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正儿八经的姨娘,原是该同主母磕头敬茶的,不然就永远都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如今主母没了,便同牌位磕个头,也算敬过礼。如今江苒这话,粗粗一听,竟是没什么问题。

    殷氏愈发满脸难堪,江云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这二人虽然被江司马养在外头,可吃穿用度都是比照着宅院内的来,这回是奔着当夫人小姐来的,哪里知道门都还没进,就连连在江苒手上吃亏受辱,心里头又怎能不恨。

    边上的杜若接到了江苒的眼色,眼疾手快地把茶盏往殷氏同江云的手里一塞。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间,等众人回过神,便见江云殷氏已是执了茶盏站在李氏的牌位前,江威皱了皱眉,到底瞧见二人委屈模样,有几分于心不忍,便说:“若要拜见主母,何时不能拜见,何必急在这一时?”

    江苒漫不经心地想:谁知道回去殷氏枕头风一吹,你还会不会像现在这样坚定?

    口中则是道:“爹爹误会了,我是想着,妹妹年纪也不小,自然是一切都要按着江家娘子的规矩来的,爹爹也不想叫人因着家事弹劾自个儿罢?”

    大周官场一向是风气清明,定州这小小地方更是民风开放,寡妇再嫁之事比比皆是,但是唯有一事,是古往今来尤为人所不齿的,那便是背着家中夫人在外头养外室。

    外室若要成为正儿八经的姨娘,少不得过正室这一关,若是过了,旁人便说不得什么。可若是正室不乐意,这事儿闹大了,却是谁都讨不着好。

    江威素重官声,先头靠着对亡妻的一片情深,在官场上得了众人交口相传,如今见江苒如此,略一思忖,便也作出了让步,侧头对着一边的江云同殷氏只道:“你二人便照苒苒说的办便是。”

    纵是江云再如何心思深沉,到底还是个少女,如今竟是要在自个儿先头以为毫无脑子的姐姐跟前下跪,只觉屈辱,脸上难免流露了几分,她泪光点点,瞧着好似下一刻就要晕倒过去,只瞧着江威,道,“爹爹,我同母亲路途辛苦,不妨先歇下,再提这拜见之事也不晚……”

    她想得很简单,江司马十分喜爱自己,如今只要不是眼瞎就能看出来江苒在难为自己,她如此求助,便可免了这一遭折辱。

    可江司马竟好似看不见她的面色,甚至略沉了脸,问她,“云姐儿这是不想敬茶给你母亲么?”

    江苒含笑站在一侧,用十分良善的目光瞧着江云,“妹妹可是身子骨太弱,要叫人扶着么?”

    说罢,便以眼神示意几个早早在侧候着的丫鬟,几人上前齐齐扶住了江云,笑道:“我们扶着您罢。”

    一旁的殷氏沉得住气,她一把拉住了女儿,没让旁人押着她磕头,自个儿则侧头同江威笑道:“原是四娘的好心,云儿不懂规矩,叫四娘见笑了。”

    言罢便拉着江云一道磕头,实打实的几个响头下去,倒是显得十分诚心,最后又将手中茶水倒到地上,便算是敬过茶了。

    江苒原先便站在牌位边,如今不避不让,端端正正地受了这母女俩的大礼。

    她是长女,代母亲受了这礼也算不得逾矩,江威原想说些什么,到底没有开口。

    江苒侧头,在江威看不到的地方,面上笑意渐渐收敛,眼神冰冷一片。

    江云缓缓拜下之时,满心满眼都是怨恨,她由着自己的婢女扶起身,她悄悄地看向这个三番五次与自己为难的嫡姐,却忽然同她清凌凌的目光对上,不由一惊,忙心虚地别开了脸。

    江苒没有再为难殷氏母女两人,如今若把事情做得太过,未免明显,因此等江威歇下后,她便当了主人公,领着殷氏和江云去安置。

    上辈子殷氏是直接入主了正院的,倒把正院里头原李氏之物收进库房或是旁的偏院之中,这一回江苒却不可能眼见着如此,领了殷氏在靠近正院的一处院落住下后,她又同江云笑道:“妹妹大了,也该学着自起门户,我昨儿擅作主张,给妹妹又收拾了我边上那处寻春院出来,妹妹且同我来。”

    江云不意自个儿竟不能同殷氏一道,先是怔了怔,便下意识看向了殷氏,殷氏却没有说话,她虽有一肚子的不乐意,却也不得不由着江苒安排了自个儿,省得刚进江家就在江威跟前落得个不敬长姐的名号。

    她离了姨娘身侧,正是千千万万个不自在,眼睛却不禁往自己那嫡姐身上看去。

    她身量高挑,行走间肩膀端正,脊背挺直,今儿穿得素淡,虽只有一个侧影,却还是显得秀丽明媚极了。她发间只簪了一只平平无奇的银簪子,可偏偏那一头缎子般的长发,把那簪子都衬得贵气起来。

    江云情不自禁地道:“姐姐这簪子好生漂亮。”

    心里想的却是:若我早早能够归家,这些东西自然也有我的一份……!都怪先头那李氏荒唐,竟不许爹爹再娶,白白叫她一人占了这么多年的便宜!

    江苒听见这句话,却是心中暗惊。

    这情景同上辈子如何相似!

    她猛然停住了步子,看向江云,挑着眉头道,“妹妹认得这簪子?”

    江云忙道:“自然是不认得的,只是瞧见这簪子在姐姐发间好看,便、便多提了一句罢了。我……我却是没有这样精巧的首饰的。”

    江苒微微眯了眯眼,上辈子她并不会将区区一支银簪放在眼里,回头听说她在江威跟前哭了一场,连带着殷氏也说这些年的生活不易,江威便叫她去,骂她不知礼数,不知孔融让梨,丁点儿不体恤妹妹,气得她将银簪掷地,赌气而去了。

    这一回,她却不会这么傻,只是轻轻哼笑了一声,道:“妹妹何必眼巴巴地盯着我这跟前一点儿东西,你如今是江家的女儿,虽是姨娘所出,可我难道还会少了你的么?……”

    江云只觉面上火辣辣的,听她说“姨娘所出”,恨得全身发抖,口中却只是嗫嚅说,“我、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说话间,两人便已到了寻春院跟前,江苒一旦离开了长辈视线,就不打算再扮演姊妹情深,带了人转身就走,也不吩咐这头人仰马翻的怎么处理。

    江云站在院门口,满脸犹疑——方才她见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