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韩信之心(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成皋城外,魁梧的韩信面带羞愧对着白发老人跪着,一旁的蒯通面带轻觑看着老人。

    “带兵打仗,死人都是常事,尉缭先生何必因一个张良责骂爱徒呢?”蒯通冷声道。

    尉缭面目抽搐,喝道,“那是老夫老友的爱徒,今日你们若是算计死了他,老夫如何对老友交代?!”

    “师父从没告诉过徒儿,徒儿实在不知啊。”韩信略带委屈道。

    “唉。”

    尉缭叹着气,他早就知道韩信就算学成兵法,早年定然不顺。若是传授了谋略之术,他为了成名定会阴谋算计他人。

    唯独算漏了一个蒯通。

    “阁下就是出此阴谋的蒯通?”尉缭微微怒道。

    “能被鼎鼎大名的尉缭子知晓,真乃在下之幸。”蒯通冷笑道,“小小伎俩让尉缭子见笑了。”

    “阁下过谦了。”尉缭冷声道,“当年阁下帮助陈胜的赵王武臣,只凭口舌拿下三十余城,这种大名老夫岂会不知?”

    韩信一愣,“蒯先生还有这种事?怎么从没听先生说过?”

    “陈胜一行难成大事,帮他们也算白帮,何足挂齿。”蒯通笑道。

    “不止于此,你的蒯先生还论战国权变,著有八十一策,名为《隽永》。”尉缭故意顿了顿,“也不知阁下可有把这些教于老夫的徒儿?”

    “尉缭先生这算是挑拨在下和韩大统领吗?这种计谋可不像尉缭先生的手笔。”蒯通讥讽道,“谋士靠着这些为生呢,岂能轻易示人?”

    “用毒计立事的人就不怕遭天谴?!”

    “就算真有天谴,也是敌手倒在在下之前,无妨。”

    本是英气逼人的韩信,呆呆两个老人斗嘴,一句话都不敢插。

    蒯通坐到亭栏上,“尉缭先生能来此地兴师问罪,说明张良已经无碍了,先生的徒儿英勇非常,又何必吓他呢。”

    “你还有脸说!”尉缭怒气冲冲指着蒯通的鼻子,一副要动手的架势。

    “师父息怒!”

    韩信一把抱住尉缭的大腿,沙场厮杀他倒是见过,两个老头打架还是头一次。

    “若不是老友曾提醒,在颖水边安放船只,张良岂能逃出升天?!”尉缭子骂道。

    颖水途径阳翟,自西北至东南,直流向楚国。尉缭知道子婴欲拉拢张良,这下倒把张良越送越远了。

    “瞎操心。”蒯通讥笑道,“齐国那老头早就教授了张良奇门遁甲,他不可能被困死韩地。老夫也只是想逼走他罢了。”

    “放屁!韩地对张良非同小可,不然岂有今日之劫?!”尉缭气的胡子直颤。

    “师父息怒...”

    “韩大统领一口一个师父算是白叫了。尉缭子摆明了就是不想让统领建功立业。”蒯通摇头笑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