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百越(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除非...魏地有高人指点!

    可彭越已死,韩信征战在外,这人能是谁呢?

    “不管了。”子婴摇晃着脑袋,“请成安君速回赵地,救出广武君。”

    “李左车无非就是仗着祖父的名号罢了,秦王何故如此在意?”陈馀不解道。

    “广武君...正是因为李左车有祖上名号。”子婴怕陈馀反悔,欺骗道,“秦国只能为成安君牵制西魏,必须有一位名声在外的将领,也就只有李左车能如此了。”

    “原来如此,在下这就回赵。”陈馀接受了这个说法,他随便找个犯人替代李左车不算难。

    “有劳了成安君了。”

    陈馀朝着子婴,张耳拱手大步离开大殿。

    子婴嘱托贯高出使临江国后,便散朝众大臣无事可议纷纷退下。

    “陈馀如此犯上,王上就如此轻易让他离开?”未走的陈平心有不甘。

    “董翳会打过去的,以董翳的脾气,陈馀必定身死。寡人答应他的合盟为常山复国一事便无法实现。”子婴抻着懒腰道,“姑且让他苟活几日,李左车来秦才是大事。”

    “王上就不怕李左车和张良一样,因为被算计而不甘臣服?”陈平面色阴郁,,“此次攻打巴蜀还需瞒着张耳等人,万一被戳破,后果不堪设想。”

    “陈大夫的意思是?”

    “李左车的事倒是不急。”陈平分析道,“等张耳帮王上召集些侠客,为大秦正名后,便可尽快除掉。”

    “除掉?”子婴皱眉,不想做卸磨杀驴的事,“天下都知道张耳在大秦,除了他们恐怕也会对大秦名声不利。”

    “没什么不利的。”陈平说道,“战局易变,董翳和匈奴联手东征后,天下人指责的对象便是翟国,而非秦国。”

    子婴皱眉沉思,张耳的这群人虽然有些老,但能力极强。虽说他派人盯着这群人,没准被他们也能打探到秦国攻巴蜀一事。

    即使战前不知,战中和战后总会得知。

    早晚都会生事,卸磨杀驴似乎是最好的办法...

    “那便待到董翳攻到代国,寡人将张耳的手下派到阵前协助陈馀,借董翳的手杀了他们吧。”子婴叹气道,

    “塞国的杨武都能逃过一劫,躲到翟国。常山那群人只要跑出一个,便会生出事端,反倒麻烦。”陈平决绝道,“连根拔起才是上策!”

    子婴捂着额头,想到刚刚还其乐融融的一群人,他日便要命丧他手,这种感觉极其不舒服。还是学不来始皇帝的杀伐决断。

    “臣一直想让王上除掉他们后,还不被天下人指责。”陈平说道,“眼下这个时机来了,王上不可错过!”

    “陈大夫指的是...”

    “被人诟病的百越兵!”陈平回头四顾,小声道,“始皇曾听征讨百越,如今四百百越兵至秦,定是对大秦心有仇恨。他们因恨而杀了王上重用的张耳等人,岂不合理?”

    “这...此计虽好...”

    “王上别犹豫了,臣说过世上从来就没有仁君,只是卑鄙龌龊之事隐藏的极好。”陈平劝道,“武王伐纣被世人恭为正义之举,可武王让臣子将商纣一家赶尽杀绝,只留了一个武庚被故意封了诸侯。”

    “全家命丧周人之手,武庚必反,周朝便以此为借口杀之。如此还能向世人证明周朝仁义,只是武庚不识抬举。此乃帝王之道。”陈平继续说道。

    “君王之道?”子婴喃喃道。

    这不是他第一次听陈平提起过。尉缭,墨楚,甚至莫负都有所谓的道,但他却始终没有摸索到属于他的那条。

    “陈大夫所谓的君王之道,是不是如始皇般?”子婴问道。

    “始皇杀伐决断,在下甚是欣赏。可惜未能顾及名声,这才会被六国人找到借口。”陈平解释道,“足够阴险,足够强大,这就是臣认为的帝王之道!”

    子婴知道陈平是为他好,也知道陈平的想法没错。但这种事始终是第一次做,难以下定决心。况且,尉缭,灵焚的道又是另一番说辞,二人聪慧至极,定会知晓其中的阴谋。子婴不敢保证他日,那二位如何对待他。

    “有备方能无患,杀张耳等人还需等些时日,秦王可先去收服百越人,若有其他妙计,再施也不迟。”陈平催促道。

    “好吧。”子婴妥协道。

    子婴点头,跟着陈平策马赶至渭水河畔练兵场。

    意气风发的年轻将士手持长戟,来回舞动。上万人动作整齐,犹如一体,远远看去正如一副巨大的黑色画卷。子婴心中莫名生出一股豪气。

    神色冷峻的都尉背剪双手,观望着众将士。独不见李信和吕马童的身影。

    都尉见子婴前来,慌忙跑上去跪在马旁。

    “臣不知王上前来监军,未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