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课后练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找越人?”

    合传胡害皱眉,上下打量着面带笑意的子婴,总感觉秦人没安小心。

    “始皇灭六国时,可没求过越人帮忙。况且南越一带,秦国不是派了任嚣,赵佗二位统领吗?”合传胡害说道,“秦王若在南方有什么策略,大可派他们二人为之。”

    “统领不必取笑了。”子婴苦笑摇头,“任嚣病重,赵佗那个叛臣控五岭,扼三江,绝四道。不用说大秦,就算衡山国想进南越番禺城,都难比登天吧?”

    “秦国内的纷争,在下不感兴趣。”合传胡害冷声道,“台侯从没想过进犯别国,所做之事也全为道义,不会甘为别国驱使。”

    合传胡害过于抵触,子婴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本想和衡山为盟以对付英布,看合传胡害的态度,吴芮和梅鋗怕是宁可找项羽帮忙,可不会求秦。

    巴蜀又是合传胡害差点投奔之国,似乎也不能让他帮忙入军巴蜀。

    合传胡害擦了擦头上的汗,“英布既然将在下送出,在下也没有回去的道理。秦王可将其他人留下,在下必要回衡山协助台侯!”

    “那...便如统领所愿吧。”子婴叹道。

    张耳的人来到朝中,能让原本的秦臣产生危急感,较往常更谨小慎微。

    合传胡害若是留在军中,李信练兵更能事半功倍,可惜合传胡害去意已决,张耳的人也不能留太久...

    “此行路途遥远,还请秦王赏赐给在下马匹。”合传胡害拱手。

    “寡人会的。”子婴语气微带失落,“待到寡人和这些百越兵比试之后,便如此。”

    合传胡害默默点头,子婴还能如此痛快,实在是他所料不及,微微有些感动。

    “秦王天赋异禀,但这些人都是英布精挑而出的,秦王不是对手。”合传胡害伸头凑近子婴,小声提醒道。

    “这...寡人的话都说去了,总没有食言的道理吧?”子婴苦笑,还不是因为合传胡害挑衅,他才说这种大话的。

    百越兵长途跋涉至此,他本来是有些机会的。与合传胡害比剑后,打几十已是上限。

    “秦王可以一一试剑比过,只需中途不败,也做以一敌百。”合传胡害提醒道。

    “可...即便如此,寡人也不未必能撑过三百九十九人。”子婴小声坦白道,“项羽不过才以一敌百,统领还有别的计策吗?”

    “哈哈哈...”合传胡害被子婴逗笑了,刚刚还高高在上,心思极深的秦王也有这一面。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秦王若是用奸计取胜,这群人不会臣服的,唯有战胜他们,日后才不会生出事端。”合传胡害正色道。

    子婴小心打量着蠢蠢欲动的百越兵,这群人看他的眼神毫无敬畏,反倒是有些惧怕合传胡害。

    “看来合传胡害平时没少收拾这群人啊。”子婴心忖道。

    “刚刚在下已将越人剑的精髓展示给秦王了,此刻也当即使施展。否则在下走后,秦王很快便会忘的。”

    “寡人只顾防备了,还要麻烦统领讲解一番。”

    “这...哈哈哈,好吧。”

    合传胡害心知子婴会放他,心情大快,比划着手指细细教授。

    子婴二人处在圈的中心,秦兵和百越兵呆呆观望,不知二人到底说了什么。

    刚刚生死相搏的两个人,此刻脑袋紧挨着嘀嘀咕咕,还以为是多年未见的旧交。

    “陈大夫,王上和那百越人说什么呢?”李信转头问道。

    “这个...”陈平捋着胡子思索,“百越人肤色发黑,越地的美女是天下知名的白。如此躲躲闪闪的,王上恐怕是在索要越地的美女。”

    “不会吧?”李信惊道,“越女西施郑旦美色之下,吴王夫差可是灭国了。本统领定要阻止王上!”

    李信神色紧张,伸手就要推开圈边的秦兵。

    “统领不必紧张,王上说的非是此事。”

    李信,陈平回头正见,吕马童神情决绝,一本正经。

    “吕统领知道?”二人齐问道。

    吕马童缓缓点头,“魏国的安厘王与龙阳君曾有所谓的‘龙阳之癖’,这个百越人身强力壮,恐怕正得王上心思。”

    “我呸!!”

    “这是魏史上记载的。君王的癖好难免和常人有异。”吕马童不服气辩解道。

    二人正要指责吕马童,只见圈中的子婴忽地大笑,伸手拥抱着合传胡害,喜不自胜。

    “这下有些糟了...”

    子婴拾起佩剑,朝着四周秦兵大喊,“众将士把将借百越勇士一用,寡人今日便要以一敌百。”

    秦兵左右张望,怀疑自己听错了。

    “给他们利刃恐怕会危害王上!”李信急道。

    “寡人是比剑,又不是厮杀。何况众将士在外,李统领无需担心。”子婴笑道。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