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旧日恩怨(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色渐暗,咸阳宫内酒亭已备好酒宴。

    书房中的子婴刚刚写完《素书》的《安礼篇》,交于小太监送到丞相府上。

    陈平静静伫立在一旁,面色阴郁。

    “陆丞相看过此书,就不会像寻常儒生那样固执了。”子婴抻着懒腰笑道。

    “文人政客都是一样,所谏计策得不到采用,自以为名士不被礼待,到了最后都会生有反心。”陈平泼着冷水,“君王只需玩弄如棋,恩威并施。无需求得那些人自身改变。”

    子婴抬眼端详陈平,笑道,“那不成寡人也要如此对待陈大夫?”

    “臣子亦有臣子之道,道崩身死即可。犯了错,即使是丞相也要掉脑袋。”陈平冷言道。

    子婴眯眼思索,难不成陈平对陆贾此事嫉恨在心?

    要是这样,凭借陈平的算计能力,陆贾根本无从招架。

    “天下纷乱,秦臣凋零,正值用人之计。虽说恩威并施,冒失之过当能免则免。”子婴说道。

    “臣自是知晓,牢里的那些乱臣,除了为首者要被处死,其他人只打算罚俸降官。”陈平顿了顿,“但丞相之过,不可轻饶!”

    “此事多谢陈大夫,丞相之事寡人自有安排。”子婴回绝道。

    陈平眉头微皱,不再多言。

    子婴安抚道,“张敖和他的食客应该早到酒亭了,陈大夫今晚陪寡人赴宴吧,明日定要加赏爱卿。”

    “王上难道不想知晓,拉拢群臣,里通外敌的人是谁吗?”陈平问道。

    “陈大夫也查出了那人里通外敌?!”子婴又惊又喜,“那个人是谁?”

    陈平能查出来此人,就不用在酒宴上询问张敖。张敖因张耳一事对他感恩戴德,当下无从报恩,子婴便能以此拉拢。

    陈平凑到子婴耳旁,压低声音道,“那个人...便是大秦丞相。”

    “丞相?陆贾?!”子婴猛地起身,脑中乱做一团。

    陈平就算满心的阴谋,却不至于以此陷害陆贾。陆贾身居群臣之首,此举无异于自毁前程,也不像会是做出此事之人。

    “这到底怎么回事?”子婴皱眉急道。

    “臣说的那位丞相,非是陆贾,而是一位年迈老人。”陈平淡淡道。

    子婴瞳仁微缩,恍然大悟,“原来是他!”

    始皇的丞相曾有四位,吕不韦,王绾,李斯,赵高。

    唯一活下来,被人遗忘的便是王绾。

    王绾身居丞相,却功绩不大。曾向始皇提出两个重大建议,全被否定。

    其一便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