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龙腾云(六)(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三十年前的江湖, 是楚留香的江湖。

    楚留香风流倜傥、名动天下,红颜知己无数,是多少闺阁女子的梦中情人, 可即便如此, 也有一桩常人不知的伤心事。

    陆小凤数年之前, 与盗帅有过一面之缘,二人泛舟湖上、把酒同游, 知晓他远渡东瀛数载,正是为了再见心上人一面。

    “美人化蝶, 倒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陆小凤向来以风流自诩, 此时难免有几分唏嘘,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盗帅楚留香,竟然也会有为情所困的一天。”

    楚留香如今已经不再年轻, 两鬓生出银丝, 眼尾现出了皱纹, 目光却一如既往的温柔, 失笑道:“陆公子何出此言?除去一身虚名,我也不过是个凡人罢了。”

    陆小凤摸了下唇上的小胡子,视线落在他的身上, 道:“凡人可不认这句话。”

    名动天下的盗帅, 如今依旧高大、英俊,岁月似乎对他格外优待,哪怕他已经不再年轻, 魅力却如美酒一般沉淀下来。

    “在情字之前,贩夫走卒是凡人, 真龙天子也是凡人,我又有什么特别呢?”

    楚留香举杯对月, 一只赤色的蝶不知从何处飞落,停在他的杯沿上,于是波光粼粼的一盏月色之中映出了绚丽的火光。

    他勾唇一笑,温柔的眸光与年少之时一般无二,仍如星子一般明亮,道:“陆小凤,到那时,你也不过是凡人罢了。”

    想到这里,陆小凤回过神来,望了一眼绿纱帐内的美人图,不由在心中幽幽一叹,暗道:不错,我也不过是凡人罢了。

    他素来有风流名声在外,又有一个号称“偷王之王”的好友司空摘星,这一眼顿时让小皇帝警惕起来,下意识挡住画像。

    “陆公子,时辰似乎已经不早了。”

    小皇帝淡淡的暗示了一句,毫不避讳几人的一伸手,放下层叠的纱幔,将绿纱帐之内的美人图和叶孤城遮的严严实实。

    陆小凤微妙的感受到了敌意,不由苦笑一声,摸了摸唇上的小胡子,对魏子云低声道:“难道我看起来很像一个贼么?”

    “你不就是一个贼?还是个采花贼。”

    魏子云与他私交尚可,闻言不由噎了陆小凤一句,随即低声道:“那美人图是陛下的爱物,是先帝嘱我三下兰州、以千金才换来的宝物,你还是别打主意了。”

    陆小凤将语声凝成一线,似笑非笑的道:“君子不夺人所爱,我虽不算是个君子,却也不爱做这种缺德的事,况且……”

    况且,他早走心仪之人,姿容之绝色比之画中美人不遑多让,又怎会变心呢?

    魏子云与陆小凤的交谈,皆是以内力凝成一线来传音,小皇帝内力不错,却也不屑于去听臣子的私需,只是不甚在意的一转,将视线落在叶孤城苍白的面孔上。

    他双眼紧闭,失去血色的唇抿着,显然睡的很沉,可即便如此也绝不肯松开手中的长剑,带剑面圣本是死罪,可小皇帝看着叶孤城的脸,一点都不想怪罪于他。

    “叶城主眼下青黑、精神不济,想来是在南平王处受了不少苦,可怜城主一心于武道之上,不想在狰兽的影响下,竟然被奸人所惑,朕一定为佳人讨回公道。”

    小皇帝有心摸一下他的脸,却又觉得此举有亵渎仙人之嫌,于是改为摸一下他的佩剑,对白龙道:“敢问真龙,叶城主何时才会醒来?身体上可有什么伤处?”

    白龙见他神色担忧,不由宽慰的放轻了语声,道:“陛下不必忧心,叶城主只是被狰兽的好战本能所惑、精神不济,他是习武之人,大抵三个时辰就能转醒。”

    他在心中思忖了一下,又道:“陛下若是不放心,可以命太医院配一副补气的方子,叶城主数日不曾入眠,多少有一些气虚体弱,用些药物会恢复的快一些。”

    小皇帝眼前一亮,自语道:“补气?补气人参最佳,魏子云,朕记得私库之中似有一颗高丽进献的人参?取出来,命人送到御膳房炖了,给叶城主补补身体。”

    他自认是惜花之人,似叶孤城这样冰清玉洁的佳人,实在不应气息虚弱的躺在榻上,也绝对不该死在西门吹雪的剑下。

    “陛下,倒是有些像我的一位故友。”

    白龙淡淡的望了他一眼,润泽的眸子里仿佛氤氲着一层朦胧的雾气,这让他温柔而悲悯的目光也带上了些伤感的意味。

    事实上,任务者确实有一些感慨,小皇帝与4870的颜控一般无二,他若是见到了西门吹雪,估计会立刻多出一位佳人。

    4870:“…………我怀疑你在内涵我。”

    它狐疑的看了一眼宿主,很不服气的哼了一声,在任务者的意识之中挂机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