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离奇的东陵侯(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子婴出宫骑马直奔咸阳城东,一身王服惹得路旁的百姓纷纷叩头跪拜。

    他有些欣喜,又有些惶恐。

    此次出战巴蜀是为了关内百姓明年不受饿死之灾,他觉得他值得受这个跪拜。但浴血奋战的秦兵又是出自百姓之中,他只不过是一个发号命令的人罢了。

    “一将成名万骨枯,一君称霸百将死...”子婴思索着,嘀咕道,“慈不掌兵,义不掌财。或许高高在上的明君,就是杀戮与仁德并存吧?”

    快马加鞭下,子婴已至东城,牵着缰绳四顾寻找卖瓜的人。

    他大概知道采薇说的是什么瓜——召平瓜,甚至可以猜到卖瓜的人的名字——召平。

    秦末汉初,关于召平的记载共有四处。

    他不清楚是哪个召平,抑或说这四处召平,哪些记载是属于同一个的人的。

    其一,便是始皇亲封的东陵侯,专为赵姬和庄襄王守墓。秦灭后,咸阳城也被项羽毁掉,他在后世的长安城东卖瓜。

    其二,是陈胜的统领,做事不多,却左右了天下大势!率军攻打广陵不下,秦兵支援又至。召平急中生智,以陈胜的名义封项梁为楚王上柱国,于是,项梁,项羽率八千人子弟兵西进...

    其三,韩信“败也萧何”后,刘邦要重赏萧何,萧何在门客召平劝说下,没有要任何封赏,还将家财捐给军队,刘邦大喜。

    其四,是刘邦私生子刘肥的长子齐哀王刘襄的丞相,手握兵权虎符。刘襄想发兵诛吕,召平得知之后,怕刘襄乱来带兵包围齐王宫。结果被刘襄中卫魏勃骗了兵权,反包围丞相府,召平落得自杀下场。

    若卖瓜的召平只是东陵侯,子婴还想重新重用他,秦亡不仕的忠臣理应得到赏赐。

    但,若和萧何,陈胜等人扯上联系,事情就不这么简单了。

    如果年老时再成了刘襄的丞相...

    子婴摇了摇头,还是没法将这些记载联系到一起,何况秦朝还未灭,如今卖瓜的未必是召平。

    跪拜的百姓中,伫立着身材窈窕,捧着金色瓜啃食的黑衣女子,正是采薇。

    长须的中年瓜农跪地小声说着什么,专心啃瓜的采薇才转头发现子婴。

    “王上不去练兵,怎么来城东了,不会也是为了甜瓜而来吧?”采薇调侃道,嘴角还挂着瓜籽。

    “姑娘,别说了,速速跪下吧。”瓜农急道,“把剑也扔了,王上最讨厌侠客。”

    “本姑娘偏不。”

    “这...唉。”

    瓜农见劝阻无效,无奈闭嘴不言,已经想象到了采薇被大刑加身的惨状。

    子婴行至瓜摊旁,随手拾起一个瓜,“秋冬之时有瓜可食,也是幸事。这瓜怎么卖的?”

    “回王上,这瓜...”瓜农微微欠身。

    “本姑娘问王上话呢。”采薇笑道,“都说王上是仁君,怎么连百姓问话都不理,不知是不是徒有虚名啊?”

    “真是巧舌如簧。”子婴白眼道。

    “总比某些人好,花言巧语说服别人,如今连探望都懒得去,真让人心寒。”采薇擦着嘴角,回呛道。

    “哈哈哈...”子婴忍不住笑出声。

    “你笑什么?本姑娘说错了?”采薇细剑眉微蹙。

    子婴闭口不答,静静看着采薇摸不着头脑的模样。

    跪地的瓜农不自觉的摇头叹气,脑中已经想象到了子婴哄骗无知民女的风流韵事。

    采薇扔下瓜皮,看向瓜农,“老伯,你知道他的话什么意思吗?”

    “这...这...小人不知道。”瓜农后缩道。

    “知道便说吧,寡人恕你无罪。若是不知反倒要受罚。”子婴笑道,

    “这...这‘巧舌如簧’一句出自《诗经.小雅.巧言》,下一句是‘颜之厚也’...”

    “子婴,你还敢嘲笑本姑娘!”

    采薇欲拔剑,瓜农连忙起身挡在子婴马前。

    “老伯让开,他才是厚颜无耻之人,本姑娘今日教训非要他!”采薇喝道。

    “帮寡人把他拿下吧。”子婴忽地坏笑道。

    “这...”瓜农有些无奈,“小人不会武功,王上还是速速回宫吧。”

    采薇不屑一笑,“你不是学了剑术吗,有胆子较量一下啊。”

    “夫人误会了,寡人是让夫人拿下这瓜农。”子婴笑道,“他可是寡人寻找很久的大秦罪人!”

    “原来老伯,你是逃犯?!”采薇面色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