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一场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陆丞相怎么了?!”荀晋急道,伸手去扶陆贾。

    “没事。”陆贾闭眼,喃喃思索道,“黥刑是五刑之中最轻的惩罚,英布年少所犯之事无非是偷窃,私斗。是在骊山服刑后才成的大盗!”

    “这...什么意思?是又如何?”荀晋不解道。

    “骊山服刑的七十万人都是大秦疆土内的犯人,最不缺的就是穷凶极恶之徒。”陆贾脸色发白,“百虫出一蛊,刑罚最轻的英布,反倒成了七十万刑徒中最后的蛊。这种人绝对不会因为本丞相寥寥数语,便惧怕求饶!”

    “可是,他不仅放了人,还送了些士兵啊。”荀晋说道。

    “实力最强的五个诸侯,加起来都未必是项羽的对手。他敢不跟项羽讨伐齐国,怎么会被本丞相说动?”陆贾不住的叹气,“九江虽遇窘境,但他今日的一切求饶都是在玩弄我等!”

    “衡山王吴芮是他的岳父,似乎不必寻求秦国的帮助。”荀晋也有些理解,“那他放了我们,真的是因为吕马童把大秦的秘密告诉了他,他欣喜之下才如此...”

    一旁的吕马童连忙点头,“他也说了什么‘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臣子该畏惧君王’‘百姓最贱’,下官为了保护陆丞相,才说了那么多的。”

    “吕骑将变聪明了。”荀晋苦笑道。

    陆贾看向吕马童的眼神有些羞愧,出卖大秦机密,竟然是为了保护他,他还打算严惩吕马童。

    “今日之过,回秦后,本丞相会亲自找王上请罪。”陆贾咬牙道。

    “下官也去!”荀晋附和道。

    “那这些百越人还要不要了?”吕马童问道。

    “要!”陆贾决绝道,“他敢给,本丞相没有不要的道理。”

    陆贾扯着缰绳,带着四百百越兵缓缓驶向西北。

    “丞相不必难过,总有一天会报今日羞辱之仇的。”荀晋看着陆贾的背影,安慰道。

    陆贾忽地回身,面上带着笑意,“本丞相今日已赢过了随何,谈不上难过。”

    荀晋会意一笑,看向吕马童,“吕骑将能从黥刑中看出这些,荀某佩服。”

    “黥刑中能看出什么?”吕马童不解,“本骑将只是觉得那个黥刑,又丑又奇怪。”

    ......

    九江国,王庭。

    “哈哈哈哈。”

    英布捂着肚子狂笑,“陆贾...陆贾那个蠢货,走的时候还怪有气势的,还不知道是寡人故意放他的吗?”

    “老大放他们走就好了,不该送那些士兵。”贲赫皱眉道。

    “给了便给了,无关紧要。”英布翘着二郎腿,“他们只是兵卒,寡人面前的才是将。”

    “多谢九江王赞誉!”

    王庭内,跪着七八个不到二十岁的男子,各个皆是一脸的锐气。

    “一月之后,寡人便要攻打临江国,各位的父辈都历经沙场,也该让你们学学骑马杀敌了。”英布高声道。

    “臣愿为王上上阵杀敌!”

    众人齐声,唯独一个高个子的俊秀男子低头沉默。

    “葛梁?”英布招呼道,“三年都过去了,不会还想着你老爹那点旧事吧?”

    “为君分忧,难免身首异处。不如回到符离,耕种读书。”葛梁开口道。

    男子的老爹叫葛婴,当年在陈胜手下稳压吕臣一头,常和陈胜分兵作战,为其起义立下汗马功劳,被封为“征南大统领”。

    葛婴为了让陈胜师出有名,寻来了楚国贵族之后襄疆,将其立为楚王。

    可惜,陈胜只想自己称王,连身边的吴广都只是个“假王”。陈胜得知此事,先逼葛婴杀死襄疆,后设计害死葛婴。

    “葛梁,不得胡说!”贲赫急忙提醒道。

    “臣实话实说罢了。”葛梁仍旧低着头。

    英布有些不满,却没法生气。葛梁是他最看好的晚辈,已经打算交给他重任。

    “唉。”英布连连叹气,“陈胜害人不浅,口口声声说着起义,‘苟富贵,勿相忘’,部下战死倒罢了,偏偏他陷害致死,活该他被车夫杀死。”

    “王上此言有理。”葛梁身旁高瘦男子附和道。

    英布满意的点头,高声道,“陈胜无义,这才被秦军击溃,被项梁瓜分了兵马。项梁亦是无义,就算侄子项羽当了霸王,其他诸侯也举兵反抗。”

    英布顿了顿,“虽然仅仅过去了三年,天下早就没人记得各位父辈反秦的功劳了。家破人亡反倒让过去的六国贵族重立而起,各位甘心吗?”

    “我等要杀项羽,灭了六国贵族!”高瘦男子叫喊道。

    “杀项羽,灭贵族!”

    满王庭响彻年轻一代的叫喊。

    “还是邓冲最明事理,他日攻伐临江国,邓冲当充当寡人的先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