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人与复眼的区别,在永恒寿命中腐烂(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哪怕是在古代兵法家看起来很蠢的计谋,也开始能在战争中取得奇效。

    早在很久以前,陈锋便已经认识到个体寿命短暂的人类文明的优势。

    个体生命的短暂让庞大的人类文明总会处在流动的状态,永远不会变成一潭死水。

    文明的流向虽然会被历史上的伟大人物刻上个人的印记,但江山代有人才出,再强烈的个人印记也依然会在时光中不断消磨。

    一些不好的,僵化的东西将会被岁月淘汰,能去芜存菁流传千年万年的,都是文明的宝贵财富。

    在有记载的数千年历史中,一代又一代惊才绝艳的古人留下的思想被后人所铭记。

    人类的财富一直在累积增加。

    这些名为思想的财富并非单纯的储藏于资料库里,而是会在基础知识教育中,潜移默化的深入人心,成为后人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的组成部分。

    如果文明中某一部分个体得到了永生,那么就等若消磨了文明的流动性,使其变得僵化,并最终腐烂。

    在这条时间线中,陈锋的个人印记极其强烈。

    但他的印记并不会掩盖其他伟大古人的思想,而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因为他陈锋的思想,本就同样建立在更多伟大先烈留下的痕迹之上。

    他只是一个继往开来的传承者,而不是独霸历史的独裁者。

    并且在这一千年来,史上留名的也不远只是他一人。

    别人会学习他,研究他,但每一代的不同个体从不同角度去学习与揣摩他,同样会将个人的认知添加进去。

    陈锋留下的救世组织几乎有往独裁方向转化的倾向,但最终事实证明,由庞大数量的个体组成的人类群体智慧,不可能被某一个人所完全掌控。

    包容且多变的流动性,是人类文明的基本属性之一,建立在死亡之上。

    死亡赐予人类的不仅在此。

    畏惧死亡是生物的天性。

    但如今的人类却能坦然面对死亡,并敢于用命冒险。

    支撑人类不畏死亡的勇气的内源驱动力是情感。

    从古至今,在无数次人类的内战中,便有无数可歌可泣的坦然面对死亡的英雄事迹。

    但除了情感之外,人类的个体敢不畏死亡的根本原因却在于人本来就会死,不死在战争中也会死在时间里。

    有限的生命赋予了人类个体无穷的冒险精神。

    冒险精神正是现在陈锋的最大优势。

    如他这样连续使用折跃高速穿梭星系,肯定有风险,并且风险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越来越高。

    刀锋螂与他拥有相似的能力,明明数量基数更庞大,但却完全发挥不出他这种快速大范围转移的效果。

    这暴露了复眼者的两条基本世界观。

    第一,如果某件事有可能会失败,那么迟早一定会失败。所以复眼者能承受的风险一定会有个上限。

    第二,持续生产刀锋螂克隆体一定会对复眼者的个体自身造成伤害,这个伤害的上限很可能是死亡。

    这两大因素限制了占尽上风的复眼者,导致其始终未能发挥出刀锋螂的绝对优势。

    能利用克隆得到永生的复眼者,已被对死亡的绝对恐惧所支配,并在永生中逐渐腐烂。

    但山穷水尽的人类就不一样了。

    赤脚的不怕穿鞋的。

    只要有那么万分之一的机会,人类就敢赌,庞德敢在2.37%的成功率上赌上自己的生命,陈锋现在也在赌,他的每一次折跃都是在掷骰子。

    陈锋最终赌赢了。

    从他出发开始算起,440秒后,陈锋抵达了关押林布的dx1819号棱舰上空。

    此时后方的棱舰阵列才刚刚脱离胶着的战场,已然救援不及。

    此时陈锋与dx1819号棱舰的直线距离刚好200万公里。

    棱舰头尾两端的两门炮已经开始充能,另外分别有二十只刀锋螂刚刚完成了第一次折跃,正往他这边奔袭而来,另外还有三十只守卫在棱舰四周。

    至于别的小型单位更是数不胜数,密密麻麻的铺散开来。

    在小型单位之上,还有厚厚一层暗能量黑雾。

    虽然得不到援助,但这艘短暂落单的棱舰依然称得上严阵以待。

    陈锋深吸口气,给了自己的折跃引擎0.5秒的休整时间,然后瞳孔猛缩。

    启动!

    他身影一闪,下一刹那直接出现在与棱舰后方外壳相聚不足0.1米的距离,他与背后震荡护盾的距离也不足0.1米。

    此时的他的战甲匍匐着,像是趴在棱舰上。

    折影战甲上共计三十六个介质引擎正稳定的缓缓喷吐着介质,以帮助他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