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暗通款曲(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臧荼五人一时语塞。

    “咳咳咳...”韩广撑着酸痛的胳膊,却已无力起身,“臣就是臣斗不过君...就算当时萁氏侯国不答应帮寡人...寡人也可找东胡...只要能杀了你,臧荼!东胡也好...匈奴也罢...寡人都能找来!”

    想到翟王董翳能投靠匈奴,韩广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及。

    “你给他们什么好处?”臧荼皱眉问道。

    “自然是辽东郡啊~”韩广闭眼说道,“辽东郡本就是萁氏侯国的...只不过被当年被燕国夺去了...如今寡人答应把疆土还给他们...两万大军起早就到了,哈哈哈...”

    “两万大军?你疯了?!”臧荼一愣。

    他的燕国倒不太畏惧两万人,可两万人在右北平郡,只要萁氏侯国那群人想占辽东国,当是无人可阻。后续援兵若到,他再想攻打辽东国便困难了。

    “臧荼...你怕了?桀桀桀...”韩广癫笑道,“臧统领不必为寡人担心...那群人笨的很...不知道我辽东国的兵力空虚...”

    韩广从怀里扯出绢布,扔给臧荼,“臧统领看看吧,若是无疑意...便签下合约,留下一万人马...从蓟城滚到上谷郡去。”

    “两万人马就敢威胁寡人,辽东王也太自负了吧?!”臧荼懒得伸手接,任凭绢布落地。

    “别故作冷静了。”韩广睁眼道,“三国灭常山,寡人不信你大军不在西,南而在东...这两万人马就够你受的了!”

    臧荼看向昭射掉尾几人,几人一脸愁苦。

    燕国蓟城在渔阳郡东,辽东都城无终在右北平西。若真如韩广所言,萁氏侯国的人骑兵不到半日便可抵达蓟城。

    “签吧,还犹豫什么呢?”韩广讥笑道,“等那群人来了...你们也是两败俱伤,反倒利于我辽东国...臧统领该不想看到那种结果吧?”

    臧荼不答,默默捡起绢布。

    “王上,不能签!”昭射掉尾急道,“若是签了,便如子婴一般了。”

    “臣等死战,只需与萁氏侯国之人僵持,他们离国已久,定当心生退意。待到支援一到,何愁不退敌?”栾布说道。

    “哼。”韩广笑道,“真以为萁氏侯国的人是杂军吗?尔等若是想试试,姑且迎战吧...寡人不信一块辽东郡不值得他们死战拼命。”

    “辽东王此言有理,寡人签了。”

    “王上...”

    “父亲...”

    几人执拗不过,臧荼伸手沾着酒水,在绢布上涂抹。

    众人纷纷一愣。

    “这...臧荼,你什么意思?!”韩广急道,“若想签便用你的血!”

    “唉,辽东王真是傻的可以了。”臧荼轻笑道,“这个时候,合约什么的很重要吗?天下诸侯分封后随即造反。寡人今日就算签了,他日亦可随意违背。你拿着毫无用处的一块布就能安心?”

    臧荼将绢布甩在韩广脸上,“给不给兵,地。等萁氏侯国的人来了再决定也不迟。辽东王最好记住,那群人不能保你一辈子,寡人失去的东西迟早要拿回来!”

    臧荼背手望向西南,他不仅再等萁氏侯国的兵,还在等一个人,一个可以让他放心杀了韩广的人。

    四人不知臧荼的计策,呆呆的和臧荼一同等待。

    城外马蹄声响起,印堂处两道皱纹的紫衣男子策马入城。

    臧荼见到那人,神色骤然一紧。

    “王上,他又是何人?”昭射掉尾问道。

    “一个决定寡人日后伐代,还是伐赵的人!”臧荼咬牙道。

    紫衣男子急蹬上城头,一口大气不喘,甚是平静。

    “高手。”栾布喃喃道。

    “陈统领,怎么样了?!”臧荼急问道。

    “燕王请放心。”紫衣男子面无表情,“帮了辽东国,他们需要死战一番才能得到辽东郡。若帮了燕国,他们无需动武亦可得之。他们不是蠢人,如何抉择不言可知。”

    “哈哈哈哈!好!不愧是田荣大统领的爱将!寡人吞了辽东后,便与田荣统领共抗项羽!”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在说什么?!”韩广听不懂臧荼的话,惧意却已经笼罩全身。

    栾布四人看着臧荼等待答复。

    臧荼正了正王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