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却说殷氏这头,江苒得意,她和江云很是苦闷了一段日子,直到今日,事情却忽有转机。

    她原本还奇怪为什么江苒要叫自己的乳娘来,便留了个心眼儿,叫人去追那赵乳娘,不料她竟像是避祸一般逃得飞快,这愈发叫殷氏起了疑心,便使人骑着快马,足足过了数日,才追上赵乳娘,将她带回来。

    如今江云在屏风后头,赵乳娘已是第二回被带上来,她面如死灰,额头前一片血肉模糊,只是拼命地磕头,道:“姨娘,我已将事情和盘托出,还请姨娘发发慈悲,饶了我那孙子罢。”

    殷氏喝着茶,打量了赵乳娘一番,轻轻笑了笑,道:“你且别急,我应了的事情,自然会践行的,你且将先前的话,再同我仔仔细细地说一遍。

    赵乳娘眼中含泪,她先前已被逼问套话过一回,一开始自然是打死也不说的,直到殷氏将她命根子一般的孙子带上前来。赵乳娘叫人捂着嘴,不能呼喊出声,只能看见旁人将孙子拉到她跟前,小孩子哪里知道什么,被人打了一顿,便只会呜呜地哭,害怕得小脸苍白。赵乳娘宠着孙子,将其视作命根子,一时眼里流下两行浑浊的泪水来。

    她终于慌乱之中,被套出了几句话。

    便是这几句话,已经足够聪明的殷氏察觉事情的真相了。

    赵乳娘微微发抖,面上已有犹疑之色,殷氏看在眼里,便又道:“你若说出实情,我便将你二人放走,赠你良田十亩,白银百两,……若你还要嘴硬,你孙子的两只手,就保不住了。”

    她并没有以性命要挟,一来是罔顾人命容易惹祸上身,也怕逼迫太过适得其反;二来便是如今科举成风,断了双手,莫说读书,便连下地劳作都不成,便是断了一辈子的前程。

    没过多久,等到殷氏请出明晃晃的刀子斧头来,赵乳娘终于是扛不住了,伏倒在地,一五一十地全都说了。

    这是连江苒都没能问出的实情,殷氏听得亦是大惊。

    她虽然知道先头的李氏并不是什么温婉贤淑之人,但是这事儿也着实太骇人听闻。当今氏族,最为忌惮一事便是混淆血脉,如今的江家虽是宗族偏得不能再偏的一房,可在老家,江氏因为有了相府在后头,也算是世家大族。

    简直是大逆不道!

    赵乳娘说完了,便磕着头,惨淡道:“老奴已将实情说出,万望姨娘能看在老奴养育孙儿不易的份上……”

    殷氏乍听这一桩多年前的辛秘,真真是惊而失语,然而震惊过后,便是狂喜。

    江苒的这个把柄送到她手上,简直是天将甘霖,急于寻江司马说出此事,又如何会如约放人,正要叫人将赵乳娘带下看管起来,却听边上有人道“且慢”,她回身去,便见江云从屏风后头走了出来。

    先时殷氏操心她是姑娘家,便只叫她旁听,此时见了女儿,也不说她什么,只是欣喜道:“云儿,你叫人去家门前等着,你父亲一回来,便叫他来我院中……”

    江云却摆了摆手,她素来表现出温婉与逆来顺受的面上此时忽然展露出奇异的笑容,她看向赵乳娘,微笑道:“你方才有一句话说错了。”

    赵乳娘知道这两人只怕会毁约,正是心生死意,听了此言,倒有些困惑不解。

    江云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说,“江苒并非是先夫人逃亡路上捡的婴孩,而是她在与父亲分居两地之时,寻人苟且,怀胎十月而生下的,那银簪便是奸夫所赠,另一股送给了那奸夫,充作留念……你听懂了吗?”

    殷氏有些意外,旋即倒觉得安慰,看着江云,笑着点了点头,“云儿倒有长进了。”

    赵乳娘又恨又怕,浑身发抖,失声道:“……你这毒妇!”

    江云猛地拔出发间的珠钗,蹲身下来,将尖利的一端在那小孩儿白胖的手背上抵着,珠钗划破表面一层油皮,滚落几颗触目惊心的血珠。

    她眼睛雪亮,嘴角挂着笑意,“你若应下,我便先当着你的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