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误伤?故伤?(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忽地,一名百越挥剑直砍而来,子婴抬剑防守。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子婴手中长剑应声而断。

    剑断则止战,众百越兵见状齐齐退后恭立。

    子婴松了口气,扔下短剑,无力坐在地上。

    “秦王今日让在下...”

    合传胡害笑着赞叹,忽然猛睁双眼,“秦王小心背后!”

    子婴连忙转身,一名百越兵疾驰而来,长剑直奔子婴胸口。

    “大爷的...”

    子婴避无可避,眼睁睁看着长剑刺入身体。

    李信三人愣在原地,子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掷出断剑,贯穿那人的肩窝,捂着胸口倒地。

    众秦军杀气四溢,朝着手足无措的百越众人蜂拥而上。

    “杀了他们!替王上报仇!”

    “把他们碎尸万段!”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合传胡害面色煞白,子婴死了,他们这种人都要跟着陪葬!

    他的九江一行,不仅知道英布招揽善战的越人,和陈胜的臣子之子,要打着重分天下的旗号骑兵,还摸清了英布的布军策略。

    若是死在秦地,一切就都白费了!

    “子婴别死啊!你不死在下也不是不可给你当臣子!”合传胡害默默祈祷着。

    “住手!”子婴的“尸体”缓缓抬手,“咳咳咳...报什么仇啊,寡人还没死呢。”

    秦兵止住脚步,合传胡害一愣,步伐踉跄,冲到子婴身旁摔倒。

    只见子婴胸口血红一片,血迹却只有不到巴掌大小,在黑衣的掩饰下险些看不出来。

    “子婴,你没事?!”合传胡害喜极欲泣,“今日是天皇显灵了!”

    “什么天皇,是虎符显灵了。”子婴咬牙伸出入怀,取出碎的不成样子的两块阴阳鱼,“幸好匈奴右贤王...呼延明送来了另一块,若只有一块...寡人的命就真不保了。”

    “就是天皇显灵,阴阳鱼是我们百越人之物!”合传胡害顿觉神异,以为刚刚的祈祷生效。

    李信三人急忙跑来,见子婴无大碍纷纷无力跪地。

    “王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陈平长气不接下气。

    李信紧握双拳不语,暗下决心,子婴下次与人比试定要备上上百弓箭手。

    “都是小事...”子婴看着那百越人,强笑道,“杨虎,墨楚在蓝田关时比他凶多了。”

    被秦兵持剑架满脖子的百越兵,惊恐挥手,“秦王饶命,小人...小人刚刚在后面,不知秦王剑断,一时没收住...”

    “放屁!!”合传胡害狠踩着百越兵肩窝上的断剑,来回扭动,“从后方奔来时,其他人已然散开。秦王手中的短剑连在下都看到了,你会不知?”

    “啊——”百越兵呲牙咧嘴,“小人反应过慢,这才...”

    “这个人...臣似乎在哪里见过。”吕马童忽地开口,挠着脑袋思索,“是在蓝田关外!”

    李信几人齐齐看向吕马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