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舍身求战(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右贤王好好跟我解释一下,如何从一个异姓骨都侯做到右贤王。左右贤王可是都由单于血亲担任。”虚怜媞怀疑问道。

    呼延明早有准备,解释道,“匈奴大臣有兰氏,须卜氏,其中以呼延氏为最尊,臣最初就是尊贵的左骨都侯,单于亲族被杀,左右贤王位空缺,臣只是被只是微微的提升,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呼延明滴水不漏,虚怜媞彻底搞不清楚真相。

    “冒顿单于想念居次,还望...”

    “少废话,不管你说什么,寡人都不会让夫人跟你走。”子婴打断道,“说吧,私自前来给寡人带了什么礼物?”

    呼延明起身,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嘴角一抹狞笑,“这个礼物本来还是你们秦人的呢,如今算是物归原主了。”

    子婴定睛看去,呼延明从怀中掏出一块阴阳鱼,正是能和他原来匹配的那块。

    子婴缓缓接过阴阳鱼,蒙徒和章邯的话出现在他耳边。

    “另一块虎符怕是随着扶苏公子入土了...”

    “阴阳鱼便是虎符...”

    呼延明自称是从疏属山来的,扶苏就埋在那里!

    子婴睁目欲裂,上前一把揪住呼延明的衣襟,“你在疏属山做了什么?!”

    呼延明眯眼,轻蔑一笑,“上郡以后就是匈奴的疆土,匈奴地上怎么可能让别国的人埋在那里,自然是挖出来了,哈哈哈。败王也不要太担心,扶苏的尸体已经腐烂了,匈奴的犬懒得吃他。”

    “你找死!”

    子婴双臂用力,猛的将呼延明举起,狠狠砸在议事厅的柱子上。

    咚——

    肥胖的呼延明不敢相信自己能被轻易举起,倒地后瞬间惊恐的望着子婴,随即收束眼神,轻蔑的笑重新挂在脸上。

    “发怒只能代表败王的无能,就这点力气,本王可一点都没受伤呢。”呼延明笑道。

    “王上,臣这就杀了他!”杨辰拔出佩剑,咬牙切齿向呼延明走去。

    “不留全尸!”

    “诺!”

    “不要轻举妄动!”尉缭连忙喝止,“他是冒顿的右贤王,杀了他会激怒冒顿的,如今还不是正面对战的时候。”

    “哈哈哈,老东西说的对。”呼延明刻意拿着喉咙对准杨辰的剑尖,“单于想把子婴当成狗玩弄,本王还真怕这条狗将来咬人。杀了本王,定阳城外的大军会立刻攻城,冒顿单于也会发兵南下灭了你们。”

    杨辰有些犹豫,转头看向子婴征求意见。

    “寡人管不了那么多,立刻杀了他!”子婴吼道。

    “秦王!难道你忘了刚刚的大计了吗?他现在死了,你的谋划就全失败了。”尉缭劝道。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