅般身临其境的体验,横跨千年的无限曲库更是应有尽有。

    想玩游戏,脑波共振协同沉浸游戏,各种题材,从星战到历史,再到不可言说,要什么有什么。

    千年之后,科技水平长足进步,社会生产力大为过剩,养活近三分之一总人口数量的低保户,完全不成问题。

    在陈锋看来,这低保户所享受的生活、医疗等等各方面的服务完全配不上低保这两个字。

    那是皇帝般的日子!

    这样的低保皇帝,我要当一辈子。

    陈锋乐不思蜀了。

    反正能不能回去,也不是他说了算。

    如果没有任何意外,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在低保户的生活中幸福的过完一生。

    说不定还能在低保户里找个漂亮妞组成低保户一家,再生个小低保户出来。

    但转瞬间一年过去,当他在不断的玩乐中慢慢适应这个时代后……

    突然,那一天,天空被漆黑笼罩。

    全世界所有人都仰头望着天空,那里有一个庞大到无以复加的诡异物事。

    它静静的飘在高空,遮天蔽日。

    像金属,但又完全违背物理规律的漂浮着。

    紧接着,诡异物事的中心处隐约有一点微光闪烁,然后越来越亮,直到充斥满整个天地。

    陈锋在看到这束光的瞬间,强烈的刺痛感在脑海深处迸发,瞬间蔓延全身,海浪般将他吞没。

    剧痛袭来,他抱头蜷缩到地上。

    痛楚不断加深,灵魂仿佛都要出窍,心脏好似被人捏在掌心慢慢碾碎。

    他张开嘴想惨叫,但喉咙里却只能嗬嗬连声。

    他能感觉得到无数细密的血珠从自己全身各处皮肤渗透出来。

    他旁边相隔两三米的其他人,身上正发生着与他一模一样的事情。

    陈锋知道,自己这是要死了。

    毫无征兆的,十分诡异的,自己和全世界的人一起,都要死了。

    等他真的死过去,再睁开眼时,却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陈锋用了快半个小时才从那惨烈的剧痛中缓过来,并深深的为之庆幸。

    谢天谢地,那原来是个梦,而不是真穿越。

    陈锋从凳子上站起来,下意识打个响指。

    “小薇,给我拿衣服……”

    小薇是他在梦里给人工智能助手起的名字。

    可惜等了好久,没动静。

    他又苦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算了,梦就梦吧,醒就醒了。再好的梦也不如真活着。”

    看看墙上的挂钟,2019年10月27日,上午七点二十。

    “我真只是睡了一夜啊!”

    陈锋耸耸肩,认命了,抓紧时间洗漱,还得去上班。

    他洗把冷水脸,换上旧西装,把自己打扮得似模似样。

    他慌慌忙忙的推门而出,一袭白影扑面而来,恍如鬼魅。

    他差点迎面撞上个身材窈窕的女子。

    女子才刚刚推开公寓门进来。

    公寓廊道的空间很狭窄,她无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