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挥泪斩马谡【4200字】(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果如陈锋所料,二人的交谈果然极不和谐。

    林布非要问个清楚明白,为什么陈锋会迟到百年。

    陈锋本可以解释一二,比如担心斩首战术,亦或是需要沉淀一下知识,暗中观察一下文明战争的动态,记忆更多信息之类的。

    但此时陈锋心头生厌,懒得与他多费唇舌,只道我做事只求问心无愧,不必向任何人解释。

    林布这就不服气了,作为是土生土长的三十一世纪人类,当他从旁人对陈锋的狂信崇拜中挣脱之后,再去揣摩陈锋一切行为的动机,又钻了牛角尖,自然看哪里都不对劲。

    林布怒道:“世人都把你当做神来崇拜,把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我曾经也是,但现在我不理解,人到底要冷血到什么地步,才能眼睁睁看着那么多对自己寄予厚望的人一个又一个的战死沙场而无动于衷。”

    陈锋气极反笑,“你又怎么知道我无动于衷了?我认可你在战场上取得的成绩,但并不代表你有资格道德绑架我。我本来就该是千年之前的死人,我没欠着这条时间线里每个人一根针线!再说句难听的,我真要图个轻松,真要懦弱。那我早早自杀掉回我的二十一世纪当个安乐翁岂不舒坦?我何必一世又一世的拼死拼活?去为了自己死后一千年的别人而奋斗?”

    “这次我当然也可以真一直躲到最后,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等没地儿躲了,我再抹了脖子干净,对不对?我何必在此时此刻奔赴影子星系,要与你们并肩作战?你知道我付出了什么吗?你真以为我很享受躲躲藏藏的日子?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是我一直以来的无私奉献让你产生错觉,认为我真就活该给三十一世纪的人做牛做马任劳任怨?”

    陈锋此言一出,林布的目光刹那闪烁。

    也不知是他心中的怨念动摇了,还是逞口舌之利输给陈锋而词穷了。

    林布话锋一转,“那行吧,就当你真那么伟大。你有没有胆子和我在量子网络中来一场赌上性命的模拟搏杀?我就不信你真有传说中的那么神话。就算你真有,你我二人披挂战甲的交手记录,也有相当的价值……”

    “你怕是个煞笔吧?”陈锋没让林布说完话,直接打断了他。

    现在的绝密通讯通道建立在小福的大脑中,一般般的沟通就算了,鬼知道高强度的模拟战得溢出多少数据。

    小福本来就够忙累的了,两人还在这里拼命,那小福能撑得住?

    还输了的抹脖子?

    除神经病一词,陈锋再找不到第二个词汇形容林布。

    林布:“你……”

    “你什么你,小屁孩,滚蛋去。”

    林布:“你刚说出真心话了对吧?我懂了。你其实根本就不在乎这条时间线里的我们。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败亡主义者。你永远都只想着下一次,就没指望带我们战胜敌人。不然你也不会躲那么久,是吧?肯定是这样吧?这对我们公平吗?你这就是自私,逃避责任,你只想在下一条时间线里等到更强的战友,好让你躺着享受胜利果实。对吧?你真就是个懦夫。”

    “繁星!小福!把这煞笔给我踢下线,以后别再让他联系我!”

    这一下,陈锋真是被气到够呛。

    直到他退出网络,脱下头盔后,还在生闷气。

    陈锋从来不怕死,更不怕失败。

    反正输了还能重来。

    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无所畏惧,任何事情都不可能动摇自己的坚定意志。

    现在他知道怕什么了。

    怕不被自己人理解,怕被自家人捅刀子。

    要以他曾经身为凡人时的性格,大约真就此气到撂挑子不干,爱咋咋的了。

    但陈锋想了想,还是觉得算了。

    自己亲手在千年前埋下救世会的种子,把先哲的烙印一层层巩固到了今天,又让后人们提前知晓了自己的存在,并在此等候。

    这条时间线里每个人的三观中,都有自己的烙印。

    可人心总会有两面性。

    有人往好的方向去,有人钻了牛角尖。

    有人翘首以盼,有人难以理解。

    这都合情合理。

    只是他没防住会是曾经与自己十分心有灵犀的林布在心态上反水而已。

    陈锋几乎想让繁星给其他帝国高层发信息,让人惩处林布了。

    但他动手之前又想了想,莫名其妙的回忆起多年前第四条时间线时,自己为了接受二次基因改造去了逃亡派的基地。

    自己在逃亡派里完成改造后,邀请林布别烂在逃亡派里,一同从军时这憨憨跟上来,特别豪爽的说“没有原因。我要做点不可理喻的事而已。”

    当时陈锋有那么一刹那的感动。

    再后来,又在多条时间线中,为了帮助自己收集信息,林布一次又一次率队一马当先冲在最前,一次又一次的战死沙场。

    还有,曾经有一次自己几乎死在蕾的激光巨炮下,也是林大头把自己救了回来。

    想了片刻,陈锋叹口气。

    算了,再原谅这个煞笔一次。

    很快陈锋就发现了自己原谅的多余。

    第二天他这一觉醒来之前,还呆在睡梦里,正琢磨找个什么理由约唐天心在线下棋时,繁星先给他报告了一个重磅炸弹。

    林大头这孙贼……

    叛变了!

    严格说来也算不上真正的叛变,没到人奸的程度,不过事情还闹挺大。

    昨天被陈锋强行踢下线后,林布并未就此安分下来。

    他直奔第三元帅的办公室,只说有事商议。

    结果倒好,这货打着公务的幌子见到了唐天心,却张口就提的还是配对的事。

    若是以前,唐天心会看在大家同仁一场的份上,念着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战死了,懒得与他计较,虽然不耐烦,但只是让警卫员把人赶出去,多少留了点面子。

    但这一次,也不知唐天心受了什么刺激,突然改了说辞,对林布这种身为军事领袖,但在大战来临之前还纠缠儿女私事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并质疑林布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帝国上将一职。

    为了让这人彻底死心,唐天心又明确表示,如果自己真必须和某个人繁殖配对,那这人只能是先哲陈锋。

    我过去拒绝你,拒绝所有人,没别的意思,就因为我从小便立志等他。

    这是我的梦想之类的云云。

    现在等到了。

    我也不在乎他本人对我有没兴趣,这不妨碍我继续等他。

    先哲的决定自有道理,只要他需要,我随时可以全力配合。

    唐天心这“儿先梦”一出,林布几乎当场崩溃,摔门而走。

    本来唐天心以为此事到此就该结束了。

    她讲的这些话,本也十分不符合她身为第三元帅的段位。

    她讲的未必是真心话,只是为了彻底打消林布这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