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君子与野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陆贾听着身后吕马童和荀晋一路的较劲,脑袋发昏多次跑错了路,赶到九江都城时,天色已然暗下。

    都城门大开,三人一时间摸不清头脑。

    三人进城后,在九江将士充满戾气的眼神下,在王庭前小心下马。

    荀晋四下张望,不觉间和身后不远处,面色晦暗的九江将士对视,猛地一个激灵,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荀晋缓缓转过头,凑到陆贾身旁,“陆丞相...这群人怎么各个带着杀气啊?有点吓人...”

    “荀典客才知道吗?”陆贾不悦道。

    “诸侯分封未过一月,下官不知道很正常吧?”荀晋强笑道。

    “在下也才知道九江如此可怕。”吕马童一本正经的点头附和。

    陆贾深吸一口气,忍着怒气直视二人,“王上到底想的,才能派二位奇才来此?”

    “回丞相,那位莫负姑娘说臣他日定当建功立业,大富大贵。”吕马童笑道,转而不屑看着荀晋,“他也没么早死,有我二人保护,丞相定可无虞。”

    吕胜走后,吕马童便从栎阳返回咸阳宫,恰巧碰到寻人的莫负。

    “什么早死晚死的,进了九江不还是军爷们说了算?”

    “老子一戟戳死你们,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建功立业?”

    王庭守卫身后的几个将士大笑不已,各个猎物的眼神看着他们,时不时挑衅般的把玩着手中的长戟。

    “在下是大秦丞相陆贾,找九江王特有要事,麻烦军爷们前去通报。”陆贾连忙弯腰拱手。

    “哈哈哈...还需要什么通报?”守卫一番看怪物般的眼神,“不怕死的,直接走进去就行了。”

    陆贾一愣,“能直接走进王庭?”

    “陆丞相莫慌,下官来开路。”吕马童大步上前。

    “且慢!”

    陆贾连忙劝阻,吕马童不服气,挺胸大步上前,双手用力一推,赤红色的大门忽地打开。

    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混着令人作呕的油脂气息,扑进三人鼻腔之中。

    庭院内的地上凌乱的倒着七八具身着华服的无头尸体,左右两口大鼎沿还有四五双人手扣在其上,似是活生生被扔进其中,死前想竭力逃出。

    陆贾三人面色煞白,腹中翻江倒海,面目抽搐狠狠忍下呕吐的冲动。一时间三匹马也胡乱蹬着马蹄。

    “这是九江王庭?”陆贾又惊又怒,“如此残忍,简直就是屠杀刑场!”

    “这些都是五日之内前来的各国使臣,没来得及清理,让陆贾先生见笑了。”守卫讥笑道,“三位若是怕了亦可不进,不过那便要死在身后的将士手里了。”

    “两军交战都不斩来使,何况九江还未动倒戈,何以至此?”陆贾怒道。

    “进去不就知道了?磨蹭什么?”身后将士催促道。

    荀晋神色一紧,已将手扣在剑上,小声道,“从六县逃至韩地最为迅速,稍后下官护送丞相杀出去。”

    吕马童右手微动,三匹马渐渐平静,只等陆贾一声令下,便可骑马冲出。

    “此行虽凶险,但关乎秦国大计,断然没有逃离的道理!”

    陆贾双目灼灼,迈开步子踏进大门,吕马童和荀晋只得硬着头皮跟上。

    吱呀——

    三人进门的刹那,守卫急速关上大门。

    陆贾停顿片刻,挺胸拱手快步穿过庭院,驻足屋门口,与坐在王位上的翻阅竹简的黥刑男子的对视。

    “陆贾先生?”英布扔下竹简,邪笑道,“吕雉是嫌死两个使者不够多吗?连陆贾先生都出动了?”

    “在下已非沛公之臣,如今乃是秦臣。”陆贾恭敬道。

    “瞧寡人的记性,陆贾先生在楚营便投了子婴。”英布浮夸的拍着脑门,脸色骤然一沉,“既然是子婴的人,来九江是活腻了吗?”

    “在下有要事相商,望九江王...”

    “贲赫!砍了他们,送给百越将士分食!”英布红着眼睛,捂着手腕喝道。

    一脸横肉的大汉,手持砍刀从屋内冲出,朝着陆贾肩膀斜劈而下。

    荀晋慌忙拔剑,迎着刀刃挥剑。

    “铛”的一声,荀晋右臂微麻,长剑险些抓不住。砍刀也偏离了方向,顺着陆贾的胳膊直直砍下。

    陆贾伫立原地,丝毫不躲。

    砍刀刃划破陆贾的袖子,深深砍进石板内。

    几人纷纷侧目看去,陆贾的袖子砍破,露出略带肌肉完好无损的胳膊。

    “这个儒生还怪有胆子的...”英布忽地失神,喃喃赞叹,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虫不螫,猛兽不拒!”陆贾端端拱手道。

    英布忽地低头,刚刚扔在地上的竹简,正是老子的《道德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