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胡害(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秦王可千万别后悔,在下征战沙场,杀人不少,难免杀招收不住。”百越兵拄剑起身道。

    “放心...”

    子婴也放低身姿,默念着《鲁班书》的净心口诀,已然绝对专注。

    “这才像点样子嘛!”

    二人相冲而上,百越兵绕着子婴挥,刺,挑,划,身影灵活,在众人眼中,若不是百越兵手中拿着剑,仿佛一个异族男子围着子婴跳舞一般。

    子婴的招式本就刚硬,短时间无法学的过于柔和,只能凭借反应和猜测下一招,堪堪防备。

    “再这样下去,王上必败!”李信紧握拳头急道,“快射死那百越兵。”

    守卫将士点头,伸手摸向背后的箭囊。

    “这一箭若是下去,王上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陈平开口道,“没了君王之威的人,是没法和项羽,英布,臧荼等人抗衡的,更不用说冒顿了。”

    “那就让我等看着王上处于危地?”李信瞪着陈平,“陈大夫平时坏主意不少,快想想办法!”

    “没什么主意。”陈平叹气道,“此刻王上还能应付,真到了生死关头再放箭不迟。这四百百越人...一个都不能留!”

    “只能如此了。”李信点头道。

    百越人的剑法精妙,剑锋时常出现在子婴要害之处附近。

    子婴额头上已蒙上一层细汗。

    赵午的赵剑不如百越人的精妙,况且他今日是来试剑的,还未完全精通。

    怎么办?

    输在百越人的手里,他们定不会臣服!

    突然,子婴感到一丝疑虑。

    墨楚的剑是刚的,灵焚的剑也是,盖聂的也是...

    “以柔克刚应为真,但刚若过强,也非柔剑可克。”子婴思索着,“事非唯一,就算刚柔之剑都不是这个百越兵的对手,也当有他法。”

    “已伤换命算什么,本君教你以命换命!”

    朱家的话出现在子婴脑海。

    “哈哈哈...”子婴眼中精光闪过,笑道,“你听说过齐人朱家吗?”

    “田荣的人。”百越兵忽地皱眉,“一个废物,提他做什么?”

    “没错,寡人日后有机会还会杀他,不过今日他算是帮了寡人的忙!”

    百越兵顿觉不妙,反手持剑架向子婴的脖子。

    此招避无可避,李信抬起的手猛的挥下,秦兵搭弓上箭。

    子婴急忙抬起左臂,秦兵一愣箭未射出。

    子婴右手如法炮制,反手剑架在百越兵脖子上。

    “你...输了!”

    百越兵愣在原地,满脸的不可思议。

    二人动作一致,唯一不同的便是,他的剑被子婴的胳膊阻挡住了。

    众人表情一滞,半晌后,秦人各个笑意在脸。

    “王上赢了!”

    “百越人的剑术不过如此!”

    其他百越兵惊得纷纷张大了嘴。

    “他不可能输的...”

    “子婴怎么能是胡害的对手...”

    胡害心有不甘,“真是卑鄙!居然...还用手臂挡招!”

    “别找借口了,赵惠文王召集剑士宫内比剑,常有剑士受伤而四肢残缺。”子婴微微一笑,“比剑之中,当只以剑攻击。若是被刺击面门,常有剑士以手挡之。寡人此举有何不妥?”

    “那是你们北人的比试。”胡害低头收剑骂道,“在我们越人中,若以身体格挡招式,便可算做是输了!”

    “阁下以为寡人不是对手,招式早就慢了。就寡人就算不挡,最后一招也该是寡人快。”子婴顿了顿,拇指朝着身后一指,“何况寡人是在救你。”

    胡害望去,正看到秦兵收起弓箭,认可了子婴的说法,心中感激,却仍有不甘。

    “那一瞬间,寡人可以手握剑身的,那样比此刻更快。若是如此,那一箭必定射出了。”子婴笑道。

    “呸,有种你就别挡,在下倒要看看是你我二人的剑快,还是秦兵的箭快。”胡害啐道,“就算互相制敌,在下也能和你同归于尽,拿贱命换秦王一命,不亏!”

    “不亏吗?”子婴邪笑道,“秦国可威胁不到台侯梅鋗,他日反倒要和九江王英布有征战。若是杀了寡人,死了个潜藏的盟友不说,梅鋗亏了一员大将,该多难过啊。”

    “什么台侯梅鋗?在下本是九江王英布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