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江苒话才说完,屋内便陷入寂静,江司马惊疑的目光扫向殷氏母女二人。

    江云忙跪地道:“女儿没能管教好自己院中的下人,恳请父亲恕罪!”一时又回头望着江苒,泪水涟涟地哀求道:“姐姐是江家四娘子,定州无人不知姐姐颜色,妹妹哪里抵得过姐姐万一,姨娘初掌事,不知这请帖还有这样的规矩,并非有意为难,姐姐莫要误会了。”

    江苒端坐着,并不接她的话,只是慢条斯理地重新拿起茶盏,吹了吹,江云的身子却又颤了一颤,仿佛害怕下一刻她会将那茶盏掼到自己面上。

    江司马不悦地喝止道:“姐妹两个有话不能好好说?你吓你妹妹做什么?”

    其实但凡明眼人,就能看出来,此事的确是殷姨娘和江云从中捣鬼。刺史府不给江云下帖子,并不是多么稀奇的事情,盖因届时贵人到场,她一介庶出,身份着实欠缺了些。往往世家大族广发请帖,都是如此,只给嫡出的娘子们发,如若家中姐妹和睦,嫡出的把庶出的带上,也没什么。

    可像是江云这样直接想把帖子昧下,不叫嫡姐去的,便当真可笑极了。

    江苒面上露出玩味的笑容,瞧着江云瑟瑟缩缩的模样,只道:“妹妹怕什么?我可不是那等小家子气的人,若我受邀,自然会把妹妹带上的。”

    江云哪里还敢和她呛声,只好求助般看向殷氏。殷氏忙柔声道:“四娘子美名在外,若能带着云儿认人,自然是好的。云儿自幼同我住在京城,这些宴席并没有参加,虽然规矩学得好,但是这回到底是头一番露面,四娘子同云儿姊妹情深,料想当初那花朝节之事是误会,此番定能顺顺当当的。”

    这一番话,便提醒了江司马,他略皱了皱眉,看了看面色平静的江苒,说,“你心里只怕是不愿的,你妹妹性子文静,不讨你喜欢,这原是她第一回参加这样的场合,你便在家好好给我待着吧。”

    言下之意,竟然多少都是怕她抢了江云风头,坏了江云好事。

    江苒唇边笑意略略凝滞,旋即笑得更深。

    “爹爹以为,刺史府这回的赏花宴,只是为了叫郎君娘子们混个脸熟么?”她微笑说,“京中有贵人来,乃是咱们本家相府的大公子,爹爹想必早就得了消息。”

    江司马如今的年纪,在一城之中当二把手,一是因为他姓江,虽然同京城相府早已出了五服之外,但是不妨碍他舔着脸认这门远亲,江相权势滔天,有从龙之功,最得今上倚重,如今三个儿子更是十分有出息,十分得天家赏识。但凡同相府攀上丁点儿的交情,都足以江司马坐稳如今的位置。

    二来,便是因为江司马惯是钻营之辈,平日四处打点孝敬绝对不少,如今相府的大公子来了,他不上赶着去巴结才怪。

    火光电石间,他看着自己出落得愈发花容月貌的大女儿,心中已有了成算。

    要说拉拢,又哪里有旁的手段能抵得过结亲呢?他自身重视官声,巴巴地把女儿送上去是不可能的,可却不妨碍来一出两情相悦。

    他这大女儿,好吃好喝地养了这么久,性情急躁难成大事,可唯有这张脸,自认江司马便是连号称京城第一美人的相府那位表姑娘都难望其项背。

    江苒挺直了脊背,微笑着垂下眼,接受着亲爹的打量。

    上辈子,她察觉到父亲的意图之后,恼怒不已,痛斥他卖女求荣,给了江司马好大的没脸,父女俩险些反目成仇。后来她并没有去那赏花宴,倒是江云趁机跳出来,捡了个漏,江云在牡丹宴上大出风头,虽然最后没能折到那牡丹魁首,但是往后一段时间,上门提亲者络绎不绝。

    江苒说不准这赏花宴是否给两人的命运带来不同,可她若要避免重蹈覆辙,便不得不同上辈子反着来。横竖,也不会比上辈子更差了。

    半晌,江司马果然道:“你是江家长女,这宴席,自然该你去。这些时日你好好准备,有什么缺的少的,只管打发管家来同爹说。”

    江苒嘴角微微一弯,看也不用看,就知道江云在一旁白了面色,她低声道:“谢过爹爹。”

    她心里虽并不想再同江司马扮什么父女情深,可却仍然有事要问,“那日夜晚,周司马可是丢了什么要紧文书信件,我听门房说父亲这些时日归家颇晚,可要注意身子。”

    江司马眼里,后宅女眷向来难成大事,当初的李氏还好些,如今的殷氏他断然不会同她多说这些,认为不过是白嚼口舌。可思及那日周司马看向江苒的眼神,他不免又有些提防起来,遂道:“的确是有些麻烦事儿,我这些时日繁忙,便是为他找补。”说着加重了语气,“那周家的人,你们往后见了,定要避开,省得惹祸上身。”

    江苒眼皮子微微跳了跳,面上淡淡应了,行了个礼便退下。

    她起身走出这座让她觉得十分压抑的院子,到门前忽然瞧了江云一眼,她震惊到方才的泪水都还没干,瞠目结舌的模样看起来十分蠢笨。想来,她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方才还表现出偏心的江司马为何会突然改了主意。

    江苒嘲讽地勾勾嘴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