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匈奴使者(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尉缭看着子婴,一脸的失望,和当年看始皇的眼神一模一样。

    子婴缓缓回头,面无愧色,“这个人把寡人父亲挖坟抛尸,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秦王夫人怀有身孕,秦王就不怕有损阴德?”尉缭急道。

    子婴轻瞥虚怜媞,虚怜媞长长的睫毛不住眨动,小脸煞白,花容失色,显然是被他的话吓得不轻。

    “阴德吗?如果真有这种东西,寡人废除苛法,惠及万民,也足够损的了。”子婴回道。

    “民无两畏也。畏我侮敌,畏敌侮我,见侮者败,立威者胜。”尉缭拿着《尉缭子》的话劝道。

    “凡挟义而战者,我起。争私结怨,不得已!”子婴面色无波,“怨结起,待之贵后。晚辈做这一切都是不得已,会善好后的。”

    “秦王要如何善后?!”尉缭皱眉道,“此法若用,天下人即使知道秦王是抵抗外敌,也会认为秦王残暴,这种东西洗不掉的!他日有心之人再以此污蔑秦王,后世根本没法分清!”

    子婴正要解释,李信匆匆领着山羊胡子的高瘦青年匈奴使臣赶了回来。

    匈奴使臣望见狼狈的呼延明,嘴角竟升起一抹嘲弄。

    “王上,匈奴兵扬言右贤王若是还不出去,十万大军即刻攻城。”李信小声道。

    “哦,这么说这位使臣是来向寡人要人来了?”子婴轻笑道,“今日无论如何,右贤王不能活着走出定阳城了。”

    尉缭郁闷的摇头,呼延明这次前来就是为了激怒子婴,以身死换得冒顿急攻,如今他的目的达到了。

    “非也。”山羊胡子使臣笑道,“小人这次前来是向秦王谈一笔买卖的,右贤王没得到单于的命令擅自来此,死了也是活该。”

    呼延明没法说话,双眼冒火瞪着匈奴使者。

    “什么买卖?”子婴踢了一脚呼延明问道。

    “秦王只需把后宫的夫人尽数交给单于,单于就会将大半的疆土还给秦王,只占据最北的九原郡和云中郡。”使者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顺带还会将翟王董翳交与秦王处置,秦王应该会接受吧?”

    子婴刚刚默读净心咒,丝毫没有被激怒。

    “冒顿真是个混蛋!”虚怜媞用匈奴语骂道。

    使者轻抬眼皮,饶有兴趣看着虚怜媞。

    “想不到秦王也喜欢匈奴女子,既然如此,交易达成后,小人还会告知单于,送来几个呼延家的女子。”使者望着呼延明笑道。

    子婴不屑一笑,“寡人的夫人可是头曼单于之女,几个异姓贵族之女还真比不了。”

    “哦?”使者面露喜色,“那可真是秦王走运,也是小人走运了。”

    “你什么意思?”虚怜媞不悦道。

    “头曼无能已被冒顿杀死,子女被杀的一干二净,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