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色渐深,定州刺史府上的别院之内,却还迟迟未曾熄灯。

    紫影端着托盘走进书房,见自家主子正坐在桌前看着密报,才放了东西,就被叫去研墨。

    紫影笨手笨脚地研墨,试图同自家主子讲道理,“主上,那刺史老儿几次三番要给您塞美貌婢女,叫个美人儿来红袖添香,岂不是比属下这般粗手粗脚的顺眼得多?”

    裴云起端正坐着,袖子稍稍往上卷起,露出一段清瘦的腕骨,他神色淡淡,翻动着手上的密报,“他送来的人,你也敢用?”

    “不敢不敢,”紫影心虚地吐吐舌头,他在太子的贴身暗卫之中年岁最小,便还有几分活泼,“只是寻常美貌婢妾,也翻不出天去嘛。”

    “那可不一定,”裴云起像是想到了什么人,眉峰极轻微地蹙了一下,又舒展开来,“伯喻回信了否?”

    伯喻是相府大公子江锦的字,他二人自幼相识,一贯以字相称。紫影想起这件事儿,便有几分奇怪,“倒是没有。定州离京城有些脚程,主上何故如此焦急?”

    裴云起自幼就是个稳重淡然的性子,寻常幼童但凡不顺心意便要哭闹,他却一贯安静得很,搞得家中长辈总觉得这孩子是不是脑子不太好。

    紫影算算,自打去信后,自家主上每日雷打不动问一遍,可见上心。

    身为一个优秀的暗卫,紫影自然要及时体谅主子的心意,于是张口问道:“难道殿下是还在惦记那位江四娘子么?”

    裴云起淡淡瞥了他一眼,手中动作未顿,反问,“你何时见我惦记过哪家娘子?”

    紫影哑然。

    的确,自家主上什么都好,京城里夸他什么的都有,就是一点被人诟病……不近女色,别说惦记小娘子了,平日里身边是连个女郎都不叫近身的。

    便是如今有了婚约的相府的表小姐,裴云起待她也不过全了几分友人的情谊,平素很是淡淡。

    正是因为如此,江娘子就愈发显得可贵了。

    紫影略想了想,笑嘻嘻地道:“主上便是不惦念,也不打紧的。只是那日江四娘子回家去,听说就叫江司马发落了一通,如今正禁足着呢。”

    裴云起闻言,果然微微皱了眉。

    紫影悄悄地低头看去,便看见他复又低头去瞧密信,只是眉眼略略沉郁下来。自家主上的美貌满京城都无人不夸,只是紫影曾私下听人说,“太子殿下什么都好,只有性子冷清,瞧着是没有半点人气”。

    裴云起虽然没有说什么,紫影却看出他对那姑娘的在意,又说,“过两日刺史府要办花宴,也不知道江四娘子来不来呢,唉,听说江司马如今得了个如珠似宝宠着的姨娘,想来没准是他家五娘子来。”

    裴云起沉声道:“你今天话很多。”

    紫影吐了吐舌头,生怕他要责罚,忙推说还有事儿要出门去,却又见那烛火之下,自家主子侧了侧脸,孤峭的一双眼眸熠熠生辉,“她过得不好么?”

    裴云起是有些惊讶的。

    那日见到江苒,这位江家四娘子扮着男装,恣意风流,裴云起自小神火在道观中,恪守清规戒律,同父母感情皆十分淡薄,便一贯对这些在娇宠之中长大的人有几分不说出口的艳羡。

    若是过得不好,又怎么能养出这样的性子。

    紫影嘻嘻地道:“您既然关心,自己当面问不就好了。”说罢留下一句“我去吩咐封刺史”,便一溜烟地跑了。

    紫影才跑出去,就看到今夜当值的茜影在外头抱剑守着,见他出来,两人贼眉鼠眼地对了个眼神,做贼般问,“你可问出来没,主子的玉佩是送给谁了?”

    紫影小声道:“那日我们同主子走散,是在江府附近,主子许是进了江府避一避也未必,他不肯同我说。如今府上统共住了两位娘子,不是四娘,就是五娘,我方才同主子提了四娘,还多得他问了几句呢。”

    茜影倒是真惊讶了,“可……蒋娘子也在呀。”

    “依着咱们主子的身份,”紫影撇撇嘴,说,“他真看不上的,又有谁能逼迫他。”

    这头暗卫们开始操心自家主子的婚事,那头,刺史府要办牡丹花宴的消息已经传满了整个定州城。

    这牡丹花宴一般都是在花朝节后不久办的,正是牡丹花开的时节,临近宴席,刺史府便会耗费重金购买数百的名贵牡丹花株,摆放在刺史府的花厅之中,静待城内有名的才子佳人前来赴宴。

    这花宴上,有人为社交燕乐,有人为展露才艺,无一人肯单纯的坐观成败,年年都是整个定州城数一数二的盛典。今年听说相府大公子江锦携妹出游,那江锦幼年便名动京师,三岁入学堂五岁能成颂,十二岁便已名满天下,所作文章针砭时弊、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