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杜若将新来的几个丫鬟带去安排了差事,将平日丫鬟们常做的活计再细细分了分,又一一安排好住处,这才回身朝着江苒屋中去了。

    一进屋,她便瞧见江苒正疲惫地伏在桌上,愈发显得肩胛骨细细突出,瘦得像一阵风就能吹走。她难免生起几分心疼,蹑手蹑脚地近前去,却听趴着的江苒开了口,“都安排好了?”

    “照您的意思,都安排好了,”杜若小声道,“我还盘查了一番她们家里,来府前可有见过什么人。除了两个人有些存疑,一人叫小桃,一人叫三七,旁人倒都是清白的。”

    这样简单的盘查并不保险,然而殷氏也不过就那点儿能耐,倒不需要严阵以待。

    江苒略点了点头,只道:“使人盯紧这二人,看她们是否往殷氏那头报什么消息。旁人近半月也不许叫她们到我屋里头,瞧着可靠了,再慢慢往上提拔就是。”

    另一边,殷氏这头。

    小桃的确是她安插进去的。她当初留了个心眼儿,出挑的和平平无奇的,俱都选了人,最后竟是最不起眼的小桃得以混入,倒也算是意外之喜。

    没过两天,小桃便借口替四娘子来殷氏这头领东西,趁机过来了一回,带了些打探出来的消息。

    因着平素杜若管得严,不叫她们这些新来的近江苒的身,打听来的却都是些不痛不痒的小事儿,其中唯有一件惹起了殷氏的注意。她道:“为什么好好的,她要寻她的乳娘?”

    江云迟疑地道:“许是想见故人了罢?”

    殷氏想了又想,总觉得不对劲,便悄声吩咐了人去将那赵乳娘追回来。等她处理完这些事务,回头却见江云还惦记着先头的事儿,只恨恨地道:“娘,那个孔雀簪,凭什么就给了她了!爹平日都说疼我,一到这种事儿上,就偏江苒了!”

    殷氏面色微微沉了下去,“那孔雀簪倒不要紧,要紧的是,送簪子的人……”

    江云愈发恨恨,“怎么偏偏是她!凭什么不是我!”

    “不急,”殷氏疼爱地看着这个女儿,忙说,“之后的花宴,你好生打扮,也该为自己的终身做打算了。”

    江云皱眉,“可是江苒……”

    “无妨,”殷氏仿佛成竹在胸,微笑说,“我想个法子,让她去不了,就是了。”

    殷氏母女俩,意不在定州。

    见识过京城的繁华,又如何甘心偏安一隅呢?京城来的相府大公子,便是一块最好的跳板。

    不论是做妻还是做妾,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可不比当一个边陲小官的庶女来得舒坦么?

    殷氏拉着江云的手,细细地打量着自己生养的这个女儿,面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她道:“你人才是出众的,江苒那头,不过脸生得好了些,却没脑子,平日你只不要同她闹,装出善良大度的模样,旁人自然偏向于你。你跟着我一贯是吃苦的,江苒那早死鬼的娘,先时不让我进门,至今还阴魂不散,娘只指望你了。”

    她又想了想,悄声道:“大公子人才出众,这你还在京里头的时候便知道。娘原想叫你看看刺史府的封二郎,可那封二郎又哪里比得上江锦!且咱们家虽同相府已然出了五服之外,但总算是有些干系,岂不比旁人更近水楼台些?”

    江云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道:“娘,你放心,这次的花宴上我定会好好表现,只要她不去,我就能一鸣惊人!那相府公子,我定是要拿下的,好不给你丢脸。”

    那江苒自视甚高,觉得她处处高人一等,可江云却觉得她是个绣花枕头草包美人,江锦看得上她才怪!

    这头算计正浓,日子一晃,便到了牡丹花宴当日了。

    花宴原开在傍晚,可江苒一早便被杜若叫起梳妆打扮。小娘子们争奇斗艳的日子,费多少时力打扮都不算奇怪。

    江苒尚且打着哈欠,就被按着坐在了梳妆台前。她无奈地道:“我这是要去赴王母的瑶池宴不成,值得你这样精心准备?”

    杜若见她不上心,忙道:“小桃从昨儿开始,就到处打听娘子您要穿什么戴什么,想来定是要把话传给五娘子!这牡丹宴,便是娘子们无声的战役,您可别再轻省了去!”

    江苒被她说得笑了,“好好,这原不是花宴,竟成了个战场了。给你家娘子我拿把大刀来罢,论拳脚我定不输给她们!”

    “娘子!”杜若恼了,“您难道当真要看五娘子得意么!”

    江苒心道:上辈子见她得意还不够么?这会儿要还让她继续得意,她江苒简直没法在定州闺秀圈里混了。

    面上却只是笑了一笑,抬手递了梳子给她,“好啦,梳头罢。”

    杜若见她终于端正了态度,这才放下心来,便照着记忆中的样式给她梳了惊鹄髻,杜若手巧,单单的惊鹄髻瞧着太老成死板,她便又将发髻两翼结环上拢,像个百合髻的形状。惊鹄髻配上那日的孔雀簪,既华美妩媚,又不失灵动秀丽,行走间可见孔雀尾羽熠熠生辉,美貌异常。

    等到选衣裳,江苒却问她,“小桃同江云说,我要穿什么颜色的衣裳?”

    杜若道:“我随口胡诌的,只说娘子您喜欢红色、紫色这样出挑的。”

    江云人生得寡淡,穿这样的艳色容易叫衣裳喧宾夺主,因此定是避开了这些大红大紫的颜色,江苒略一猜,便知道她定会穿一身绿。

    不管湖绿水绿,总归江云唯恐两人撞了颜色,叫江苒夺去风头。

    江苒微微一勾唇,等丫鬟们捧上衣服来,她一眼便指中了一件碧绿绿缠枝莲地凤襕妆花缎裙等,上头缠枝流畅婉转,牡丹饱满艳丽,灵巧的枝藤、叶芽和秀美的花苞穿插其间,使得整件裙子看起来花清地白、锦空匀齐,江苒穿好了这衣裙,配上惊鹄髻同孔雀簪,在平素的艳丽无匹之余,又额外多出一丝清新秀雅来,行动间裙摆之上莲花款款绽放,如同瑶池仙子一般。

    丫鬟们都看得呆住了,好半晌,才纷纷夸赞起自家娘子的天人之姿。江苒含笑听着,可想到的却是上辈子的事情。

    这条裙子,她当初裁衣裳的时候,因为腰围略放宽了一些,便积着许久未穿,后来还是花宴前江云来她这儿,瞧见了丫鬟们收拾衣裳,讨要了去的。

    她上辈子不善交际,也不耐烦同人虚与委蛇,对自己这个庶妹最是瞧不起看不惯,什么银簪衣服,江云来讨要,她也是毫不在意地就给了,只觉得她眼皮子浅,小家子气。

    可怎么也没想到,这条裙子助她一臂之力,在宴席上惊艳四座,一时江五娘的名声响彻整个定州城,连刺史府的二郎君,都有娶她之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