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暗潮汹涌(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十八路诸侯,关内三王只剩翟王董翳,大计东进,暂时威胁不到大秦。

    关外北方十一王,殷王司马卬,胶东王田巿身死;韩王韩成,齐王田都,河南王张耳灭国。

    赵王赵歇需应对董翳的人,济北王田安受制于田荣,河南王申阳迟早被韩信吞掉。

    “他日韩信若是自立,当被西魏和英布制约,当下无需考虑。”陈平分析道。

    “陈大夫不可轻觑韩信。”子婴急道,“此人能力无人可及,身旁还有蒯通为谋士。英布大军西行,恐怕西魏制服不了他。”

    “一个帐下持戟郎罢了,何须顾及?”陈平皱眉不解。

    “他...他是尉缭先生的弟子,尽得所学。”

    子婴只能如此解释,当年韩信登坛拜将后,还是有很多人不服,直到井陉之战大破赵军,扭转楚汉战局,才被人认可。

    “难道西魏都不是他的对手?!”李信惊道。

    “西魏或许会协助田荣抗楚,无法全力应敌。”子婴解释道,“韩信擅兵家奇谋,还可后发制人。他日北上攻西魏,西行攻秦,南下攻九江全凭他的心思。”

    陈平,李信一脸困惑。

    “按王上所言,函谷关岂不是还要另派大军驻守?”李信问道。

    “不止函谷关,河水之边也需防备西魏。”子婴担忧道,“除去彭越,韩信,西魏王身边还有张说。”

    “这...王上是不是太谨慎了?”李信无法理解,“韩信只是灭弱国之能,臣更是没听过什么张说之流。”

    “按寡人说的不会有错。”

    子婴懒得解释,这个时候西魏张说还只是普通的将领,跟随刘邦后,可是能独自率大军讨伐匈奴。万一魏王豹不去帮田荣,也不讨韩信,派张说攻秦,便大事不妙了。

    “大秦征兵加上塞国,雍国的兵力倒是可以分兵三处。可若是如王上所言,大秦无名将可应付。”李信犯难道。

    “不是还有吕统领和荀典客吗?”陈平忽地调侃道。

    吕马童闻言挺身,“臣可带兵拒守函谷关。”

    李信无奈的摇头,欲言又止。

    “还有杨喜。”子婴说道,“荀晋有铸垒抗击匈奴之能,可守函谷关。杨喜为人沉稳,骑术高绝。这二人当是...”

    子婴越说越心虚,韩信的“国士无双”之称不是白叫的。

    荀晋和杨喜虽有能力但天资不高,二人此时合力可抗击西魏来犯,却不是韩信的对手。

    子婴的心里只有大智若愚的张敖,可勉强抵抗韩信,但始终差上一些,需要另一位能人相助。

    “王上莫慌,张耳或许可带来善战之人。”李信说道。

    子婴摇头,“游历江湖的游侠能成为出色的统领已经都在诸侯之中了,寡人说的是广武君李左车。”

    广武君李左车加上成都君张敖,仗着函谷关之险拒守,才是子婴最放心的。

    “可李左车又因被王上欺瞒,恐怕不会臣服。”陈平提醒道,他本以为此事不急,按照子婴的说法,此事当和杀张耳一事同样急迫。

    “太卜那个老头好像说对了,就算能活命,真的困难重重。”子婴暗叹道。

    李信也没什么头绪,“入了巴蜀,便要对上刘邦手下的名将,只凭臣一人也是分身乏术。如果能张耳那群人愿意攻巴蜀便好了。”

    “唉,刘邦,吕雉若是死了。王上就不必愁苦了。”吕马童叹道。

    陈平,李信白了吕马童一眼,

    子婴忽地眼前一亮,“张耳那群人只是心向刘邦,倘若刘邦身死,他们必定嫉恨吕雉,甘愿跟随寡人!函谷关也当不缺人手。”

    “大秦最缺侠客,有能轻易渡过栈道之人吗?”陈平问道。

    “有!”

    子婴拍着脑袋,埋怨自己因巴蜀难进,便早没想到此法。

    数百秦徒当年的老本行便是刺杀!入巴蜀的栈道虽说难走,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若有此法,张耳倒也不必非死不可。”陈平将信将疑,从未听过子婴说起秦国有能刺杀之人。

    陈平继续分析道,“南方四国,暂时无威胁于大秦。辽东国与燕国更是偏远异常,只需刺杀刘邦,便无后顾之忧。”

    “燕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辽东王韩广很快就会死了!”

    燕国,蓟城。

    蓟城城头上东西向摆着三副几案,六位身着华服之人,两两跪坐敬酒,一饮而下。

    六人看似和谐,两旁的几案上四人眼中却隐藏着杀气。

    “哈哈哈...痛快。”

    中间几案东侧身着赤色王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