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自那夜周府遭贼之后,江苒便时时叫人着意打听,知道了那贼子许是没捉到,周府的管家到处同人感慨说府上蒙受了重大损失,丢了许许多多的财物珠宝。

    周司马在民间的风评不算好,他虽得刺史看重,但是在自个儿的后宅私事上闹出过不大不小的许多事情,什么姬妾争宠灌打胎药之类的,常常成为市井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因此周府失窃,百姓们也只传说是有盗贼慕名而来,谁叫他周司马平素招摇行事。

    可江苒却知道,周府失窃,只怕没有那么简单。

    别的不说,光是江司马这一回没有幸灾乐祸,就足够叫人奇怪了。相反,江司马在接下来数日,连续被此事召唤,日日谈话道半夜,江苒私下里打听,依稀知道,他同自个儿的幕僚抱怨过一句“都怪那周巡不小心,险些坏了大事”。

    那丢的东西,只怕同江司马,甚至他们的顶头上司定州刺史,都有脱不开的关系。

    奈何她近日被禁足,能叫动的也无非院里的下人,倒也难以继续打听。

    江家后院没有主母,一应事务,乃是江苒掌管,她在管家上头是很有一把好手的,下人们都知道自家这个生得艳若桃李的四娘子难惹,背地里都管她叫做“阎王祖宗”,意思是她比阎王还要难惹。

    这么多年来,江苒同江司马虽然时不时的要拌嘴,但是当面争执闹得如此不可开交,甚至连江苒的脸都划伤了——这可是第一回。

    因此除了打听不到前院的事情之外,江苒很快也迎来了自己新的烦恼。

    下人们原不把新来的殷氏母女放在眼里,觉得江苒无论如何占了礼法的便宜,可如今眼瞧着如此,便不乏有些心思活络的起来了。

    江苒坐在屋子里头,正第三回翻开李氏的嫁妆单子,杜若便端着托盘进来了。她是江苒身边顶顶得用的大丫鬟,十分聪明伶俐,心情妥帖,平日江苒要发作什么,向来都是她劝着的,如今她却沉了一张俏脸,等到了江苒跟前,都一时扯不出个好看些的笑脸来。

    她将托盘放下了,走到江苒身边,“娘子,用饭罢。”

    江苒放下单子,看了一眼她的面色,不动声色地道:“鲜见你这样绷不住脸色呢,谁给你气受了?”

    她一问出这些话,杜若却觉得心里一阵难受,泪珠子断了线一般滚下来。

    她想道:曾今殷氏母女未来的时候,姑娘何尝会注意她们这些下人的面色?她成日所做,无非是找漂亮衣裳,到处玩耍惹事,横竖江司马是刺史手下的一把手,她在这定州城里,向来是无拘无束的。

    杜若虽是奴婢,却也知道大户人家的女子才不兴讲那些女诫女德,心里明白全定州的小娘子们虽然私下里说自家姑娘轻狂放纵,心里又何尝不羡慕她。

    可如今殷氏母女一来,她竟连自己的面色都注意起来了,虽说是变得谨慎妥当,可又何尝不是被局势所迫呢?

    江苒倒是怔了一怔,忙说,“这是怎么了,那些人到底怎样过分?”心里想的是杜若性情沉稳,如今连她都哭了,可见那些下人见风使舵,如何过分。

    杜若接了自家娘子的帕子,只是抹着泪儿道:“我替姑娘委屈。姑娘素来是无拘无束的,现下连厨房那些下人竟都敢如此怠慢!我过去拎饭菜,竟敢连昨儿的冷菜都热也不热就敢给我!若夫人……若夫人还在,必定是瞧不下去的!”

    江苒闻言略沉默了一会儿,将她拉着坐下,良久才叹息说,“我也曾这样想过。”

    李氏走的时候,她对李氏没什么印象,可先头每每在殷氏那边吃了委屈,都不由自主地想:“要是我娘还在就好。”

    可李氏已经不在了,她没有娘亲可靠,父亲偏心,姨娘庶妹野心勃勃,能靠的唯有她自己而已。

    也许是上天垂怜她孤苦,才给她重新来的机会吧。

    “可我娘早就不在了,这些东西我自然得自己去争,”江苒话锋一转,露出个微笑,“以前不争,那是我蠢,往后却不会了。”

    “杜若,你去使个小丫鬟去问问殷姨娘,父亲叫她掌管中馈,她便是如此掌管的么?如今竟连我的伙食都敢克扣起来?”她坐到桌边,想是杜若同厨房的人废了口舌,她最后端来的饭菜虽然简朴,但的确都是热气腾腾的。

    杜若迟疑道:“可是……”

    “这事儿并非殷氏授意的,”江苒淡淡道,“她要对付我,有的是法子,撺掇我父亲给我寻不如意的婚事、让我被禁足,都算在内,克扣吃食着实太没脑子,当是底下人见风使舵。她若要在我父亲跟前扮贤惠,这事儿只消说一说,她就眼巴巴地去了,很不必你如此大动肝火。”

    杜若心领,忙出门去,照着她的意思吩咐了几个在廊下看着猫狗打架的丫鬟,等她回来的时候江苒已经用罢了吃食,又拾起了那本嫁妆单子。

    她忧心道:“姑娘近来可是胃口不好?”

    江苒摇摇头。

    她每天一闭眼,便想到上辈子的惨状,人又一直闷在家中,难免心事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