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蒋蓠张了张嘴,她想要反驳,可是不期然却撞进了后头裴云起的眼睛。

    他的眼睛淡漠又漂亮,鲜少有暖意,便是她兴许能成为他的未婚妻子,可却也从不曾见她对自己效果。

    蒋蓠忽然打了个寒颤,不敢再给江苒泼脏水,而是默认了众人的说辞。她硬着头皮,走到了裴云起的身边,努力地同他解释道:“……这只是个误会。”

    众人这才发现,封二郎身后,跟了个白衣玉冠的青年来。

    这人清俊挺拔,身量极高,纵是整个定州城的优秀郎君在此,也都被比得黯然失色。

    甚至不必封二郎介绍,众人就推断出了来者的身份——京城相府的那位贵客,大公子江锦。

    他们自然不会知道,比江锦身份更为贵重的太子殿下会假借江锦的身份,屈尊来这边陲小城。他们觉得眼前青年有一种清贵至极的气质,便想也不想地认为,这乃是相府权势熏陶而出。

    众人纷纷拜见眼前的白衣青年。

    裴云起摆手免了,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用正眼去看过在场众人,甚至连蒋蓠,也不过得了他轻描淡写的一瞥。

    除了江苒。

    他注视着江苒,意外地发现,不久前还在自己跟前活蹦乱跳的江四娘子,如今眼圈儿红红,哭得肩膀一抖一抖的,像是委屈极了。

    那一瞬间,年轻而寡欲的太子殿下,忽然觉得心里头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地蛰了一下,有一些陌生的情绪翻涌上来。

    江四娘子在他跟前或是心狠手辣,或是跳脱无礼,总归从来没有这样显得柔弱可欺过。他身居高位久了,倒渐渐有些忘了,她不过一个小小的五品官女儿,其实是常要受到委屈的。

    他张了张口,半晌,才伸手,手掌之上,托着一块锦帕。

    江苒一怔,旋即接过,一面拭泪,一面又十分畏惧地看了蒋蓠一眼,她生得明艳端方,如今怯生生的,倒愈发惹人怜爱了。旁人都只觉得蒋蓠仗势欺人,心生不满,可不敢在裴云起跟前说她,便只好一窝蜂地去指责江云。

    裴云起却在指责声之中,看见了江苒面色。

    她眼里还蓄满泪水,可那双猫儿一般微微上扬的眼睛里头,可没什么委屈,倒写满了狡黠,冲他眨了一眨,带着些调皮的笑意。

    裴云起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是装的。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旋即看向了一侧的蒋蓠。

    事情的缘由,方才旁人已然讲得七七八八,江苒的眼泪倒是装的,可不管如何,也是蒋蓠犯错在先。

    他淡声问:“你还不道歉,是等着我替你赔罪吗?”

    蒋蓠身子一颤,她在京城中横行习惯了,旁人看在相府面上向来让她几分,哪里愿意道歉。

    然而她不敢驳辩裴云起,便只能不情不愿地走出来,对着江苒,硬着头皮道:“方才我弄不懂事情的来龙去脉,听信了旁人的谗言,误解了江四娘子,还望江四娘子大人有大量,莫要与我计较。”

    说着,狠狠瞪了一眼边上的江云。

    江云亦是颇觉委屈,抽抽噎噎地哭了,然而这次,却再也无人替她说话。

    江苒轻轻拭着泪水,懂事而得体地道:“……既然是误会一场,说开了也便罢了。”

    众人纷纷称赞江四娘子的好性情,至于一侧的江云,则为众人不齿,一时身边冷落下来。

    眼见得好好的花宴至此,也算是搅乱得差不多了,那做东道主的封二郎不免觉得扫兴,再一扫四周,便同裴云起殷勤地笑道:“是我看顾不周,扰了大家的性质,时候也不早了,今儿大公子您是贵客,这牡丹魁首,便由您来攀折,赠予园中最绝色的女郎可好?”

    裴云起颔首道:“可。”

    众人便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他,下楼,见他折了那一株洛阳锦来。

    白衣的郎君同亭亭丰韵的牡丹一道,又是另一等的殊色绝艳。

    江苒攀在栏杆边缘,她方才做戏做得总归有几分疲倦,心知那蒋蓠是他妹妹,先头的孔雀簪又给了自己,做哥哥的想来也要好生补偿她,更何况论起牡丹数量,在场旁的娘子所获也有比自己多的。

    如此思量一番,她便觉得魁首与自个儿无缘,遂懒懒垂了眼眸,随手扯起怀中牡丹的花瓣来。

    众人亦是翘首以待。

    裴云起单手擎着那洛阳锦,略垂了眼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