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苒浑然不知自己早就被人发现了,她蹲在花丛后头,认认真真地听着裴云起说话。

    裴云起看到她的模样,反倒想起来幼年的时候自己从山上捡来的那只野兔子,灰绒绒的皮毛,竖起来的耳朵,总是时时刻刻佷机警的模样,但是在他喂它的时候,它又总是呆呆傻傻的,只顾着吃东西。

    同眼前的江苒,竟不知为什么,有点儿神似。

    暗卫震惊地发现,自家主子竟然听自己说话听得嘴角微微上扬,他震惊地瞪大双眼。

    暗卫的话一停,花丛里头的江苒就有些不安起来。

    她的角度,只看见那侍从模样的人正对着自己,如今他神色古怪,难道是发现了自己?

    她悄悄地攥紧了裙摆。

    裴云起发觉了她的不安,轻轻地咳嗽了声,只对暗卫道:“你继续说罢。”

    暗卫犹疑着回了神,继续道:“……属下已然派人前往城外庄子核对账目,不意那周司马十分警觉,下头的人被他看穿了行迹,他又单独递了折子上来,说自个儿不过是个做中间买卖的,希望能见我们上头的主子一面。”

    裴云起“哦”了一声,有些意外,“周巡也算个聪明人,我等初来乍到,诚然缺这么根眼线,你们便同他好生接洽罢。”

    暗卫又取出一物奉上,“……相府的回信已然到了,请主上过目。”

    裴云起接了信件,展开信件阅读片刻,便叫暗卫将其单场焚烧,旋即又遣散了众人。

    相府的回应并不在他意料之外,只是如今他假借江锦身份在定州办案,这件事,还不是揭开的时候,横竖她足够聪明,也当护得住自己。

    他想着,便将视线移向了芍药花丛,无奈地摇摇头——蹲这么久,只怕腿麻了罢?

    江苒听了一耳朵,心中大惊,还没理出个章法来,便见到那头裴云起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难道是被发现了?

    她愈发有些紧张,手心生了细密的冷汗,她悄悄地在裙子上抹了一把。如今是必不能出去的,这人瞧着光风霁月,谁知道肚子里头的水有多黑,可要是被他发现了,自己该拿个什么说辞出来?

    还没想好借口,只听“唰”得一声,头顶遮掩的花丛被拨开,她不期然便瞧进了一双清凌凌的眼睛里头。

    他微微弯身,恰好将头顶烈日遮了八成,在她眼里便只剩下一个清瘦颀长的剪影,仿佛一道月光那样横亘下来,皎皎然的银白,反叫身边的艳艳如锦的芍药花丛都黯然失色。

    纵是江苒自以为自己重来一遭,脸皮已是经过了修炼的,此事也不仅面上发热,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低着头,眼里有些微弱的笑意,瞧着傻了眼的江苒,低声说,“江四娘子放着定州城第一美人不做,怎么反倒来干听人墙角这样跌身份的事儿?”

    江苒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如今只觉得十分局促,抬着的手尴尬地冲着他招了招,“……大公子安。”

    裴云起莞尔,只伸手去拉她起来。

    江苒迟疑了一瞬,便见他又看过来,“怎么,还没听够?”

    “……”江苒于是把自己方才想出来的那一套说辞拿出来,努力地撇清自己,“这……怎么说呢,我要说我是一不小心走到这儿,一不小心听你说了两句话,大公子你信不信?”

    裴云起注视着她紧张得四处转动的眼睛,没有说话。

    然而他整张脸上,都写满了“我不信”。

    “……算了。”江苒自暴自弃地伸出手,被他一把拉起来。

    她蹲得太久,腿脚有些麻了,便站在原地活动了一番手脚,只是不期然抬起胳膊,露出纤瘦白皙的一小截胳膊来,上头有几个红色的印记,因着她肤白,倒是显得触目惊心。

    裴云起注意到了,只是盯着个未出阁的小娘子的胳膊看总归有些失礼,不过一瞬便移开了视线,他念着自个儿受人所托要对她好生看顾,便闲聊般问她,“怎么弄的?”

    她方才叫滚烫的茶水给泼了一身,身上倒还好,茶水落下来,再隔着衣物,无非是弄脏了衣裳,可衣袖轻薄,胳膊上便留了几道红色的印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