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英布轻笑拾起地上的竹简,“生死关头,陆贾先生还有心思看寡人的书,真是让人佩服啊。”

    贲赫一击不中,心中气恼,抬起砍刀还要劈向陆贾。

    “算了吧。”英布淡淡道,“先听听陆贾先生想说什么,再杀也不迟。”

    “是,老大。”

    贲赫提刀站在屋外,荀晋也收剑仍死死盯着不善的贲赫。

    陆贾缓步进门,“在下想知道,九江王何故杀了各国使者?”

    “哼。”英布不屑一笑,“在寡人看来,所谓的使者都是奸猾之辈罢了。九江无动兵之念,他们偏要让九江为其打这个打那个,怪劳民伤财的,所以他们该死。”

    “如此说来,不关城门,不清理尸体,也是为了让使者们知难而退?”陆贾问道。

    “哈哈哈,陆贾先生把寡人想的太优柔寡断些。”英布邪笑道,“确是让他们知难,但绝对不会让他们全身而退!犯了错就要受到处罚,轻易放过便是假仁假义,寡人不屑做伪君子。”

    英布斜倚着王位,随手指着庭院内的尸体,笑道,“临江王共敖,衡山王吴芮,济北王田安,他们想让寡人派兵帮项羽对付田荣;齐地田荣想让寡人发兵楚国,共抗项羽。使者加上随从都在外面了。”

    “仁义之事不分真假,九江王如此行事便是屠夫,还不如伪君子。”陆贾冷言斥责道。

    “陆贾,你找死!”贲赫骂道。

    英布上下打量着陆贾,不怒反笑,“寡人刚刚看了楚国老子写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还有什么‘大道废,有仁义’,顿感通彻。什么礼数纲常都是放屁,当王的人有强兵,会打仗才是重中之重。”

    “老子也说过,‘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陆贾驳斥道,“君王之道有四,九江王只想做让臣民畏惧之王吗?”

    “少来这套!”英布被呛的微怒,“子婴若是发脾气,陆贾先生难道不怕?君王本就是要高高在上,让人畏惧的!百姓本贱,别国之人更贱!”

    陆贾不再争论,英布刚愎狂傲不输于项羽,多说无益。

    英布见陆贾沉默,以为陆贾无言以对,不觉间笑容满面。

    “陆贾先生直说吧,子婴想让寡人打哪国?是河南国,还是临江国?寡人好给你安排死法。”英布悠哉的说道。

    “都不是。”陆贾轻轻摇头,“秦王只是出于好心,提醒九江王小心西魏的统领韩信,其人野心勃勃,能力非凡。韩城已灭,下一个便是河南。申阳不是他的对手很快就会败北,九江便成了西魏的目标。”

    陆贾刻意隐藏了韩信会自立一事,韩信若是聪明不会只占河南国和韩城便与魏王豹决裂,还会向东,北动兵。只需把他说成野心之辈,让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