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秦地有细作(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顺着江水?无暇顾及江陵?”吕雉忍着嗤笑,“平阳侯知道江陵是临江国都吗?那还是曾经楚国的国都郢都,本宫想不出共敖凭什么不顾此处。”

    吕雉没心情再听下去,楚国最初的国都在丹阳,郢都却是楚国最重要的城池,二十多个楚王定都四百余年,此为兵家必争之地。

    楚国定都郢不仅为了和秦国争夺巴蜀之地,楚国还可顺着郢都,直接北上和秦国交锋。

    其后秦胜楚败,巴蜀也归于秦地。七十年前,秦军攻进郢都,楚国无奈东迁,彻底失去与秦国抗衡的资本。

    “章邯绝非等闲之辈,北上凶险万分。唯有此计才有机会。”曹参解释道,“王陵在临江国北,他若动乱必是巴蜀的可乘之机。”

    “平阳侯以为,居于楚怀王柱国这个位置的共敖就是等闲之辈?”吕雉反问道,“共敖心向怀王,其子共尉却心向项羽,无论临江国乱成如何,共尉都会提防巴蜀。”

    “这...”曹参哑口无言。

    在任敖心中莫名的笃信此计可行,即使听起来不切实际。

    任敖皱眉沉思,忽地开口,“王后还记得协助巴蜀王入秦地的台侯梅鋗吗?”

    “梅鋗?他有何用?”吕雉不解道。

    “梅鋗入秦有大功,项羽却只给封了侯,据说在台岭所治不到十万人。诸侯们都清楚他对项羽的不满。”任敖说道,“王后若派人与他联络,王陵动兵时,梅鋗与巴蜀先后发兵攻打临江。梅鋗手下百越统领勇猛异常,共敖共尉父子定是不敢小觑。”

    “王陵在北,梅鋗在东。那时候西方的江陵势必空虚!”曹参急着插话道。

    吕雉不屑的神色消失一空,望着王庭外陷入沉思。

    “似乎可行。”吕雉喃喃道,“但这么大的阵仗,九江王英布,衡山王吴芮,甚至刚刚占据塞国的子婴能坐实不理吗?”

    “这三个人都无需担心。”

    飞鸟屏风之后,转出一四十岁左右的白衣男子。男子和吕雉七八分相像,一双丹凤眼显出英锐之气。

    “大哥怎么看?”吕雉恭敬的问着庭下的吕泽。

    “衡山王吴芮乃是吴王夫差之后,共敖是越王勾践之后。吴芮和共敖有灭国之恨,临江国遇危,吴苪乐得作壁上观,绝对不会出手。”吕泽说道。

    曹参暗暗点头,这点他也清楚。夫差的后人当年为了避难到了鄱邑,后迁到了龙山,正是吴芮的家乡。

    “那九江王英布呢,他可是狼子野心,岳父吴芮不会出手,他就不一定了。”吕雉担忧道。

    “正是因为狼子野心才不会动兵。”吕泽笑道,“共敖无暇抽身,吴芮被临江国动乱吸引。英布怕是会趁机伐楚,不会看临江国一眼。”

    吕雉三人闭口不语,等待着吕泽帮他们打消子婴的威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