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刺史府花宴上的事情,江司马还没到家,便一五一十听了个明白。

    他虽然羞恼于江云的丢人现眼,可更高兴于江苒在花宴上大出风头,甚至得了江锦赠花!

    在江司马看来,江苒也好,江云也罢,她们都是他的女儿,养她们这么多年,便是期盼着她们有一日能成为他官场上的助力,让他更上一层楼,这是她们最重要的价值所在。

    除此之外,什么乖巧听话,都不过是附加的价值,有自然好,没有,也不那么打紧。

    因此在江云哭到他跟前来的时候,江司马对于这个不成器的女儿,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冷酷,“真真是荒谬,你平日再如何胡闹,我也念着你不在我身边长大,总归是纵着你,如今看来,反倒是害了你了!你竟帮着一个外人构陷你姐姐,险些坏了大事,真真主次不分!”

    殷氏为江云求情,却一样被叱责了教女无方。接下来连着数日,江司马都宿在书房中,将殷氏江云二人冷落了个彻底。

    江云更是因着当日之事,被江司马罚跪了数日祠堂,每日卯时起跪,一直到月上三竿,才许她回房休息。

    江云哪里受过这样的苦头,才第一天,便在祠堂里昏了过去,江司马命人医治了她后,却执意如故,足要她跪足七天。

    江苒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并未劝说江司马什么,却也并未到殷氏跟前落井下石。

    反倒是殷氏求到了她跟前。

    如今已然入夏,蝉鸣喧闹,又是热浪袭涌,她的屋内早早用起了冰山,侍女隔着帘子打扇,将道道凉风送到屋中。

    杜若将醒在水缸中一夜的一捧睡莲取来,江苒正用花剪修剪着花枝,便听人说殷氏来见。

    她面上笑意凝滞了一瞬,手中睡莲根茎水珠滴滴答答地落下来,旋即转身将东西都交给了杜若,“请进来吧。”

    杜若迟疑道:“娘子,殷姨娘来此,定是为了五娘子求情,您为何要见她?”

    江云受罚,江苒院子里头的下人们都颇为扬眉吐气,此时见了殷氏,愈发有些不齿,若非江苒开口,下人们都准备好将人给搪塞过去,不让她进院门呢。

    江苒随手扯了张帕子擦手,闻言似笑非笑,并不说话。

    等殷氏到了她跟前,便见她侧坐对着自己,屋内众人并未退下,却是各司其职,无一人敢多生口舌。江苒请她喝茶,倒也不装模作样,直言不讳,“殷姨娘这是来寻我为五娘子说情的?”

    殷氏不意她这般直言不讳,面上笑容僵了僵,旋即便深深地拜下去,“四娘子大人有大量,云儿到底是你妹妹,江家上下,打断骨头连着筋……”

    江苒柳眉微挑,她有一双漂亮的杏核眼儿,眼角微微上挑,不笑时冷若冰霜,笑时却艳若桃李,此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整张漂亮得过分的脸上都写着嘲讽。

    她看着眼前哀求的殷氏,心里想的却是上辈子的事儿。

    两边的确一贯都势同水火,可如殷氏所言,同是江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她和江云,不也照样将她逼到了绝路上?

    如今还只不过是罚跪呢。

    上辈子,她们将她害得,可远比江云如今要惨多了。

    江苒轻轻放了茶盏,却是弯起眼笑了一笑,道:“知道了,我这便去瞧瞧五妹妹,姨娘且放心。”

    殷氏本要赌誓说些将来必定好生管教江云之类的话,却叫江苒这痛快的一句给堵在了喉咙里,她面露不安,只觉得江苒答应的这样快,必定是不安好心。

    江苒本都站起身了,见她迟疑,便挑了挑眉,作势又要坐回去,“怎么,你不乐意呀?”

    殷氏忙道:“妾并无此意!”

    江苒笑了一声,见外头太阳着实烈,便叫人打着伞,自去祠堂里头了。

    祠堂阴冷,如今烈日高照,里头倒也不算闷热,然而江苒一路行来,还是出了身微汗,好在她未施脂粉,倒也不见狼狈。

    看守祠堂的婆子小厮们也都是人精,知道如今四娘子风头正盛,不敢来触她的霉头,见江苒将众人都留在外头,只自个儿长驱直入,便连阻拦的模样都懒得装出来。

    江苒走到祖宗牌位前,便见江云直挺挺地跪着,她刻意放轻了脚步,直到走到江云背后,她才听见动静,原以为是江司马或是殷氏,满心委屈地转过头来,不期然对上江苒的视线,不由僵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